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不善交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完全安静了下来,就像时间静止了一般,只余下信河畔的微风依旧轻轻的吹拂着。

同时,一张绝美的面容也展现在青年的眼前。

古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而眼前的云轻舞,则是丝毫不逊其色,弯弯的柳眉,明亮的眸子,肤如冰雪,嘴唇上一点微红,婉如苍茫白雪中最惊艳一笔。

只是,此刻这张绝美的面容上,却是处于完全的呆滞状,粉嫩的嘴唇轻轻的张开,明亮的眸子中有的只是完全不敢相信。

不单是云轻舞不敢相信,她身后的侍女们此刻也是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青年,根本反应不过来。

太快了!

一眨眼,云轻舞脸上的纱巾便到了青年的手中,感觉上,就像那块纱巾从始至终都从来没有离开青年之手一般。

高台下,就连燕修那一直冷若冰霜般的表情在这一刻也变得极为精彩,薄薄的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眼中更是流动着不可思议的神彩。

最夸张的便是孟玉书,双眼瞪得滚圆,一只拳头下意识的就往嘴巴里塞,塞得两个腮邦子都变得通红,却犹自不觉。

原本那些在高台下露出一脸嘲笑表情的才子们,此刻的表情也完全凝固了。

寂静,没有任何人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

眼前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想象了。

“嗯,还不错!《蒹葭》……引贤士,而不可得?看来姑娘有心事啊!”青年望了望云轻舞,莫名其妙的叹了一句。

然后,便转身走下高台,径直来到燕修的身边,拿起燕修手边的百两银票,摸了摸,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大家都看到了啊,面纱我已经揭了,这银票自然就是我的了!”青年说完后,便将百两银票塞入怀中,随即心满意足的向着远处踱去……

“云轻舞……面纱被揭了?!”

“就这样被揭开了?”

“太美了!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等一下……他刚才说银票?!”

众才子们心中虽然震惊于眼前的一幕,但是,当看到云轻舞那绝美的面容时,还是完全看得痴了,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抓住他!”

“快,抓住那个登徒子!”

惊艳过后,爆发的便是滔天的怒火,这一刻众才子们的心已经完全被点燃了,再无人顾及百花文会的规距。

光天化日,郎郎乾坤,居然敢行此等不轨之举。

而且,还是亵渎他们心中最圣洁的女神,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人呢?”

“跑哪儿去了?”

众才子们纷纷四处寻找,可惜,青年此刻却早已经跑得不见了踪迹,百花文会现场连个影子都没有剩下。

“引贤士,而不可得?”云轻舞此刻也回过神来,望了望青年消失的方向,嘴唇轻启,也不知道是怒极,还是心中思索到了什么,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一幕,顿时又让盛怒的众才子们看得呆了呆,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收拾一下,我们走吧!”云轻舞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却并没有再用纱巾遮面,而是面色平静的缓缓朝着河畔的画舫中行去。

“是,姑娘!”

……

随着云轻舞的离去,百花文会至此落幕,只留下一群才子们在那里磨拳擦掌,誓要找到那个登徒子,以血云轻舞今日之辱。

“好小子,我孟玉书绝对不会放过你!”孟玉书摸了摸有些疼痛的脸,手中佩剑捏紧,眼中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而燕修则是已经不见了踪影,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

画舫中,云轻舞静静的坐在一张紫檀木制的椅子上,面前一张红案,案前一架古琴横立,琴边,一个青铜兽形香炉中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姑娘,奴婢有一事不明!”站在云轻舞旁边的一个穿着金色长裙的侍女,望了望云轻舞的,轻声说道。

“你是想问我刚才为何不躲?”

“是的,以姑娘的境界,如果不想……又有何人能揭得下你的纱巾?”

“如果我说我躲了呢?”

“这……他看起来似乎才十五六岁而已?”

“是啊,不过十五六岁而已!”

侍女不再说话,只是神情间却是惊恐无比,而云轻舞也同样不再说话,明亮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河面荡漾的水纹。

……

怀安县城内,距离西城门百米的一个胡同之中。

一个穿着粗布蓝色长衫的青年,被一个穿着华服的青年拦住了去路,而在华服青年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骑在三睛赤焰虎身上的紮须大汉。

“打劫?”青年看了看华服青年身后的紮须大汉和大汉坐下的三晴赤焰虎,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神态自若。

“不!”华服青年摇了摇头。

“那么,可以让路?”青年很有耐心的继续问道。

“不!”华服青年同样很有耐心。

青年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容,就这样站在原地。

“燕修!”华服青年等了一阵,终于再次开口。

“方正直!”青年听到燕修开口,嘴角的笑容第一次收了起来,显得有些严肃。

“我不善于交流,但是,我对你有些好奇。”燕修在说完这句话后,显得有些艰难,似乎是第一次一口气说出这么多个字一样。

“可惜,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方正直撇了撇嘴。

被一个陌生青年拦住去路,然后喊着我对你很好奇,这怎么看都有点不太正常,或许,眼前这个叫燕修的,真的如他所言,很不善于交流。

燕修的表情变了变,似乎因为方正直的话而有些难过,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与一个陌生人交流,却被拒绝了。

放弃?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因为,燕修的字典里,并没有放弃二字。

然后,他又想起出行时爷爷交待的话,与人交流时,特别是第一次与人交流时,应该要真诚一些。

“我可以给你一些钱!”燕修想到刚才方正直拿着那一百两银票时的灿烂笑容,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把自己的真诚表现得更多一些。

跟在燕修身后的紮须大汉表情动了动,望了望燕修,神情变得难堪,他觉得自家这位公子今日估计真的要碰壁了。

因为,这样的话说出去,旦凡是一个读书人,估计都要拍案而起了。

“好的,那你能先请我吃饭吗?”方正直一听,却是想也没有想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可以!”燕修点头。

“那我们走吧!”有人请吃饭,方正直也便热情起来,快速的走到燕修的面前,然后,两个人便肩并着肩的朝着胡同外走去。

紮须大汉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表情瞬间变得极为古怪,张大了嘴巴,瞪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最终叹了一口气:“原来自家公子,还是很善于交流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