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素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孟玉书觉得这个赌斗基本可以作废了,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揭下云轻舞的面纱,可是,一想到刚才受的那口气,他又有些不甘心。

不管如何,总要试试,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想不到,怀安县城的百花文会,居然会引得云轻舞来参加?

实在是不可思议……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

燕修的目光看了看缓缓行来的画舫,神情却并没有一丝的变化,似乎是看见了,又似乎是没有看见。

只是当那艘画舫行到河畔时,他才想起什么似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而坐在他旁边的青年此刻则是翘起二郎腿。

然后,又缓缓的将身体往后靠一靠,眼睛微微的眯起来,似乎在享受着河畔的拂面的清风与四周齐放的百花芬芳。

燕修没有说话,而青年也同样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以不同的姿势坐着,显得十分的别扭。

周围的才子们看到这一幕,心里都有些相对无言。

眼前这两个人坐在一起,实在是太不协调了,可偏偏这两个人就这样坐在一起了,而且,看起来还似乎相安无事。

诡异,太过诡异!

……

来到百花文会的才子们,目标自然在花上,燕修和青年虽然能让他们注意一会,但总不可能让一群才子们总盯着两个男人看吧?

更何况,挂满金丝绸缎的画舫也终于停靠了下来。

只是,画舫上的人却并没有下来的意思,不过,即使如此,百花文会还是明显的要热闹了几分。

才子们欢呼雀跃着,大声的呼喊着云轻舞的名字,甚至有几个人居然搬来了笔案,已经现场挥毫起来。

或作画,或写诗,或题词,看起来热闹非凡。

百花文会是道典考试前才子们交流的聚会,所以并没有特别的栽判,规则很直接,在才女们献艺后,众才子将花投入到才女面前的花篮中,便算选了花魁。

虽然简单,但是却也公平公开。

“咚!”

一声锣响,百花文会便算是正式开始了。

然后,便有才女们开始登台献艺,一个个穿着鲜艳的长裙,或拂琴,或献舞,也有几个上台作了几首小诗,博起才子们吟诗作对的雅兴。

燕修的目光始终平静如水。

而青年则是饶有兴致的看得津津有味,并时不时的发出几声不合时宜的喝彩,引得周围才子们的一片腹诽。

“山村土鳖!”

“素质!”

“真是羞与此人为伍!”

青年自然是听不见别人肚子里的骂声,一脸的悠闲无比,听着曲儿,又吃着喝着,胃口显然是极好。

终于,前面的花花朵朵唱得差不多了,一直停在河畔的那艘画舫也有了动静。

舫门轻轻打开,两排穿着统一碧绿裙装的少女便整齐划一的行了出来,而在其后,还跟着两名穿着金丝长裙的少女。

等到所有人都在画舫下排列整齐后,一个玲珑的身影也终于从画舫中缓慢的走了出来。

一身飘逸的天蓝色长裙,几朵雪白牡丹印在其裙摆之上,头顶上,一块如金黄明月般的镜形珠花戴在头上,珠花下,乌黑的秀丽长发直接垂落到腰间,正好与腰间那一抹金紫色的腰带齐平,突显出女子绝美的身段。

只可惜,一方黑色的纱巾将女子的面容遮挡了起来,但是,却也更加突显出女子那洁白如雪般美丽的肌肤……

足下轻点,一双用金丝锈花的长靴,裹着女子的莲足,慢步走上河畔。

然后,径直上台。

至此……

所有高台下的才子们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呆呆的看着步上高台的女子,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当然了,也有例外的。

比如坐在最前面的燕修,依旧是挂着一脸的冰霜,还有坐在燕修旁边的青年,依旧在那里自顾自的啃着瓜果。

“小女子云轻舞,献丑了!”如夜莺般清脆的声音发出,云轻舞微微低头,对着众才子们轻轻一福,姿态典雅,气质卓然。

“好!”台下,青年一阵欢快的巴掌声,瞬间就将那些被这一幕给看呆了的才子们拉回了现实。

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争相追求的。

对于打断美好梦境的人,自然就没有人会给什么好脸色。

所有的才子们都是一脸怒容的看向青年,甚至有几个已经磨拳擦掌起来,若不是看到燕修就坐在青年旁边,恐怕这事还真无法善了。

云轻舞的目光看了看青年,眉目间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是将身体微微转过来,又对着青年福了一福。

“云轻舞,谢过公子!”端庄气度,尽显非常。

“不用客气,只是不知道轻舞妹子今日所作何曲?”青年乌黑的眼睛望了望云轻舞,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想不到公子也是曲中人,小女子今天献曲名为《蒹葭》。”云轻舞轻声答道,眼中并没有一丝鄙夷之色,反而恭敬非常。

“蒹葭?”青年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然而周围的才子们却是露出一阵鄙夷。

本来看到青年询问云轻舞,还以为会有什么高论,可结果却只是点了点头,一点意见没有发表?

不过,鄙夷完青年后,才子们便又沸腾了,云轻舞以《蒹葭》为词,这不正表明其追求所爱而不及的惆怅与苦闷吗?

这样的奇女子,却苦于追寻不到所爱,实在是让人心中生怜。

“这次的花魁,我就选云轻舞了!”一个坐在前排的才子率先走出,来到写着云轻舞的花篮前,准备将手中鲜花插入其中。

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步,因为有一个才子跑得更快。

一溜烟就到了花篮前,手上的鲜花也比那名才子更加优先投出,花一入篮,才子脸色账红,几欲疯狂:“哈哈哈……本公子是第一个!”

其它的众才子们一看,都是惊慌了起来,纷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疯狂的涌到了高台下,一个个抢着将手上鲜花投入花篮,生怕慢了一分。

于是,百花文会的花魁就这样毫无悬念的产生了……

“有没有一点素质?人家都还没有表演呢?急个蛋……蛋啊!”坐在最前排的青年,把玩着手中的鲜花,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