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信河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时光飞逝,岁月如流,这一年,方正直十五岁!

怀安县,北临信河府,县城内一条信河支流横穿而过,将这座古城划出一道南北,同时也开辟出一条水上交通路线,使得这座古城成为了北漠的一处繁华的商业重地。

清风吹拂,阳光明媚。

信河上几艘画舫随风而来,在河面上划出如几条丝绸般顺滑的水线。

距离两年一次的道典考试只有三天时间,信河府在怀安县设下考场,便也使得四方才子,八方佳人,纷纷聚于信河河畔。

绿柳轻荡,一座铺着鲜红地毯的方形高台以优美之姿占据着信河最美的观景台,高台上张灯结彩,台下锦衣华服,鲜花密布。

三月阳春,百花齐放。

按照往年的惯例,道典考试开考之前都会提前举办一次才子佳人的盛会,更会相邀各地名流观赏品艳。

名为,百花文会!

“吼!”

一声低沉的兽吼声响起,却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这些年来饲养凶兽的技术早就已经在一些大家族中日渐成熟。

“公子,此地龙蛇混杂,偷鸡摸狗之辈甚之,以您的才名,根本无须赴此之会啊!”

一名满脸紮须,身材魁梧的汉子跨坐在一只全身有着红白皮毛,额头上裂出一道细口,尾巴上甩着一团红色火焰的‘三睛赤焰虎’身上,轻声对着身前一名穿着蓝白相间华服的青年问道,神情间恭敬异常。

华服青年慢慢的抬头看了看面前挂着百花文会四个大字的坊牌,脚步微微顿了顿,神情间极为冷漠。

“出门之时,爷爷交待我,要我依礼行事!”华服青年淡淡的说了一句后,便径直向前走去。

魁梧汉子不敢再多说话,只是飞快的从三晴赤焰虎上跳下,然后便跟在华服青年身后向着翠玉坊走去。

三睛赤焰虎低吼一声,纵身一跃便跳到了门口的一座兽台之上,轻轻伏身,而在三睛赤焰虎的周围,还蹲伏着各种各样的凶兽。

华服青年走的并不快,只是径直朝着百花文会的高台下走去,一边走一边慢慢自怀中摸出一把金骨银丝纸扇,轻轻一扬,一幅水墨丹青的山河图便展现了出来。

正在高台下嘻笑议论的几名穿着锦服的公子一看到华服青年,顿时一愣,然后,目光定格在那把金骨银丝纸扇上后,都是面露惊恐之色。

纷纷绕开让坐。

而华服青年则面色如常,不怒不喜,不悲不欢,只是走到最前方中间的位置,慢慢的坐了下去。

旁边一个穿着锦服的胖子此刻正一手拿着瓜果,一边和旁边一名锦服公子大声议论,笑得前仰后倒,一眼看到华服青年,整个人脸色便猛的煞白,如同见到鬼魅一般,腾的一下跃起,飞快的拉起旁边的公子逃离开去。

一瞬间,华服青年周围便如烟消云散一般,只留有紮须壮汉一人。

“退吧!”

“可是,这里……”

“退!”

“是,公子!”

紮须壮汉扫了扫周围,急速退下,但是,周围的才子们却并没有一个人愿意重新坐回位置上。

“燕修居然会来参加百花文会?太不可思议了吧?”

“算一算,今年燕修似乎满了十六岁了。”

“原来如此!”

坐在远处的才子们议论了几句后,便也不再多言,继续赏花品酒。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着黄色锦服,腰间配着一把青色长剑,脸色白净的青年却是在几名穿着盔甲的护卫陪同下,一脸笑意的走向高台下。

“快看,孟玉书来了!”

“听说这个孟玉书一年前便已经入道,今次参加道典考试,怕是要拔下双榜榜首了!”

才子们小声的议论着,一个个脸上都现出羡慕之色。

黄色锦服青年孟玉书听到周围的议论,脸上现出几分得意,随即径直走向燕修身边,轻轻抱拳施礼。

“怀安孟府,孟玉书有幸见过燕修公子!”

燕修神色冷漠,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孟玉书,只是端坐在椅子上,轻轻的摇动着手上的金骨银丝纸扇。

一阵微风吹过,孟玉书感觉有种萧索的寒意,以孟府在怀安县的威望,再加上自己入道的实力,能让他主动示好的人可并不多。

但是,眼前的燕修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是一种很淡然的无视,而且还是当着如此多才子的面,孟玉书的脸色变了变,手上的佩剑捏了捏,胸口前伏了几下,不过,最终还是恢复了笑容。

“既然燕修公子喜爱清静,那孟玉书便告辞了!”孟玉书再次拱了拱手,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唉哟喂,老天开眼啊!这么好的位置居然没人坐?真是得之我幸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亮的声音突然在孟玉书的背后响起。

孟玉书的眉头一皱。

他刚刚才给自己找了个燕修喜静的借口,却没想到就有人来吵闹,如果真让他坐到这里,那自己刚才的话岂不是自打嘴巴?

正准备出手阻止,可转念一想又好像不需要。

以燕修的性格,难道还真有人能够安稳的坐在他身边?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孟玉书想到刚才燕修的冷漠,又想到身后来人的不自量力,突然觉得,坐山观虎斗也未免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虽然,不知道来的人是不是虎。

但总归是能探一探,眼前这位在大夏王朝青年一辈中,号称冷面修罗的燕修,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喂,你坐不坐的?不坐让一下!”

孟玉书正暗自为自己的想法得意的时候,便感觉肩上传来一股力量,然后,整个人便被这股力量带了起来,身体后仰。

“扑通!”一屁股坐倒在地。

“现在的人,素质真差!好狗不挡路都不知道啊?”一个轻蔑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便看到一个身材修长,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笑容,穿着一件蓝色粗布长衫,头上扎着一块蓝色方巾的青年大咧咧的走到燕修的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哟,这百花文会真是不错,还有水果拼盘呐!”青年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将原本摆放在燕修面前的瓜果瞬间端了过来,一口咬下,甘甜无比。

随着青年声音的响起,原本热闹的百花文会一瞬间变得极为寂静,只留下清风吹荡着河畔的柳条,发出的轻微沙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