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驾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长庚叫不出口,来路上,途径所遇所有人都偷偷看他,那一波一波的目光快把他淹死了,可他依然看不出自己和龙床上那位有一个头发丝的相似。

他听见顾昀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不管真心还是假意,你就叫一声吧。”

长庚偏过头,看见了他小义父的眼睛,那双眼睛清澈得冷冽,不见一点泪痕——装的都没有,显得又漂亮又无情。

这看似总无情的人叹了口气,低声道:“算我求你了。”

长庚心里就算有再多的抵触、再多的想不通,听了这句话也就妥协了,他心道:“就当我这冒牌货给他当个安慰吧。”

他垂下眼,不怎么走心地搪塞道:“父皇。”

元和皇帝的眼睛突然亮了,好像把最后的生机攒成了一团贼光,烟火似的一并炸了个满堂彩。他看不够似的端详了长庚良久,才气如游丝地说道:“赐……赐尔名旻,望吾儿浩浩高朗,无忧无愁。一世平安,长命百岁……你有小名吗?”

长庚:“有,叫长庚。”

元和帝嘴唇微微掀动,喉咙里“嗬嗬”作响,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昀只好上前一步,将老皇帝扶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把一口老痰吐了出来。元和帝噎得直翻白眼,喘得直哆嗦,长吁短叹地躺倒回去,一只鸡爪子抓住了顾昀的手。

顾昀:“臣在。”

元和帝破风箱似的说道:“他的兄长们都大了,只有朕的长庚,朕不能看着他成人了……”

顾昀似有所感,与老皇帝的目光对上,苍老的与年轻的,泪痕未干的与不动声色的,他们只交换了一下视线,似乎飞快地就有了某种默契。

顾昀:“臣知道。”

“朕把这孩子托付给你,子熹,朕没别人啦,只信得过你,你要替朕照顾他……”元和帝声音越说越轻,嘀嘀咕咕地说了好一段胡言乱语,顾昀吃力地勉强从中辨认出他的意思,“朕要给他个王爵……你在什么地方找到他的?”

顾昀:“北疆雁回。”

“雁回……”元和帝低低地重复了一遍,“朕没有去过,多么远哪。那就……下诏,下诏封皇四子李旻为雁北王,但……咳咳……但不是现在,要等到他加冠……”

顾昀静静地听着,大梁朝一般单字为亲王,譬如二皇子便是封了“魏王”,双字皆为郡王,品级稍低,通常封的也都是远一层的皇室子弟。

元和皇帝:“朕不是委屈他,只是不能再护着他了,将来不能让他的哥哥们心生不满……子熹,你知道朕为什么非要他加冠后才能袭王爵?”

顾昀顿了一下,点点头。

长庚却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哑谜,一颗心不明原因地狂跳起来,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元和帝道:“因为朕要下旨,将朕的长庚过继给你,让他无品无爵地赖你几年,子熹,你要待他好,就算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别嫌他,他十多岁啦,烦也烦不了你几年,及至加冠,你就让他出门建府,到时候以郡王规格……地方朕都选好了……”

元和皇帝说到这里,一口气呛在了嗓子里,剧烈地咳嗽起来,顾昀想伸手帮帮他,被老皇帝挥开了。

老皇帝看着脸色莫名苍白的长庚,真是越看越伤心。

他心想,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在他身边呢?

为什么好不容易找回来,他却看一眼少一眼呢?

元和皇帝仓皇地将目光从长庚身上挪下来,像个懦弱的老男孩一样,对顾昀说道:“一路风尘仆仆,怪累的,让孩子下去歇着吧,朕再和你说几句话。”

顾昀把长庚领到门外,交给候在那里地内侍,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先去歇着,等会我去找你。”

长庚没吭声,默默地跟着领路的内侍离开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回他名正言顺地成了顾昀的养子,本来应该是件好事,他心里却莫名地高兴不起来。

可是金口玉言已定,这里容不得他拒绝,容不得他反抗,甚至容不得他多说一句话。

他只能身不由己地随着低头碎步的内侍从充满了药味与死气的宫殿中走开,走出几步,长庚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顾昀一眼。正看见顾昀侧身往回转,安定侯有一张可以入画的侧脸,宽大厚重的朝服裹在他身上,凭空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束缚感,看得人心口发苦。

“想什么呢?”长庚苦笑了一下,心里暗道,“你前几天还是个边陲百户的儿子,有个会玩命虐待你、给你下毒的娘,今天却成了安定侯的养子,这种好事做梦能梦得到吗?”

他就这么一边自我解嘲,一边对周遭的一切无能为力,十三岁的少年走过光线暗淡的宫殿长廊,一共九九八十一步,他走得终身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