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风景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村长孟柏艰难的张了张嘴,青火狼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残气息甚至让他的身体都有些瑟瑟发抖。

青火狼啊,真正的青火狼毛皮,整个苍岭山外围没有第二只!

为什么会出现在方正直的背篓里?张阳平刚才说,说方正直……方正直杀了青火狼?!

“这,这……怎么可能?!”村长孟柏想到了这些年南山村的处境,他想起狩猎队遭遇到青火狼时悲惨的命运。

而今天,这只苍岭山外围的王者,却是静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只是,自己却将杀了它的人,赶出了南山村?!

“今天,村长大人!你做出了一个最蠢的决定!”

“最蠢的决定!”

“最蠢的决定!”

耳边回响着张阳平的话,村长孟柏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手上的烟杆早已经摔落到了远处……

……

从村长孟柏小屋中出来的时候,张阳平便一直跟在方正直的身后。

“正直小兄弟,南山村把你赶出村,这是好事啊!”

“呃……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南山村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地方啊,你考虑一下我们北山村如何?”

“我们北山村山清水秀,只要你们愿意去北山村,我保证一定可以给……哎哎,正直小兄弟,别走啊……”

方正直没有回答张阳平的话,只是静静的跟在方厚德和秦雪莲的身边。

一家三口默默的回到土彻的小屋门口,秦雪莲抚摸着方正直的头发,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正儿,青火狼真的是你杀的?”

“嗯。”方正直点了点头。

“好,很好!我方厚德有你这样的儿子,真的满足了!只是,唉……”方厚德看了看方正直,又抬头望了望四周渺渺升起的炊烟,神情间有着一抹落寞。

秦雪莲的目光扫了扫土彻的小屋,悄悄的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湿润,然后,便开始快速的收拾起来。

方正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很理解自己这位老爹此刻的心情,从小便在南山村长大,为了南山村,自己这位老爹将一身都奉献了出来。

甚至在断了一只胳膊情况下,依旧参加狩猎队上山打猎。

可结果……

却是落到被人赶出村子。

秦雪莲虽然并不生长在南山村,但是,在这个时代,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一旦再回娘家,脸面如何挂得住?

事实上,方正直知道,在张阳平拿出青火狼毛皮的时候,其实事情已经有了转机,只要自己这位老爹开口,一切又将回到过去。

只是,当一个人的心被伤到这种程度,真的还能回到过去吗?

“爹,娘……我们走吧!”看了看有些西下的太阳,方正直对着身后的张阳平使了个眼色,独自一人走到方厚德和秦雪莲的身边。

“走吧!”方厚德再次回头望了望,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们也确实好久没有回家看看了!”秦雪莲一边将行礼打包好,一边让自己尽量显得高兴一些。

“爹,娘,你们想学习《道典》吗?”

“好儿子……《道典》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一般人哪有那个福气啊!”方厚德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摇了摇头。

“怎么说话呢?我们的儿子可不就在看《道典》吗?是不是啊,正儿?”秦雪莲一听,顿时就有些不服气。

“是,娘说的对!我不单在看《道典》,而且我还能读懂上面所有的字,甚至我还能将一部份的《道典》完全背下来,爹,娘,我真的可以教你们学习《道典》的!”方正直看向方厚德和秦雪莲,稚嫩的小脸上,有着无比认真的表情。

方厚德脸上的表情一瞬间便呆住了。

而秦雪莲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方正直,她完全无法相信,但是,自己儿子说出的话,她作为娘亲怎么能够怀念?

“青龙华盖及蓬星,步去地户太阴灵。天门天狱天牢固,阴阳孤宿合天庭。占得星辰真有准,凡事依之验……并顺行十二支。”

“这便是《道典之奇门遁甲篇》中的‘六甲出行诀’!”方正直背完之后,便也跟方厚德和秦雪莲耐心的解释道。

“我的儿子……自学成功了?!”秦雪莲手上拿着的包袱,直接掉落在地。

……

“没想到雪莲妹子的娘家居然就在北山村?!哈哈哈……这可太好了!”张阳平一边帮忙拿行李,一边大笑着说道。

“去北山村,我有一个条件!”方正直看着张阳平笑得前倒后仰,忍不住泼出一盆冷水。

“正直小兄弟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我们北山村做得到的,一定答应!”张阳平一听,立即拍着胸脯保证。

“我要全部的《道典》藏书!”

“全部的《道典》?!”张阳平一惊,要凑齐全部的《道典》那可不是一笔小的开支,必须要全村人合力才有可能做到。

“作为回报,我可以将李壮实给你的石阵图改动一下!”方正直知道,要凑齐全部的《道典》,确实有些难,所以决定以物换物。

“那张图还能改?!”张阳平有些无法相信。

“嗯,只要在上面再加点东西,稍微变化一下,那么……南山村在苍岭山上布下的所有石阵就直接变成了北山村的了!”方正直解释道。

“真的?!”张阳平瞬间就激动了起来。

“嗯!”方正直点了点头。

“好,好好……太好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一定说服全村的人一起合力,给正直小兄弟把全部的《道典》凑齐!”张阳平一想到南山村辛苦布下的石阵,一夜之间全部变成北山村后,南山村那些人的表情时,心里就是一阵暗爽。

他这段时间,可是因为石阵的原因,在南山村的手里吃了不少的亏啊,连武器都快要打光了。

“谢谢!”方正直对于张阳平的承诺还是愿意相信的。

“对了,正直小兄弟,你要《道典》干嘛?”条件谈妥,张阳平便又有些好奇。

“参加道典考试啊。”

“道典考试?!那我劝你还是放弃好了,道典考试太难了,而且,其中还有文试,我们北山村又没有设下道堂,你总不可能自学吧?”

“嗯。”

“嗯……等一下,嗯是什么意思?你真的打算……自学?!”

“对啊!”

“……”张阳平看着方正直一脸平静的表情,一时间竟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自学?参加道典考试?

能不弄这种不好笑的玩笑吗?

方正直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回过头来望了望已经远去的村庄:“南山村,下次再见的时候,不知道又是怎样一番风景呢?”

……

当方正直等人离开南山村不久后,一队穿着明亮盔甲的军士却护着一辆巨大的轿子快速的踏了进来。

村长孟柏此刻正坐在院之中,手中拿着烟杆,望着渐渐西下的太阳唉声叹气,眼中显得无比的婉息。

“方正直,方正直……多好的孩子啊,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如果他能进入道堂?!将来……唉……”

村长孟柏明白,现在就算后悔也一切都晚了,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做出来的决定,毕竟,道堂和道典考试,才是真正改变一个人命运的关键。

“村长,村长……快,快!神候府的人来了,还有……神候府的小姐,也……也亲自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村民飞速的跑了过来,气喘虚虚的喊道。

村长孟柏顿时一惊,神候府?神候府的小姐亲自来了?!上天保佑,希望这一次能降下大福运!

心里暗自祈祷,然后又想到上次神候府小姐给李虎儿出题的事情。

“去,把老李家也一起叫上,让他们把虎儿带着,一起去迎接神候府小姐!”村长孟柏收起烟杆,如同在无尽的黑暗中寻找到最后的一缕曙光。

“好!”

……

(感谢:炊烟用小火,燚炎々龙宇,浮生幻像,式子鬼,的打赏支持,还有所有给薪意投推荐票的朋友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