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神候府指令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神候府小姐再次来到南山村的消息瞬间便传遍了整个村子。

所有的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是激动非常,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啊,以前的南山村,几十年都看不见什么大人物到来。

可现在呢?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神候府的人来了一趟又一趟,更甚者,神候府的小姐,居然第二次亲临,这代表什么?

代表神候府小姐是记得南山村的。

只要神候府的小姐记挂着南山村,那就是机缘,代表着富裕和希望的大机缘!

村长孟柏神情紧张,一只手拉着李虎儿,一只手拿着烟杆,带着李壮实和李大嫂子与众村民们飞速的迎向村口。

“吁……”

伴随着一阵踏雪龙驹的嘶吼声,几百人的队伍终于停了下来。

位于队伍最前方的李将军在看到众人后,并没有急着下马,而是扭头将目光转向身后挂满着碧绿珠玉的大轿。

大轿的轿帘从内被人掀开,少女月儿穿着一身罗裙,高傲的仰着小脑袋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卷白色的布帛。

看了看眼前的众村民们,少女月儿轻哼一声,随即又躬下身子,从外拉起轿帘。

然后……

穿着一件天蓝色丝制小裙,头截碧绿珠花,脚蹬着金丝红靴的暴走萝莉池孤烟便慢慢的从轿内踱了出来。

“南山村村长孟柏,带领众村民恭迎小姐!”

一眼看到暴走萝莉池孤烟,村长孟柏眼中一喜,立即便带拉着李虎儿跪了下去。

众村民们一看,也是马上跪下迎接。

神候府,统御北漠一方,别说是南山村了,就算是县城,府城的官员们,在看到神候府小姐的时候,也要行礼。

“起来吧!”暴走萝莉池孤烟乌黑的眼睛扫了扫面前的众村民,发现方正直并没有在里面,心中冷笑。

果然是躲起来了啊?不过,今日你却跑不掉的。

“月儿,宣吧!”

“是,小姐!”少女月儿听到暴走萝莉池孤烟的话,立即便跳下了大轿,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然后,慢慢的将手中的白色布帛展开。

村长孟柏一眼看到白色布帛,心里顿时就激动起来。

原本想着神候府小姐再次来到南山村,或许是因为路过歇脚,可现在看来,却是带着候府指令而来。

而且,从李将军还有少女月儿等人的神情来看,都还比较平和,这就代表,神候府此次来南山村并无恶意!

“这么兴师动众的指意,又没有恶意?难道真的要降下大机缘吗?只是,不知道是谁家的人这么幸运!”

村长孟柏这样想的时候,目光看了看身边的李虎儿,手便又下意识的捏紧了。

自己必须表现出与李家很亲近的样子,这样才能让神候府的小姐觉得自己的眼光很准,懂得辩人识才。

李壮实等人在看到少女月儿拿出白色布帛时,也同样眼中发亮,连胸口受的震伤也都不觉得疼了。

“神候府的小姐亲自到来,难道福缘要提前降下了?是降到我的身上,还是虎儿的身上?”李壮实激动得手都不知道放哪了。

少女月儿终于将手上的布帛完全展开,又看了看面前的众村民们,轻轻的咳了一声,神情倨傲。

“神候府,福泽四方,统御北漠五府二十七县……今日特降下福缘,召南山村村民,方正直入神候府!”少女月儿念完后,便将白色布帛收起来,目光看向村长孟柏,等着他上来接受指令。

然而……

村长孟柏却是完全呆住了,原本还带着喜悦有脸,在听到最后的时候,却是在一瞬间就变得无比的苍白。

“召……召方正直入神候府?!”

村头孟柏仰起头,望了望已经只剩下余辉的太阳,全身就像遭受过万千雷击一样,扑通一声软倒在地。

“方……方正直?!”李壮实同样有一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方正直要进神候府了?这……这怎么可能!不对,这怎么行?自己……自己可是把方家……不行,绝对不能让方正直进神候府!

“村长!”李壮实也不等别的村民们说话了,立即扑到村长孟柏的身边。

然后,使劲的对着村长孟柏使了使眼色,神情间,有些无比的惊恐,如果方正直真的进了神候府,那无论是对李家,还是南山村,都将是一个大灾难。

村长孟柏被李壮实摇了几下,头脑立即就清醒了过来,他如何不知道李壮实的意思,只是……他悔啊!他真的悔啊!

如果他今天不做出那个决定,那么,眼前的这个消息,将是南山村建村百年来,最大的喜事。

“方正直要进神候府了?!”

“怎么不见老方家的人过来啊?快去通知啊!”

“大喜事啊,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有一些并不知道方正直被赶出村的村民们,听完少女月儿的话,都是一个个激动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方正直为什么会被召进神候府,但这绝对是天大的喜事。

“你们怎么还不接指令?”少女月儿拿着白色布帛等了一会儿,却是不见有人上来接过指令,顿时有些不悦了。

“回……回候府问话!我,我……我有罪啊!”村长孟柏听到少女月儿的话,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又跪倒在地。

暴走萝莉池孤烟看到这一幕,乌黑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光芒,她有些疑惑,自己召方正直那小贼入神候府,这南山村应该感恩才对,怎么反倒说有罪?

李壮实和李家大嫂在听到村长孟柏那句有罪的时候,整个心都提了起来,自己这位村长大人可千万别糊涂啊。

现在方正直已经不是南山村的人了,一旦让神候府找到方正直,那南山村可是要跟着一起倒大霉的。

“禀……禀告小姐,方正直已经离村了,包括他的父母,全部离开了南山村,我……我没能留住他们,我……我有罪啊!”村长孟柏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他是真的后悔,悔得眼泪都止不住。

离村?!暴走萝莉池孤烟微微一愣,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离村?为什么要离村?

“方正直离村的理由是什么?”暴走萝莉池孤烟看向村长孟柏。

“这,这……”村长孟柏心里一阵犹豫,目光看了看李壮实,最终一咬牙:“是我的错,前段时间方正直的父亲方厚德在苍岭山上遇到了青火狼,遭了袭击,回来后身体一直很难恢复,所以,方家……方家为了能得到更好的治疗,便……便离开了南山村!”

村长孟柏也想过将方正直的事情定义为陷害李壮实,可他却没有这样做,因为,诬陷一个被神候府看重的人,是最愚蠢的行为。

而且……

最重要的是,村长孟柏心中对方家有愧,他不想方正直进神候府,但是,他也同样希望方正直可以进神候府。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大胆孟柏,你可知道欺瞒神候府是何等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