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命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方厚德也顾不得周围的村民们,很兴奋的用左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包裹得有些严实的物体,然后,小心的拆开上面的粗黄纸,露出一本有些破烂的书藉。

方正直的心一下子就真的累了,因为,那本破烂书藉的封面上写的正是《道典启蒙篇之三字经》……

“哟,老方家手里拿的是什么啊?我没看错吧?居然是书啊!”

“怪不得好几天不见老方家人啊,该不会是特意跑到县城去给正直买回来的吧?可是……正直这孩子能认识上面的字吗?”

“没有先生讲学,难道让孩子自学?太强人所难了点啊……”

一些正围在周围的村民们看到方厚德从怀里摸出来的书藉,一个个都是饶有兴致的转了回来,发出一些议论声。

“我说厚德啊,你这又是何苦呢?正直这孩子是不错,可是,每个人的命都是由上天定的,有些人注定是要出人头地,有些人则是注定当一辈子的猎户……这一个人的命啊,是无法改变的!”村长孟柏也注意到了这一幕,望了一眼方厚德手中的书藉,悠悠的叹了口气。

方厚德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方正直,然后,将手中的书藉慢慢的递到方正直的面前。

望着方厚德投过来的目光,又听了听周围的村民还有村长大人那“诚恳的劝告”,方正直突然觉得,面前这本《道典启蒙篇之三字经》变得无比的厚重。

或许,有些事情,自己真的要去做了。

“谢谢爹!”方正直无比恭敬的用双手接过方厚德递过来的书藉,然后,又对着自己这位老爹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哒哒哒……”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是踏雪龙驹!”

“快看,是神候府的红羽卫!”

村民们的目光很快便被远处的五名骑在踏雪龙驹上的军士们吸引住了。

而村长孟柏则是眼睛一亮。

神候府这么快又来人了,这难道是在说,神候府对南山村极为关心?

“南山村村长孟柏,见过几位大人!”村长孟柏快速的迎了上去,等到了五名军士的面前后,他也立即恭身喊道。

“嗯,你们村此次进入道堂的孩童之中,可有一个名叫李虎儿的六岁孩童!”领头的一名军士听到村长孟柏的话,手一勒马缰,停了下来。

“李虎儿?!”

围观的村民们一听到军士的话,顿时都是一个个有些惊讶,待惊讶过后,又都涌出无比羡慕的神情。

神候府的人特意派了军士到南山村,而且点名要找李虎儿,这可是绝对没有的事情啊,难道是要重点培养这孩子吗?

村长孟柏同样极为惊讶,只是惊讶的同时,又有些略微的失望……

为什么神候府找的是李虎儿而不是自己的孙子孟江山?

虽然有些失望,但村长孟柏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目光下意识的望了一眼身边的方厚德和方正直。

似乎在说,看吧,这就叫人与人之间的命运!

谁还敢说一个人的命,不是天生的?

李壮实在听到几名神候府军士的话后,脸上一下就笑了起来,紧赶几步,飞速的拉着李虎儿来到为首的军士面前。

“不知道几位大人寻我儿所为何事?”

“小姐亲自下令,让我等拿个题目过来考考李虎儿。”为首的军士一边说也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张画着图案的白纸。

“我的老天,神候府的千金小姐居然亲自考查李虎儿。”

“这以后肯定是要一步登天了啊!”

“没想到这李虎儿居然有如此运气,人的命……还真是不能比的啊!”

几名村民们听到为首军士的话,脸上的羡慕之色也是越来越浓,望着李虎儿,都像看到以后的大人物一般。

“神候府如此抬爱虎儿,实属虎儿之福,虎儿,好好表现!”

“是的,爹爹。”李虎儿很开心的应下来,一脸的欣喜。

为首军士一听,嘴角却是笑了笑,抬爱?虎儿之福?如果这也算是福的话,那还有什么事情叫作祸?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手中的白纸唰的一下展开。

李虎儿脸上原本喜悦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因为,当他的目光看到军士手中亮出来的那张画满图案的白纸后,已经完全呆住了。

什么东西?根本看不懂!

“大人,我们家虎儿今天才刚入道堂学习,我看是不是让虎儿展示一下力气比较好一些?”李壮实在看到为首军士手中亮出来的白纸后,同样有些懵了。

难道考的题目不是举鼎吗?又或者举几块石头也行啊?再不行,射射箭?舞几下棍子?那都没问题啊。

这上面……

画的都是什么东西啊?他也完全看不懂。

“小姐亲自出的题,岂容更改?答吧!”为首军士并未理会李壮实的话,而是对着呆呆的李虎儿催促道。

李虎儿额头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答?怎么答?答什么?他完全不明白……

“快答啊,虎儿!”

“就是,赶紧作答啊!”

围观的村民们同样有些急了,这可是天大的机会啊,一旦答出来,说不定就给神候府看中,直接入了神候府呢。

到时候,南山村可就真的要名扬十里八乡了。

方正直的目光瞄了一眼为首军士手中的白纸,很快的,他的嘴角便扬起一抹笑容。

居然是阵法图!这暴走萝莉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整张白纸上,用各种图形标注着各种兵力的布置,而且还画着数量和兵种的比例,这玩意儿怕是连一般的军士都看不懂吧?

“我……我看……看不懂……”李虎儿在愣了足足一刻钟后,终于吞吞吐吐的说道。

为首的军士一听,心里也有些疑惑。

本来在看到这幅阵法图时,他心里有就有些好奇,小姐怎么会给一个六岁孩童出这样的题目?

排兵布阵,这可不是一个六岁孩童可以答得出来的题目啊,可是一想到自家小姐的天资,他又觉得,会不会这个李虎儿也是一个天才?

“你真的看不懂?”为首军士再次确认道。

“是……是的……”李虎儿有些惶恐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