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破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哥清早练剑,葛胖小本来做好了捧臭脚的准备,不料一嗓子好还没出口,先来了这么一出,当场给吓成了一只毛团鹌鹑,傻站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出。

长庚一大早就像没睡好的样子,脸色白里泛着点青,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深深地看了顾昀一眼后,他缓缓地垂下剑尖,克制地低声道:“是我一时失手,得罪侯爷了。”

顾昀蹭了蹭下巴,绷住脸不敢笑了。

他试探性地抬了抬手,想像往常一样搭长庚的后背,不出意料地被长庚躲开了。

长庚冷淡地说道:“侯爷里面请。”

顾昀尴尬地收回手,放在唇边干咳了一声:“长庚,等等。”

长庚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脚步下意识地一顿,只见顾昀回过身去,冲身后招招手。抬箱子的那几位立刻齐刷刷地走进来,把那箱子往院里一放,同时后撤,单膝跪了一排。

“大帅。”

顾昀伸手虚托了一下,示意将士们起来,然后亲自上前掰开了箱子上的锁扣,他的手按在繁复的锁扣上,像没诚意地拿着个破拨浪鼓逗小孩,还要故弄玄虚一样,回过头来冲长庚笑道:“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咔哒”一声箱盖弹开,葛胖小拉了长庚一把,见长庚一脸淡淡的,便自己按捺不住好奇,先上前探头一看,立刻惊叫出声。

只见箱子静静地躺着一具银色的重甲,通体无一丝杂色,线条流畅得近乎灼眼,美得吓人,同它比起来,那些蛮人们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重甲简直就像笨重的铁疙瘩。

顾昀颇为自得地说道:“这是我前一阵子托灵枢院的大师定做的,紫流金燃烧的效率比同等重甲高一倍,关节有加固层,不会像那些蛮子的破玩意一样被一枚袖中丝卡住,是个杰作,比我年轻时候用过的那套还要好得多,只是还没有名字……你也该是有自己大名的年纪了,可以把自己的小名留给它。”

长庚除了刚开始被重甲的光晃了一下眼之外,脸上就再没有别的表情了,尤其听见顾昀建议他给重甲取名叫“长庚”的时候。

“长庚”这两个字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脍炙人口了,秀娘胡格尔,顾昀,他们都对他那小名情有独钟。

被他当成亲娘的仇人临死前送给他一剂逼人疯狂的毒药,取名叫“长庚”,他本想要照顾一辈子的小义父化成泡影之前,送给他一副绝代无双的重甲,也建议他取个名叫“长庚”。

还有比这再讽刺的巧合吗?

总之,天赋异禀的顾大帅在自己也不知情的情况下,又一次成功做到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长庚长久的沉默弄得周围一圈人都不安起来,葛胖小迈着小碎步蹭过来,拉了拉长庚的衣角:“大哥,不穿上看看吗?我第一次见到重甲就是那天那群蛮子呢。”

长庚突然一低头,一声不吭地转身回屋,用力摔上了门。

顾昀嘴角的笑容渐渐有点发苦,站在院门口,显得有些无措,不过很快回过味来,自嘲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头回给人当义父,当不好,见笑。”

一位玄甲将士上前问道:“大帅,这甲……”

“放在……呃,给他放在外屋吧,回头把钥匙留给他。”顾昀顿了顿,好像打算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泄气道,“算了。”

他穿一身靛青的便装,衣衫单薄,人也未见得有多厚实,费了不少心思想来讨个好,偏偏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只好对着面前关上的门发愁,看起来有点可怜。

沈易目睹此情此景,忍不住腹诽道:“你不是狂吗,这回踢到铁板了吧?该!”

葛胖小心里有点难受,抓抓脑袋:“十六叔……”

顾昀在葛胖小额头上摸了一把,勉强笑了笑:“没事,你们自己玩去吧。”

说完,他转身大步向沈易走过来,强行将沈易拎出了老远,才低声咬耳朵道:“上次送他铁腕扣的时候不是挺高兴的吗,怎么这次不管用了?”

沈易往旁边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直言不讳讥讽道:“大帅,你是把人当棒槌吗,每次都出同一招?”

顾昀有点焦躁:“少说风凉话,那你说怎么办?”

沈易翻了个白眼:“你看,你在北疆搞了这么大的事,瞒了他这么久,他对你掏心挖肺,你呢?他现在都觉得你是装聋装瞎骗他——还有从小把他拉扯大的亲娘是个北蛮奸细,现在又没了,没准还是被你逼死的……”

“放屁,”顾昀截口打断他,“草原妖女那样的人,肯定是知道他们要事成才肯甘心自尽的,她要是早知道我在这,肯定明白他们没戏,才不会死呢。”

沈易将他这句话琢磨了一下,没明白这里头是怎么个因果关系,只听出了顾帅“天下英雄,舍我其谁”才是重点——什么叫“知道他在这,就明白自己没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