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传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只见他门口站着一个一人多高的铁家伙,玄铁头盔下露着两只豆大的小圆眼,眼中冒着紫流金燃烧时特有的深紫色,显得格外吓人,足以担当深夜鬼故事的第一主角。

那铁家伙目视正前方,呆滞地越过长庚头顶,盯着他身后,提起的一只碗大的爪子,啄木鸟似的敲他的门,没完没了,根本停不下来。

长庚的三魂七魄还扑腾在半空中演绎何为神魂颠倒,没来得及清醒过来,一见此情此景,整宿都没能躺下的汗毛再次炸了起来。

他倒抽一口气,飞快地后退一步,一把拽下了门口的佩剑。

就在这时,顾昀从那铁家伙后面露出头来,兴致勃勃地问道:“好玩吗?”

长庚:“……”

好玩个屁!

“家将跟侍卫们不敢随意跟你动兵器,我听王叔说你每天自己在院里练剑,没个人喂招,怪无聊的,”顾昀一边说,一边在那铁家伙后颈上随意拨动了两下,可怕的铁怪物温顺地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钉在原地发呆,顾昀抬手摸了摸它的大铁头,对长庚笑道,“拿个‘侍剑傀儡’给你玩,好不好?”

长庚的目光不敢在他身上逗留太久,只好仰头端详那不动如山的铁怪物。

片刻后,他木然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玩它?”

真的不是被它玩吗?

顾昀将铁傀儡推到了长庚住的小院里,长庚有气无力地在后面跟着。

少年人做贼心虚,虽然堪堪保持住了面上的平静,却依然只敢在顾昀转身的时候,才一眼一眼地往他身上瞟,多看了几眼,长庚发现顾昀穿得格外清凉。

初冬的清晨已而是呵气成霜,顾昀身上居然只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夹袍,摆弄铁傀儡的时候微微弯了一点腰,那腰线似乎比长庚想象的还要细一些。

很快,长庚就意识到自己在看不该看的地方,连忙狼狈地偏过头,问道:“今天没出去?”

顾昀:“嗯,休沐。”

长庚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说:“你怎么穿成这样,不冷吗?”

“啰嗦,别学沈易,快过来。”顾昀冲他招招手,将铁怪物扳正,拍着它硬邦邦的肩膀道,“这是铁傀儡的一个变种,跟普通看家护院那种的不同,它又叫侍剑傀儡,京城中很多世家子弟习武练剑的第一个导师都是它,我小时候也用过——它会几套固定的启蒙剑术,身上有七个穴点,头、颈、胸、腹、肩、臂、腿,倘若你能刺中前四个中的任意一点,它都会立刻停下,但是触碰的如果是后三个,就要小心了,即便打到了肩臂穴,它还有腿能动,随时能撩你一下,要想锁住它,肩臂中的任意一穴与腿穴全部中剑才行,怎么样,试试?”

顾昀的讲解还没有一个屁长,三言两语说完,立刻进入简单粗暴的实践环节:“拿好你的剑。”

话音没落,铁傀儡已经动了起来,它双眼紫光大亮,蓦地上前一步,举剑下劈。

长庚不在状态,剑都还没拔出来,赶紧手忙脚乱地往后蹿了几步远。

铁傀儡却不给他留喘息的余地,一旦开启,立刻开始没完没了地追着他打,转眼已经将他逼到了院墙角。

长庚无处可避,只好狠狠一咬牙,双手执剑,自下而上挥去,两柄铁剑撞在一起,长庚手腕巨震,重剑直接脱手落地,他热汗刚去,冷汗又起,下意识地往后一仰——铁傀儡的剑停在他额头上一拳处。

剑刃上凝着一线冷光。

小院一片寂静,只有长庚剧烈的喘息声和铁傀儡身体里“隆隆”的动力响。

顾昀不置一词,也不上前指导,往院中石桌旁一坐,从怀中摸出一个小酒杯,将腰间酒壶解下来,拿被铁傀儡追得四处乱窜的长庚当下酒菜。

长庚余光瞥见那位大爷,整个人更不好了。

一方面,他像个刚刚长成的小孔雀,毛还没长齐,已经先起了一腔“给他点颜色看看”的抖毛之心;另一方面,他满心郁结,一看见顾昀就有点晕。

少年胸中的战意在燃气和熄火间来回摇摆不定,铁傀儡却不解风情,脚下喷出白色的蒸汽,无悲无喜地滑出了几尺远,侧身摆出起手式,再次剑指长庚。

长庚将重剑架在肩头,主动上前,脑子里拼命地回想着在雁回太守府上,顾昀用一把匕首弹飞他剑的那一招。

顾昀把玩着手中小小的酒杯,“啧”了一声,看得直摇头。

只见那两把铁剑边缘剧烈地摩擦,火花四溅,剑柄上再次传来让人难以承受的压迫力,长庚剑没到位,人力已竭,重剑再次脱手,甩出去三尺多远。

侍剑傀儡是陪练用的,不会伤人,目中紫光明灭几下,它将悬在长庚头顶的剑提走,再次滑步而出,换了个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