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端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长庚平静地回道:“稍等。”

说完,他面无表情地把木门拍上,背靠门上,深吸了口气,努力镇定下来,冲顾昀打手势道:“义父,叛军头领要见你,怎么办?”

葛胖小心惊肉跳,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不一会就把脸憋成了一个茄子。

顾昀的反应却很奇怪。

长庚看见他在一愣之后,居然笑了起来,还是某种胜券在握一般,与什么人心照不宣的笑容。

“真是刚瞌睡就有人给送枕头啊,”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安定侯说,“我好多年没见过活的叛军首领了。”

葛胖小十分好糊弄,眼见顾昀不放在心上,立刻毫无戒心地跟着放松下来,仿佛即将见的不是什么叛军首领,而是一只稀世奇珍!

长庚却不肯听他的鬼话,他脸色绷得死紧,连日来心里积压的种种疑虑一时间全都冒了出来,又无声地比划道:“江南水军与玄铁营何在?”

这时候,瞎如顾昀,也看得出长庚脸上的铁青色。

长庚虽然不清楚“临渊阁”到底是什么,但知道顾大帅跟护国寺的梁子人尽皆知,别的不说,顾昀手上若是有人,怎么会把了然和尚带来碍眼?

上次在雁回,是有皇上密旨,这次顾昀纯粹跑到江南来纯粹是擅离职守,身边有几个玄鹰侍卫了不起了,他哪里来的兵?

还有方才,顾昀为什么每次说话前都停顿片刻,才失礼贸然地开口打断了然?

简直好像专门跟了然过不去一样,顾昀虽然私下颇为可恶,但是在正事上,万万不该搓这种无谓的火。

有那么一瞬间,长庚心里甚至掠过一个可怕的猜测:顾昀会不会不是假装的,是真听不清他们说话,看了了然的手语才推断出别人说了什么的?

这念头一闪,长庚先是觉得匪夷所思,几天以来种种古怪的细枝末节却都浮现心头。

首先,顾昀并不是沉默寡言的人,可是这几天,无论他们私下相处还是都聚在一起,顾昀就没和他“说”过话,所有必要的交流几乎都是通过手语,东瀛人一路上都那么戒备森严吗?对了,除非那个无论如何都只能打手语的和尚在场。

第二,顾昀以香师的身份混上商船,天下不入流的香师多了,他为什么偏偏要伪装成一个“香先生”?细想起来,这不但不起什么好作用,还增加了不少麻烦,极有可能暴露自己,长庚不相信顾昀只是为了磨练演技。

第三是一个细节,了然和尚进顾昀的屋子不敲门——是那和尚胆大包天不知礼数么……还是了然知道敲了也没用?

这些疑点本来长庚早该想到,可那顾帅坐镇中军久了,身上有种难以言喻的气质,让人莫名其妙地就相信他万事都在掌握中,其他人只要供其驱使就可以了,不知不觉就忽略了很多不自然的地方。

葛胖小察觉长庚神色有异,不明所以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门外翟颂又轻轻敲敲门,扬声道:“我家将军等着呢,还请张先生快些。”

顾昀拍拍长庚的肩,凑到他耳边,低声道:“玄铁营在此,不用怕。”

说完,他将蒙眼的黑布条取出来递给长庚,示意他替自己带上。

长庚接过布条,神色阴晴不定了片刻,蒙在顾昀眼睛上。

在顾昀看不见的地方,长庚先是冲葛胖小摇了摇头。

葛胖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就见长庚冲着自己的方向不轻不重地说道:“义父,你再这样,我可就不认你了。”

葛胖小瞪大了眼睛:“啊?”

顾昀嘴角含笑,冲葛胖小的方向招招手:“你们俩别聊了,跟我走,一会不要离开我身边,到这来长点见识也是不错。”

葛胖小再次被这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惊呆了。

长庚的心却沉了下去——他真的听不见,他只是通过某种方法知道自己在和葛胖小说话,那么他的眼睛是不是也……

可是前几天分明还好好的。

不等他细想,顾昀已经率先推开木门走出去了。

长庚心里漏跳了一拍,几近慌张地赶上去扶住他,这回他顾不上再羞涩别扭,紧张地一手抓着顾昀的胳膊,另一只手绕过他身后,心惊胆战地半抱着他往前走。

顾昀以为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长庚不安了,漫不经心地回手拍拍长庚的胳膊。

长庚:“……”

鉴于顾昀这对自己人也虚虚实实的手段,他已经分不清小义父是真心大还是装得有恃无恐了。

等在门口的翟颂见了跟在顾昀身边的长庚和葛胖小,笑道:“张先生这边请,哎?那位大师和姑娘不在吗?”

“姑娘水土不服,大师留下来照顾她,”长庚扫了翟颂一眼,全副精力拴在顾昀身上,还要抽空绵里藏针地微笑道,“怎么,将军要我们全部到齐,给他老人家检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