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第一次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张阳平的带领下,北山村的狩猎队正笑呵呵的带着猎物往他们自己的地盘行去。

“队长真是英明啊,这趟我们可是赚了,南山村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进山了,陷阱里面可是有不少好的猎物啊……”一个狩猎队员跟在张阳平后面笑道。

“那当然,要是换成以前,南山村和北山村那都是各在各的地盘活动,可是南山村今年的运气不太好,碰上了青火狼,听说一次伤了七八个人,短时间内怕是没什么威胁了!”张阳平同样很高兴。

“还是队长脑子活,换成我们就想不到!”

“咦?队长,后面……有个小孩!”

很快的,张阳平等人便注意到了他们的身后,正跟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穿着一身兽皮的小袄,背上还背着个大背蒌。

方正直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打算,他就那样光明正大,大摇大摆的跟在北山村狩猎队的后面。

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一个人在山里走,他害怕啊!

“这么小的小孩?干什么的!”

“你们快看,他背后背着个大背蒌,难道是别的村子跑到苍岭山来挖草药的?”

“那就不用管他,我们走!”

张阳平等人继续往回走,一直走到北山村的地盘。

而背后的方正直依旧跟在他们的身后。

“队长,这里都到了我们北山村的地盘了?!”

“废什么话,这苍岭山有多大?十里八乡到山上挖草药的人还少了吗?一个上山挖草药的药童,你管他呢!”张阳平轻哼一声。

其它的北山村狩猎队一想也是,苍岭山方圆可是有好几个村子,上山采草药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过,一般挖草药都会选择进到苍岭山深处,在外围挖草药倒是极少。

可一看方正直的年龄,狩猎队的队员们便又明白过来,看来这小孩是不敢进到太深啊……

方正直等到北山村的人都停了下来,心里也大概猜到,这里应该就是北山村在苍岭山上狩猎的地盘了。

既然到了地方,他便也慢悠悠的从大背篓里把一个个锄头铲子等翻了出来。

然后,就开始在地上挖……

北山村正在寻打猎物的村民们路过时又多看了几眼方正直,发现对方身上又没有弓又没有刀的,便也放下心来,不再理会。

方正直挖得很带劲,一边挖,还一边拿着尺子量上一量,又时不时的从怀里摸出一张图纸,看了看,再或者又从周围搬一下石头,然后,将山上的大石头挪来挪去。

他跟踪北山村狩猎队的目的自然不是跳出来大喊一声:“还我猎物!”

因为,那简直就是找死……

不说对方二十多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吧,光是对方手是的弓箭还有长刀,就不是他凭着一把小匕首可以对付的。

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方正直自然不是真的来挖草药的,这些天他想了很久,最终决定布一个大局,一个足以让南山村猎狩队永远不受欺负的大局,一个让自己永远处于不败之地的大局。

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嘛,想要有大收获就要先磨出一把“尖刀”。

本来他是准备把这个局布在南山村的地盘的,只不过现在,出了点“小意外”,他决定将这个局布在北山村的地盘……

时间,飞速的流浙着,到了正午时分,方正直停了下来,拿出秦雪莲给他准备的午饭,吃了一顿野餐,然后又小小的休息了一下,背了背《大学》。

到了天有些昏暗的时候,方正直便离开了……

……

方正直的第一次上山,没有任何的惊喜可言。

南山村的村民们在得知他一无所获后,便也都是笑了笑,毕竟是个孩子,又是第一次上山,没有收获也很正常。

秦雪莲在看到方正直的第一眼后,便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家大婶的话多少就有些刺耳了:“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呢,上山一天了,怎么连只青毛兔都没抓着啊?”

等在广场上的一些村民们听到这话,就有些不太乐意了,毕竟,在他们的心里,方正直能主动提出进狩猎队,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正直这孩子才七岁,就有了这份觉悟,愿意主动跟着狩猎队进山就不错了!”

“是啊,你们家虎儿可是不敢进去的吧?”

“这么小的孩子啊,而且又是第一次上山,还真将他当大人看啊?”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李家大婶一听,脸上有着不爽了,手直接叉腰上:“我们家虎儿现在是没进狩猎队,可是我们家虎儿是在读书啊,以后通过了道典考试,那是要当大官的!到时候免了南山村的赋税,不比在山上打几只猎物强!”

一听到道典考试,村民们顿时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李家大小两位现在可都在道堂里,能进道堂的人,那都是南山村未来的希望,并没有人愿意太过得罪。

“好了,都不要吵了,每个人都做好每个人的事情吧!”村长孟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打了圆场。

“还是村长的话有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更何况,正直这次不是还没打到猎物吗?还不能让人说了?”李家大嫂轻声的嘀咕了一句,看了一眼方正直,脸上多少有些不屑。

“青山,今天的猎物怎么这么少?”村长孟柏叉开了话题。

“是北山村的人干的……”丁青山走到村长孟柏身边,小声的说了几句,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适不适合在全村人的面前说出来。

村长孟柏的眉头很快便皱紧了。

“下次……早点进山!”村长孟柏说完之后,便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烟杆放到嘴中,狠狠的抽了几口。

“明白了。”丁青山知道村长孟柏的意思,两村相隔太近了,南山村的人嫁到北山村,北山村的人嫁到南山村是常有的事情。

交集很深,但磨擦也同样很深!

争山,争水,都是常有的事情,如果这件事能够和平的解决,自然是不希望发生太大的冲突。

猎物不多,很快便分完了。

方正直因为进入了狩猎队,也得了些照顾,虽然第一次上山没有收获,但是村长还是拿了一小块肉算是“鼓励”。

其它的村民们也没有太多的意见,毕竟,方家还躺着一个人……

李家大嫂看着这一幕,就又有些不太爽了:“猎物没打着,却还沾着狩猎队的光,这买卖倒是划算……”

方正直没说什么,只是在回家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掉了个漆黑的“捕兽夹子”在李家的大门口。

效果……

还是很明显的。

“唉哟!哪个天杀的在老娘家门口放了个夹子啊!!”黑夜之中,传出李家大嫂尖锐而惨烈的喊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