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私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冥冥中,或许有某个不知名的神灵给远在天边的顾大帅提了醒,告诉他儿子快被秃驴拐跑了,总之玄铁营开拔一个月以后,顾昀居然记得在给皇上写折子的时候,顺便给长庚带了一封家信。

长庚临摹过多次的熟悉字迹洋洋洒洒地写了好几页,先是言辞恳切地认了错,而后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明了自己不告而别的原因,最后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思念,并且承诺,要是西北平安无事,他年底之前一定赶回侯府过年。

长庚从头看完,轻轻一哂就搁在了旁边,因为拿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东西必定不是出于安定侯之手。

什么“一别千里,夙夜难安”,“加食添衣,勿忧我心”之类的肉麻话,根本不可能从顾昀脑子里那片土里发芽,字里行间那股絮叨劲一看就是沈易代笔的。

混蛋义父顶多自己誊写了一遍。

不过长庚悲哀地发现,他心里想得这么明白,一想起这些字真的是从顾昀手里的笔下流出来的,还是忍不住把每个字都抠出来镶进眼里。

可惜,顾昀食言了。

顾昀自知有愧,这一回让随便代表他承诺的沈易滚蛋了,他亲自操刀,给长庚写了一封漫长的信。长庚看完以后气笑了,虽然感觉这回这封家信还挺真诚的——顾昀实在没有哄人的天分,完全是在真诚地火上浇油。

顾大帅先是三纸无驴地说了一堆他自认为有意思的琐事,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直到最后,才硬邦邦地用了“军务繁忙”四个字概括了他不能回京的原因。

长庚不关心大漠里的蝎子怎么烤好吃,但他前后找了好几遍,始终没找到他最关心的一句话——顾昀今年不回来,什么时候能回来?

可是“军务繁忙”后面什么都没有了,附了一个长长的礼单。

顾昀可能是觉得言语的歉意不够实在,于是用行动来表达了——他把这一年得的好东西都运回了侯府,一股脑地塞给了长庚,珠光宝气的、鸡零狗碎的,不一而足。

当天,十五岁的长庚把自己关在房中,和顾昀送给他的一把楼兰短刀一起,挨过了一次发作的乌尔骨,进而做了个决定——他不想窝囊废一样地留在侯府了,不想跟着老夫子与战战兢兢的师父学些纸上谈兵的文章和武艺,他想要自己走出去,看看那外面的世界。

年初一,长庚独自跟着宫里来的祝小脚进宫给皇上拜年,照例是走过场。

然后他在侯府逗留到了正月十六,让厨房煮了一碗长寿面,端回屋里自己吃完了,随即平静地宣布了一件又把侯府上下炸翻了的决定。

长庚道:“我打算去护国寺住一阵子。”

说完,他看着老管家惨绿惨绿的神色,又补充道:“王伯放心,我不出家,就是想跟着了然大师修行一阵,顺便给义父祈福。”

老管家:“……”

他老人家还能说什么呢?只好准备好香火钱,忍着胸口疼,派人把长庚、葛胖小和曹娘子三个送到了护国寺。

这一年,侯府的老管家觉得自家那森严威武的大门保不准就是被什么蛮夷巫蛊诅咒了,进了这个门的,别管是自己家里生的还是从外面认的孩子,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老管家至今记得顾昀小时候的怂样子,他好像一条被伤害过的小狼,不分青红皂白地仇视周围所有的人。

那位好不容易磕磕绊绊地长大了,能顶门立户了。

又来了一位更让人琢磨不透的。

顾昀走后,长庚就过上了整天往护国寺跑的日子。

爱跟谁玩不好呢?天天往庙里钻,四殿下李旻真是不出门则已,一出门目的地就不同凡响。

老管家愁肠百结,每天都担心长庚要剃度。

但他知道,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是最听不得老人劝的,何况长庚也不是他带大的,老管家不敢干涉他太多,便只好跑到曹娘子和葛胖小面前敲锣边。

曹娘子一听,把眼皮上的香粉都瞪下来了,怒道:“什么?那秃驴想勾搭我长庚大哥出家?”

世间模样端正的男子如凤毛麟角,大帅说走就走,到现在连人影子都不见一个,他身边只剩下长庚。长庚到了这个年纪,还有惊无险地没有长残的迹象,是多么不容易啊,居然还有变成光头的危险,当即,曹娘子就成了老管家的盟友。

第二天,他特意换上男装,死皮赖脸地非要跟长庚去瞻仰佛门圣地,临出门的时候对着门口的一对铁傀儡撸起袖子,做了个志在必得的手势。

铁傀儡不通人性,木然地注视着他蛇精般曲折离奇的背影。

不过当天晚上从护国寺回来,曹娘子就再也没提过“让那妖僧现形”的事,并从此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每天参悟佛法的队伍——无他,“妖僧”长得太俊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