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虚实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曹娘子试了第六把钥匙才将那铁牢的门撬开:“快,快出来。”

里面关着的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一见他手中的棍子,先吓得集体往后缩了缩。

牢房里为首一个花甲老人,颤颤巍巍地拱手道:“小将军,我等只是被叛军抓来的长臂师,不是跟着他们造反啊,小将军一定要报给顾侯爷知道。”

曹娘子忙把铁棍背在身后,道:“我家大人都知道,还有件事需要仰仗诸位帮忙。”

于是这条不起眼的小船上,一帮光脚狼狈的长臂师互相搀扶着从牢笼中鱼贯而出,纷纷跳进海里,往四面八方游了出去,脚步声震颤着甲板,守卫哼哼唧唧地刚要醒来,迎面又挨了一闷棍。

曹娘子干完这一票,叉着腰低头看了看那守卫,只觉匪夷所思——美男晕倒必然我见犹怜如玉山倾倒,丑男晕倒为什么都要将白眼翻到头盖骨上呢?

他摇头径自道:“不可理喻。”

然后捏着鼻子将此人拖到了牢笼里,“咔哒”一声落锁,大功告成,也跑了。

此时主舰船舱中,身边只有两个少年的顾昀从容不迫地负手而立,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这群披甲执锐的私兵。

一个人十五六岁初出茅庐的气质,与历尽沙场刀剑磨砺后会天差地别,乍一看可能认不出来,但只要不破相,五官模样却不大会变了。

黄乔听顾昀开口说话便是一脸惊疑不定,盯着他仔细看了半晌,忽然倒抽一口凉气,蓦地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

顾昀手里握着那把方才随便抢过来的东瀛武士刀,漫不经心地掂了掂,把蒙眼的布条绑在了披散的头发上,笑道:“难得,看来黄提督是认出在下了。”

黄乔一方才还一副器宇轩昂礼贤下士的模样,眨眼间,整个人好像中了邪一样,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顾、顾……”

顾昀应了一声:“嗯,顾昀,久违了。”

他话音没落,便听“呛”一声,竟是那私兵中有人握不住手中兵刃,吓得脱了手,船舱内一片寂静,唯有角落里弹琴的白衣女好像全然没听见一样,手中琴弹得一个乱音都没有,一曲江南的渔舟唱晚在这种场合下显得格外刺耳。

“不可能!”方才大放厥词的中年人脱口道,“安定侯在西北剿匪,怎会……”

“造反要多读书,”顾昀看着他语重心长道,“东海没前养‘鹰’,可你听总该听说过吧?”

他话音没落,船舱外突然响起惨叫,有人猛地提灯去照,只见两三条鬼魅一样的黑影极快地在船舱外穿梭而过,与主舰一触即走,雁过拔毛,落地必杀一人。

“玄鹰!是玄鹰!”

“不……不可能!闭嘴!”黄乔喝道,“东海怎么会有玄铁营,怎么会有安定侯!不可能!放箭!放白虹箭将这些装神弄鬼的射下来!”

“大人小心!”

玄鹰从他头顶上方掠过,箭矢如雨,要去启动白虹箭的先被弓箭追赶得抱头鼠窜。

四下混乱成一团,墙角里弹琴的姑娘岿然不动,伸手一扒拉琴弦,噼里啪啦地换成了十面埋伏,格外应景。

黄乔瞠目欲裂:“顾昀在此又能怎么样?我不相信他能将远在大漠的玄铁营一起带来!宰了他,看那狗皇帝还依仗谁去?上!”

一帮士兵们“刷拉”一下拉开兵器,杀气腾腾地逼视着被围在中间的三个人。

葛胖小一愣,在乐声的掩盖下偷偷拉了长庚一把:“大哥,说得对呀!怎么办?”

长庚没来得及答话,顾昀已经回手在葛胖小毛发稀疏的脑门上敲了一下,坦然笑道:“不错,我身边只有这几个玄鹰侍卫,黄提督有胆有识,说得好!”

葛胖小眨巴眨巴眼睛:“大哥,不对,侯爷底气足得很呢。”

长庚:“……”

拉开兵器的一排小兵你上前一步我退后一步,排成了波浪形,一会涨潮一会退潮,愣是没人敢山前。

葛胖小整个人已经晕了,心想:“他到底有人没人?”

长庚虽不敢自负聪明,但平时总比葛胖小想得多些,不料此时跟葛胖小懵得一样厉害,心想:“他到底聋是不聋?”

让人费解的顾大帅八卦迷魂阵一样笑盈盈地走向黄乔,根本无视他周围进进退退的兵:“要是我没记错,黄提督师承常知禄,好像是魏王的舅公?怎么,当年先帝驾崩,魏王动用御林军不成,现在又想走水路了吗?”

长庚恍然间想起来了,当年顾昀带他回京城,是拖着小半个玄铁营一起的,直接将玄铁营留在京外,剑指京城,他们俩急匆匆地赶往宫里时,在先帝殿外和跪在那的魏王与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上打了个照面,顾昀还停下来打了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