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云轻舞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所有的才子们都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没有人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是不想活了吗?

居然去惹孟玉书?不单惹了孟玉书,还把燕修面前的瓜果给端走了?好一个一石二鸟,一箭双雕之举啊!

最主要的是,青年好像还一脸没事人一样的坐在那里吃得无比香甜。

太嚣张了吧?

孟玉书现在的脸很黑,而当他看清楚坐在燕修旁边的青年时,脸便真的可以黑得滴出水来了。

那一身蓝色的粗布长衫,头上的粗布方巾,还有脚上那双磨得几乎发白的长靴,无不彰显着对方乡村土鳖的身份。

一个乡村土鳖,居然在他的地盘上,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个屁股先着地?

简直不能忍!

刚准备暴走,耳边便响起一阵轻声的念叨。

“依礼行事,依礼行事……”

孟玉书一愣,然后就发现这个声音正是坐在青年旁边的燕修发出,只见此刻的燕修,面寒如冰,双唇间不停的开合着。

念的正是那句依礼行事。

“依礼行事?”孟玉书眉头紧皱,捏着腰间配剑的手都有些发白,燕修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自己依礼行事吗?

可现在这都被人踩在脑袋上了,还要依礼?

猛然间,孟玉书想到了今天百花文会的重头戏,眼前突然一亮,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想到这里,孟玉书便坐地上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屁股上沾染的尘土,又对着燕修和青年微微施了一礼。

“在下孟玉书,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这话自然是对着青年说的,只是,这一幕落在周围的才子们眼中……

顿时就让一个个才子们傻了眼。

怎么回事?居然没有拔剑相向?这样也能忍?而且,还询问对方姓名?孟玉书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脾气了啊?

完全不敢置信。

青年嘴里正啃着个瓜果,听到孟玉书问话,摆了摆手,一脸不屑:“没什么事就退下吧,我这还等着看表演呢。”

“……”

周围的才子们,一个个瞬间就像嘴里被塞了个鸡蛋一样,完全无语,这个穿着一身粗布长衫的家伙到底是谁啊?孟玉书问话,居然连答都懒得答就让退下?

这份气度,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啊。

孟玉书此刻同样震惊了,仔细的看了看面前的青年,又想了想,好像怀安县城内没这号人物啊?

刚准备发作,又听到燕修的口里念叨起来。

“依礼行事,依礼行事……”

孟玉书的脸色变了又变,胸口急剧的起伏着,忍了足足一刻钟才压制住心里升腾起来的怒火。

“公子既然来了这百花文会,当知道百花文会中的重头戏便是这个‘花’字,不如我们今日就来以此来赌斗一场如何?”孟玉书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可是牙齿却是不由自主的咬紧了。

“赌斗?嗯……说来听听!”青年的脸上似乎有了些许兴趣。

“就比谁能率先揭下花魁的面纱,如何?”孟玉书对着身后的高台努了努嘴,一脸挑畔道。

“花魁?今天还有花魁啊?”青年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些微微的惊讶。

孟玉书一看,心里顿时冷笑一声,果然是个乡村土鳖,连百花文会的主题‘赛花魁’都不知道?

自己和这种人赌斗,会不会有些失了身份?

不过,既然燕修一直念叨着依礼行事,那自己依足了百花文会的规距来办事,想必这燕修就不会再有意见了吧?

“怎么样,公子敢与不敢?”

“只要谁先揭下花气魁的面纱就算赢了吗?”青年继续问道。

“这是自然!”孟玉书点了点头。

百花文会,赛的虽然是花魁,但是,却是以文斗为主,想要揭下花魁的面纱,就需要众人展露出足够的文彩,并且当众博得花魁的芳心,才有可能让花魁揭开面纱相见。

孟玉书可不认为眼前这个乡村土鳖有什么文彩。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乡村土鳖真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光是穿成这样,也不可能让花魁倾心。

所以,这场赌斗的输赢,从定下赌斗开始,便已经注定了结果。

“好!”青年似乎并没有什么疑问,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孟玉书的心里顿时就乐了,这乡村土鳖还真是有胆量,居然还真敢与自己赌斗?这也就怪不得自己了。

“既然定下赌斗,当有赌注才好!”孟玉书循循善诱。

“嗯,你说的很对!”青年再次点头,一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孟玉书觉得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看了看面前的青年,手在怀里摸了摸,最终还是犹豫了一下。

要是赌太多,这家伙临阵退缩就不好了。

“就赌一百两银子如何?”孟玉书试探道。

“好!”青年一听,顿时就笑了。

“那就正好请燕修公子作个证人,我们俩人各自押下一百两银子,就赌谁能揭下花魁的面纱!”孟玉书说完,便从怀里摸出一张百两银票递到了燕修面前。

燕修看了看,面色顿时又寒了几分,口里不停的念着:“依礼行事,依礼行事……”

而青年则是有些兴奋的拿起那张银票看了又看。

“那么就请公子放银票吧?”孟玉书看到青年只是看,却没有行动,不由有些疑惑。

“银票?噢……这个不要紧的,放心放心,反正我又不会输!”青年一听,对着孟玉书摆了摆手,一脸的不介意表情。

孟玉书的脸顿时又黑了几分。

什么意思?赌斗不先拿银票?想耍赖啊!

刚准备开口质问,又看到面前的燕修,孟玉书到嘴的话又咽了下来,他完全相信,既然燕修同意作为证人,量这家伙也耍不了赖。

更何况在这怀安县城,还真没有什么人敢跟他孟玉书耍赖。

“哼!”孟玉书冷哼一声,既然赌斗已经定下,他便没有兴趣再和青年纠缠,带着护卫独自一人坐到远处。

“孟玉书居然和那家伙赌斗谁先揭下花魁的面纱?”

“这可有意思了,难道孟玉书没注意今日参加花魁大赛的名单,不知道今天的花魁是谁吗?”

众才子们听到孟玉书和青年的对话后,便立即给纷议论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信河上一艘挂满了金丝绸缎的巨大三层画舫也自河面上缓缓行来,画舫顶上,一面印着“云”字的金色小旗随风轻舞。

水面荡漾,这艘画舫就这样穿梭在一堆画舫中间,但是,却没有人会将这艘画舫与其它的画舫相提并论。

因为,这个画舫的主人,代表的便是真正的高山,根本无法翻越的高山。

“她……她怎么会到怀安县城来?”原本还一脸自信的孟玉书,在看到这艘画舫的时候,脸色却是猛的一变,显得极为难看。

他同样清楚,这艘画舫代表的是谁。

云轻舞,一个让大夏王朝无数才子拜倒其裙下的奇女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不精通,最主要的是,从未有一人揭开过云轻舞的面纱。

更从未有一人,登上过云轻舞的画舫!

当然了,这人……指的是男人!

(感谢:书友1509,1122,2750,668,浮标kgb,小雨亲亲(5888起点币),受伤的胖子,在太阳下洗澡,看书是种病而我已病入膏肓,落雨听语,飞飞叶落,的打赏支持,还有所有给薪意投推荐票的朋友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