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商量件小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张阳平长年在山中狩猎,经验何其丰富。

虽然在招呼人捆绑猎物,但也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很清楚,猎物越大,身上的血腥味也越重,也越容易招惹巨大的猛兽。

“不好了,不好了……青火狼来了!”

张阳平还没有来得及对着周围的狩猎队员下命令,那身影倒是先发出稚嫩的喊叫声,一边喊,也一边快速的跑着。

“青火狼?!”

“什么?!青火狼来了!”

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一听,顿时一个个露出惊恐的表情。

苍岭山的外围,有一只游荡的独狼,名叫青火,这几乎已经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一件事情。

“跑!”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张阳平立即便对着狩猎队下达了最明智的命令。

没有人愿意去招惹青火狼,因为那玩意儿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苍岭山的外围,虽然那只是一只独狼,与青火狼群相比,不知道要容易对付多少倍。

但是,那可是真正的凶兽,已经脱离了猛兽的范围。

别说是他们这些普通的村民了,就算是入道的大人物看到,也不敢说就一定能够对付得了。

“副……副队长,我们往哪跑?”一名狩猎队员已经紧张得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跟着那小孩,他刚才来的地方肯定是青火狼出现的方向!”张阳平看着远处撒着欢狂奔的方正直,一咬牙,命令道。

“快,快跑!”所有的狩猎队员顿时就动了。

一个个也不再管地上的铁齿刺猪了,飞快的朝着方正直逃跑的方向跟去。

……

感受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方正直的嘴角再次露出一丝笑意,脚步故意放慢了一些,让自己尽量表现得像一个七岁慌不择路的小孩。

近了,近了……

眼看着目的地已到,方正直也不犹豫,一扑一滚便躲进了草丛。

“咦?那小孩不见了!”

“别管什么小孩了,赶紧跑吧!”

“等一下!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如果真的有青火狼,凭着气息,这周围的猎物们应该会有反应才对,可是一路过来的时候,那些猎物却只是短路程的逃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张阳平的心思极为细密,一路奔路的时候,他的目光并没有放弃观察。

可以说北山村这些年来能够越来越富裕,跟张阳平便有着极大的关系。

“唉呀!”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叫声响起,再加上张阳平的话,很快就惊醒了慌不择路的北山村狩猎队员。

“怎么回事?”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还有些人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不好!中计了!这里……和以前的感觉不太一样了……”张阳平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对于苍岭山他太熟了,而对于北山村所属的地盘,他更是熟得如同自己的孩子,每一块石头,甚至每一棵树,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个小孩呢?”

“跑哪儿去了!”

“先找到那个小孩再……唉呀!”

几个狩猎队员刚跑了几步,便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都不要动!”张阳平的脸色很难看,但他还是很快的冷静下来,在这苍岭山上时刻都有着不同的危机发生,作为狩猎队的副队长,他必须要避免不出现任何的错误。

北山村的狩猎队员们一听,也都定在了原地,没有人再敢乱动。

“副院长,这里布置了很多的陷阱!”

“是谁挖的?!”

“我们还是先救人……唉呀!”

一个狩猎队员想去解救掉入陷阱中的人,立即便又一脚踩空,一头栽了下去。

“干什么?!老子说了,都不要动!”张阳平终于有些怒了,他已经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们似乎走进了一个到处都布有陷阱的区域。

任何一个举动,都有可能踩到陷阱之中。

没有人再敢动弹,因为,掉入陷阱中的三名狩猎队员已经用事实告诉他们,这里布的陷阱很密,密到每走上几步便有一个。

怎么办?到底是什么人干的?难道是那个小孩?不可能啊……那小孩看起来才不过六七岁的年纪!

张阳平的心里激烈的思考着。

顺着原路返回去?先不说是否一定能回得去,就说一旦如此做法,三名狩猎队员怎么办?丢下吗?这不可能!

去搭救?

则很有可能陷进去更多的狩猎队员。

张阳平的额头冒汗,手里的长刀紧紧的捏了起来,目光飞速的扫视着四周,他在观察环境……

很快,他便发现了诡异的一幕。

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看起来似乎都很陌生,视线根本看不到远处,就像完全踏进了一个新的空间一样,以前熟悉的标志几乎全部消失,根本找不到方向。

“石头!”

张阳平终于发现了问题的重点,在自己等人所在的区域内,有很多看似胡乱摆放的石头,但是这些石头却又恰好挡住了自己等人的视线。

整个视线范围完全被隔绝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能和大家商量件小事吗?”

就在张阳平想不明白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然后,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孩童也慢慢的从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是那个小孩!”

“副队长,找到那个小孩了!”

“别动!”张阳平的目光一寒,立即命令道,然后,又转过头来看向方正直:“小孩,你……知道这里有陷阱?”

“当然。”方正直很诚恳。

“那你能带我们出去吗?”张阳平再次问道。

“可以啊!”方正直没有任何的犹豫。

“太谢谢你了。”张阳平立即道谢,眼中仿佛看到了一道黑暗中的曙光。

“嗯……不用客气,不过,你如果坚持要谢我,那我倒真有件事情想和你打个商量。”方正直背着双手,一脸纯真的望向张阳平。

“什么商量?”张阳平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想……先打个劫!”方正直看了看张阳平身上挂着的猎物,舔了舔嘴唇,轻轻的搓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