第五十九章 铁腕手段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过,疑惑归疑惑,方正直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

对于“门神挡路”这类的事情,他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只是一瞬间,就马上进入角色,准备展露出自己的“铁腕手段”。

然后,方正直便装模作样的浑身上下摸索了一遍,等摸得对方都快烦了的时候,便又对着报名官露出一脸自认为灿烂的笑容。

“官爷,我忘带了,急着报名,通融一下呗!”

“没有道堂名牌和举荐信,不能报!”报名官一听,想都没想便立即摇头。

“真是忘带了,回村太远了,赶不及了啊!”方正直眼珠子一转,不留痕迹的将一两碎银子从袖子里掉了出来。

这便是铁腕手段的精华所在了!

果然,报名官眼前一亮,目光扫了扫四周,然后,很迅速的将那块碎银子捡了起来。

“没有道堂名牌和举荐信,我这里无法拓印入册,真的不能报,你回去取来吧!”报名官很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将碎银子放回到方正直的手中。

摊上这苦差事,连到手的银子都不能拿,谁又能明白他心中的酸楚。

方正直有点无语,说好的铁腕手段呢?怎么剧情又不对了?

银子都不好使,那就真的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不能报名?等了八年,就等了一个不能报名?!这不科学啊!

……

不能报名怎么办?

原本还信心满满的方正直走在怀安县的街道中,被风一吹,顿时就有一种何处话凄凉的感觉。

得想个办法……

道堂名牌,举荐信?这也太难为人了吧?难道就不能给人一点自学的权利和空间?还非得去什么道堂不可啊?

方正直很痛恨这种不讲道理的规定。

至此,他也大概明白,八年前村长孟柏为何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了,在这个世界中,如果连道堂都没有进去,又怎么可能有机会通过道典考试呢?

可是,我出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咧?

方正直望了望北山村的方向,很快又摇了摇头,北山村连道堂都没有,自然不可能有人参加过道典考试,那这报名的规距,又哪里会有人知道?

怎么办呢?

如果真的报不了名的话,总不能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吧?

不行!

这种事情……

“臣妾做不到啊!”

方正直一咬牙,好不容易才“疏通”了张阳平的思想工作,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去,一定想办法混进去才可以。

实在不行……

就弄个假的吧!

可是道堂名牌和举荐信长什么样子呢?不太好弄啊,估计真等自己弄好了,报名处那里也该关门了吧?

等一下,反正是造假,我为什么不直接造一张‘通考证’呢?

方正直的眼睛一亮,瞬间就像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抹明亮的曙光,前途一片光明。

那么……

现在就去愉快的弄一张真的通考证来参照一下吧!

……

锁定目标这种事情对于方正直来说简直就是没挑战,没难度!现在怀安县城中到处都是来参加道典考试的才子们。

而最大的聚集地,自然是酒楼和客栈。

如果在酒楼下手……

看起来似乎不错,人多眼杂,一不小心就可能弄到一张,不过,弄到手后想再送回去,就太难了。

十年苦读,损人仕途的事情,方正直不会做,所以,他决定从客栈下手,随便找几个包狱,总能翻出几张通考证吧?

来去自如,一切就像风一样!

然后……

在方正直走马观花般的逛了几间客栈的房间后,一张通考证就到了手。

“原来这个世界的通考证这么简单啊?”方正直望着手中四四方方的小纸片,很想骂一句,官府也太扣了点吧?

照片什么的,在这个世界自然是统统没有,名字也是用毛笔直接写上去的,唯一的难点在于官府印章和考号。

官府印章简单,一个萝卜立即搞定,雕不出什么龙腾千里的花来,雕几个字出来还是问题不大的。

考号嘛……

方正直觉得自己可以往大的数字上填,这样也不至于重号。

不到半个时辰,一切搞定。

方正直甚至还饶有兴致的多做了几个,望着手中几乎以假乱真的通考证,心中发出一声感叹,原来在这个世界做假证,真的不难啊!

殊不知,参加道典考试这种事,又有何人会像他一样做假?

……

第二天,清风拂面,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

一大清早,参加道典考试的才子们便像蚂蚁一样挤满了“清风书院”。

作为怀安县最大的书院,清风书院可不比一般的乡村道堂,乃是县城学子们苦读《道典》,钻研万物之道的地方。

红砖碧瓦,宽敞明亮。

而今天,这里则被当作道典考试的文试考场。

两排穿着盔甲的县城守卫军把守着清风书院的入口,而才子们则是在门口苦苦的等待着。

人群中,李虎儿四下的张望着,找寻着熟悉的身影,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

“哈哈哈,果然是没有来!”李虎儿笑得很开心。

不过,没过多久,他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远处正有一个穿着蓝色粗布长衫的青年正一路哼着小曲,慢悠悠的朝着这边踱了过来。

“方正直,你……怎么来了?”李虎儿很有点不敢置信,难道报名处没有告诉他,没有道堂的名牌的举荐信,不能报名吗?

李壮实和孟江山等人这个时候也发现了方正直,一个个同样露出惊讶的表情。

没道理啊?

这个时候,方正直不是应该灰溜溜的在回村路上吗?

“我来参加考试啊!”方正直很有点理所当然,来这里不参加考试,难道是来观赏风景乎?

“考试?!你进得去吗?”李虎儿露出一脸的鄙夷,他才不相信,方正直真的有什么办法能报得上名呢。

方正直一听,顿时也明白李虎儿等人应该是知道自己没有报名资格的,不过,一证在手,天下我有,他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我觉得……可以!”方正直很坦然,根本就没有一点心虚。

(真是哔了狗了!就只有两天新书上榜时间了,居然掉榜了?!我这几天都是在重感冒下码字啊!还能不能愉快的上榜了?!一晚上没睡着啊……心里就像憋着口气一样的,最后两天,是偷偷的哭,还是灿烂的笑!只能尽全力一拼了!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吧!给我推荐票噢!给我推荐票噢!只差一名就可以上榜啊!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