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躺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嘭,嘭嘭……”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无比浓烈的烟雾便从张阳平等人的脚下升了起来。

“怎么冒烟了?”

“不好,这小孩在放火!”

“快,快跑!”

“唉呀……”

一阵混乱声中,一个狩猎队员再次脚下一空,掉入陷阱之中。

“敢放火烧山,太可恶了!”张阳平双拳紧捏,打劫就打劫吧?放火烧山这种事情,可是会断绝将来的后路的啊。

以后还怎么上山打猎?太可恶了!

“哪里着火了?”

“快,把水壶都拿过来,咦?好像……没有火!”

“怎么回事?就只有烟,啊……咳咳咳……好呛人……”

狩猎队员们慌张的找着火源,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地方着火,有的只是浓烈而熏人的烟雾,不停的往外冒。

只是片刻间,便完全看不清周围的景物了。

方正直看着这一幕,有些不满意的摇了摇头,这些天一边挖陷阱一边费尽心力弄了些硝石加白糖,果然还是低劣的烟雾弹啊,而且还有个闷炮,四个烟雾蛋丢出去,居然有一个没冒烟?

太失败了!

以后一定要加以改善!

然后,他便又慢条斯理的从大背篓里摸出一堆烟雾弹,小胳膊像风火轮一样的挥动着,一个一个的慢慢的往外“抛”。

烟雾弹,死不了人,但是,如果用到合适,威力绝对比炸弹要强,当然了……真正的炸弹方正直肯定是不会去弄的。

先不说那材料要求太多了,光是危险性,就让他望而却步。

“虽然准备了不少,可还是要省着点用才行!”方正直表示,自己不能浪费。

“唉呀,救命啊……”

“快,快跑开,唉哟!”

“你们怎么样了?”

虽然方正直比较省,但是,在一个又一个低劣烟雾弹的袭击下,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还是终于乱了,一个个被烟雾熏得眼泪直流,不住的咳嗽,脚下便不自觉的想跑开。

而这……

也正是方正直所期待的。

“可恶的小孩,居然用这种无耻的招术,放烟?!到底是怎么弄的啊!”张阳平大吼一声,他不想动,可是那烟熏得他实在是受不了啦,提上刀,他准备来个快刀斩乱麻。

只可惜,刚跑出去不到十步,脚下便一空。

“唉呀!”一声尖叫,张阳平的身体如同一块落水的石头般,直接往下一沉。

……

不远处的山林之中,丁青山等人正四处寻找着猎物,然后,一抬头,他的脸色便一下子变了。

“哪里起火了!”

“副队长,是那边冒烟,好像是北山村的地盘儿!”一个跟在丁青山身边的狩猎队员同样发现了冲天而起的烟雾。

“快,召集大家一起过去看看!”苍岭山起火,这可是大事情,虽然火是起在北山村的狩猎范围,但丁青山依旧不敢耽误,毕竟,苍岭山是十里八乡所共同生存的地方。

“是!”

……

很快的,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便在丁青山的带领下飞速的赶到了起火地点。

丁青山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因为,一眼望过去时,惨叫声不断,浓烈的烟雾将整块地盘完全笼罩了起来。

根本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副队长,北山村的人好像陷进去了?救不救?”

“废话,当然救了!”丁青山一咬牙,他并没有太多的迟疑,虽然眼前的情况看起来很危险,可是,北山村和南山村是有交集的。

正常的狩猎争斗在所难免,可是真要见死不救却是不太可能。

“快,快救人!”几名狩猎队员一听丁青山的话,也是立即伦起了胳膊,折下周围的树枝,快速的冲进了烟雾之中。

当然了,冲得快,这掉的自然也就更快了,没有太多的意外……

南山村的狩猎队也自此沦陷。

“唉呀,我的妈!这怎么有个坑!”

“我……靠!哪里来的陷阱!”

“火呢?火在哪里?”

继北山村狩猎队全体“阵亡”后,南山村的狩猎队也很不巧的趟了这次的浑水,眨眼彰的功夫,便全部掉落到了陷阱里。

原本就不大的范围内,一下子就沦陷进去三十多个汉子,这就使得有些陷阱里面显得有些拥挤,很碰巧的同时掉进去三四个人。

“咦?你们怎么也掉下来了?”一个南山村狩猎队员看到同在陷阱里面的北山村狩猎队员,有些震惊。

“唉……别提了,被一个六七岁的小孩给打劫了!”北山村狩猎队员摇头叹气。

“打劫?!不是失火了吗?”

“没有失火,那小孩就只是放了烟,没有放火……”

……

半个时辰后,烟雾开始慢慢的散去,显示出一片狼籍,地上落满了各种弓箭,刀枪,还有一些被绑得结实的猎物。

而北山村和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则是一个个蹲在陷阱里面泪流满面。

北山村的狩猎队员是无奈的,他们在上面待着的时候,也有想过站着不动就没事了,可是那烟太熏人了。

真要是站在上面熏上半个时辰,他们还真情愿待在陷阱里面,最少,烟是往上升的,这里面还算舒畅……

北山村的人舒畅了,南山村的狩猎队员却是一个个义愤填膺,他们是来救火的,可结果呢?火没救到,整个狩猎队却跟着倒了霉。

“打劫?!人家劫的是你们北山村,关我们南山村何事?”不少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知道后,纷纷骂了起来。

不过,虽然很不爽,可终究还是认了命,运气不佳啊,喝口凉水都塞牙……

方正直并不知道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冲了进来,他只是很悠闲的躲在石头后面抛烟雾弹。

等到完全没有完动静后,他才停下了动作,又等到烟雾散去,他便开始小心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发现并没有人埋伏,心里也终于释然。

埋伏?又没有防毒面具,怎么顶得住?这玩意儿可是高科技产品,有多熏人?谁试过谁知道!

“哟,好刀!”方正直显得很高兴,一边走还一边从地上捡起一把明晃晃的长刀,然后,一点不客气的将刀收到了大背蒌之中。

“好剑!”再次收起来。

“这把枪也不错!”

“咦?这弓……凑合着用吧。”

陷阱之中的北山村狩猎队员们听着外面传出来的声音,一个个的脸都黑得能滴水,他们自然是知道上面那位捡东西的是谁。

而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则是一阵惊讶。

因为,这个声音太熟了啊,这稚嫩的声音,该不会是……方正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