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喜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秦雪莲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相反的,她还很容易满足。

所以,她并没有太过羡慕拿到那锭金子的人,反而是捂着手里的十两银子兴奋莫名,一路上哼着小曲儿,向着土屋走去。

路过李家四门小院的时候,秦雪莲还轻轻的哼了一声,有些微微的得意,而方厚德也是同样的个性。

在方厚德的心里,有秦雪莲这样美丽的娇妻,就已经幸福到快要疯了,特别是这位娇妻今天还无比“精明”的赚了十两银子。

他如何不惊,如何不喜?

然而……

惊喜这玩意儿,真要是一拔接一拔来的时候,就多少总让人有些莫名的“抓狂”了。

方厚德现在就有这样的心情。

因为,他踢到金子啦!

黄灿灿,亮闪闪的金子啊!

就在回家的路上,一脚踢上去,骨碌碌的滚起来,那声音,那感觉,别提多棒了!

“金子!”方厚德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脚下一跃,如同饿虎扑食一样便将那锭金子抓在了手里。

“哪来的金子啊?看起来好熟悉啊!像是神候府小姐的那锭金子,莫不是刚才那个高台上的孩童跑掉的时候,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秦雪莲看着方厚德手里的金子,同样是惊讶莫名。

方正直正将耳朵靠在墙边上,听着秦雪莲和方厚德的对话,心里有些无奈,他想过很多种方法将金子给秦雪莲和方厚德。

但是最终还是决定用这个方法,因为,足够保险,而且,最主要的是,没有证据啊!

只是,他有些不太明白,墙外的这两个人,都捡到金子了了,怎么还不赶紧跑啊?等失主来认领?

可别傻到去“上交国家”啊!

那就真是要让他吐出几斤血了……

“要不,我们先交给村长,然后再让村长问问是谁丢了金子?”方厚德握着手中的金子,询问秦雪莲的意思。

“咚!”

就在方正直准备丢出一块砖头砸醒自己这位纯朴老爹时,秦雪莲的一个暴栗已经直接敲在了方厚德的脑袋上。

“你傻啊!这可是金子,留着给正儿将来娶媳妇多好!”秦雪莲虽然不贪心,但也不至于傻到捡了金子去上交。

更何况,方厚德说的还是交给村长。

一想到村长把考选的名额给了李家,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夫人教训得极是,这金子留着给正儿娶媳妇!”方厚德立即赔着一脸的笑,然后,将金子恭敬的递到秦雪莲的面前。

“这还差不多!”秦雪莲不客气的将金子塞入怀里,然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你说台上那个人,不会是正儿吧?”

墙后的方正直顿时额头冒汗,自己这个娘不太好对付啊!

……

等到秦雪莲和方厚德推开拦栅回了屋的时候,方正直早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呼呼的“睡着了”……

秦雪莲和方厚德对视一眼,也都微微一笑,退了出去。

待到两人出了小屋,方正直便又睁开眼睛,金子的事情解决了,可另外一件事情却是又让他心里无比的疑惑。

端坐在床上,轻轻的推开床边的小窗,目光望着小窗外满天的星辰,脑海之中浮现着白天看到的那幅画面。

到底我是不是解开了万物图?

方正直心里有些把不准,想了想,他决定再尝试一下。

人类是智慧是无穷无尽的,日有日炼,月有月炼,屏息,静气,我吸……

一个晚上的时间,方正直深切的感受了一下“天地”,又尝试着按照呼吸吐呐的方法吸收“灵气”,结果发现……

他吸的那些灵气,真正的名字叫“西北风”。

无奈,放弃。

“天杀的,老娘的火翎鸡呢?怎么会少了一只!”刚准备睡觉,隔壁小院中传出一个尖锐的声音。

方正直撇了撇嘴,悠闲的给自己盖上小被子……

……

十天后,南山村来了一支队伍,两辆马车,十多名盔甲鲜明的军士。

这支队伍虽然不大,却让整个南山村再次热闹了起来,村长孟柏很快就组织起全村的村民们,并下令在广场上摆个大宴席,以示庆祝。

设立道堂,这可是足以让十里八乡都要羡慕得流口水的大喜事啊,代表着南山村已经沐浴在了神候府的光辉之下。

很快的,南山村的祠堂里就多出一个木制的牌坊,上书三个字“神候府”。

在跪拜完牌坊后,村长孟柏一手拿着烟杆,一手端着一碗酒,显得有些红光满面,笑得极为灿烂。

“乡亲们,这次神候府在我们南山村设下道堂,这是我们南山村的大福气,从今以后,我们南山村也会出现懂得《道典》的大人物了……”

一通开场白后,村长孟柏将碗中酒一口饮尽,又巴了一口烟杆,然后,笑嘻嘻的介绍了一下身边的两名穿着长袍的先生。

接下来又是两位先生的讲话。

方正直原本以为会花点时间,却没有想到,两位先生都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后,便纷纷闭上了嘴巴。

很显然,奔波了一路后,两位先生似乎有些饿了。

终于,宴席正式开始。

几十个大桌子摆在了广场上,村民们都豪爽无比,纷纷拿着大碗喝着酒,而方正直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同桌的村民们。

“叔叔,伯伯,今天有人问我,什么东西有脚却不能走路?你们知道吗?”

村民们一听,顿时就疑惑起来。

有脚却不能走路?

“是河里的水鱼吧?”

“怎么可能,水鱼那是尾巴,不能说是脚的吧!”

“……”

一个个答案出来后,村民们争辩的也越来越激烈,不停的说着各自的答案,还有几个村民则是陷入了沉思。

至于方正直……

则是使劲的夹着菜!

……

宴席结束后,广场上显得有些狼籍,村里的男人们便甩手而去,留下了一群妇女在那里打扫战场。

方正直虽然只有六岁,但也幸运的被划归到了男人的队伍,所以,并不需要收拾碗筷,时间尚早,便也迈着小短腿,在村子里散着步……

“方正直,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不玩。”

方正直很严肃的拒绝了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屁丫邀请。

“方正直,我们去河里游泳吧!”

“你姐姐去吗?”

“我姐还在帮忙收拾碗筷呢……”

“不去!”

“……”

溜了一大圈后,方正直有些累了,准备回家休息一下。

刚刚回屋,还没来得及躺下,门外便响起自己娘亲秦雪莲激动的喊叫声。

“孩他爹,孩他爹,喜事,大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