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敌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日统领城防的老兵姓王,在雁回城上虚度了大半辈子的光阴,没事喜欢喝点小酒,喝多了就聚众吹牛,老说他当年随顾老侯爷北伐过。

真的假的不知道,不过也不无可能——老侯爷也是人,也得吃喝拉撒,身边总得带个烧火做饭的。

不过再怎么不着调,老王也没敢在巨鸢归来这天喝酒,长官们都要依次列队,谁都怕出纰漏丢人现眼。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这天注定了不能平静。

老王仰着脖子望着冉冉升上天空的警报长哨,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哪个灌尿的小王八蛋不看日子,要撒酒疯到你家婆娘炕上去,放什么警报哨啊?真拿它老人家当钻天猴啦?”

暗河尽头有个等着迎接巨鸢的大池,外边用铁栅围着,铁栅本来已经打开了一半,拉铁栓的小兵被这突如其来的警报哨吓住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顿时不敢再妄动,又将铁栓重新卡住,于是那大铁栅不伦不类地半开半闭着,好像张着一张目瞪口呆的大嘴,刚好把巨鸢伸出来的蛟头卡住了。

等着从大船上卸紫流金的士兵们本来已经严阵以待,此时全都莫名其妙地探头往后看,负责领辎重的百户从怀中摸出个小铜吼,冲着放铁栅的小兵大吼道:“做什么白日梦呢?巨鸢都卡住了,看不见呀!”

他话音没落,巨鸢甲板上突然爆出一簇灼人的火光,巨大的白雾“呜”一声爆发出来,一支手臂粗的钢箭野蛮地冲上苍穹,在一片惊呼中,锐不可挡地射中了空中嘶鸣尖叫的警报哨。

警报哨瞬间吹灯拔蜡地闭了嘴,在空中停顿了片刻,笔直地掉了下来,周遭先是一片寂静,随后“轰”一声炸了锅。

“白虹箭!”

“怎么回事?谁启动了白虹?船上的人是疯了吗?”

“造反啦!这是要干什么?”

“白虹”是一种机械巨弓,弓整个张开后有七丈长,只有巨鸢这样的庞然大物才装配得下,这样可怕的武器当然不是人力能驱使的,弓下装着烧紫流金的动力匣,蓄满长弓一箭射出去,能刺穿几丈宽的城门。

听说巨鸢滑过天际,白虹纷纷落下时,地面上如见天罚,重甲也无可抵挡。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老王一把抢过一只“千里眼”,把脖子伸成了一只老乌龟,喃喃道:“乖乖隆冬呛……这不能玩了,快!快报郭大人和吕都尉,快去!”

他话音未落,巨鸢上本来已经熄灭的火翅齐刷刷地亮了起来,燃烧的紫流金缺少预热,发出一声含着爆破声的嘶吼,那巨鸢就像一只苏醒的怪兽。

老王眼睁睁地从千里眼中看见巨鸢的甲板翻了过来,一排身着重甲的将士森然列队,粼粼重甲如河面波光,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那种无声的压迫感。

为首那人推开重甲的面罩,露出一张刀疤丛生的脸。

老王悚然一惊——这是一张生面孔,怎么混上巨鸢的?

刀疤脸突然笑了一下,仰天长啸,那啸声竟能刺穿机械的轰鸣,声如狼嚎,他身后所有身着重甲的武士做了同他如出一辙的动作,狼嚎声此起彼伏,像是裹挟着一整个冬天的饥饿的狼群,贪婪地露出致命的獠牙。

追着巨鸢看热闹的人群中不知是谁爆出了一嗓子:“蛮人!”

这可捅了马蜂窝。

周遭十几个城郭乡村的百姓都聚在了这里,男女老幼什么人都有,一时全都成了尥蹶子的山羊,惊慌失措地四散奔逃,其间推搡拥挤踩踏无数,连街上当值小兵的战马都给他们冲撞得嘶鸣不止。

老王一步跳上城楼瞭望塔,抽出腰间长枪,抬手捅向塔顶的“金匣子”。他知道,那金匣子里装着点长明灯用的紫流金,倘若运气不错,引燃得当,能将瞭望塔的塔顶当成警报哨炸上天。

这吹了一辈子牛皮的老兵一枪捅破金匣子一角,呛人的紫流金倾泻而出,他哆哆嗦嗦地从怀中抽出火折。漫天的狼嚎声中,那火折子囫囵个地甩出了几个火星,被那双苍老的手塞进了金匣子中。

金匣子中的紫流金洒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沾上明火后立刻剧烈燃烧起来,灯塔的通气口堵着,只有几丝蒸汽呛咳出来,眼看就要爆炸——

下一刻,又一支白虹箭以贯日之势冲了上来,正钉在老王胸口,血肉之躯顷刻间分崩离析,白虹之势丝毫不减,卷着老兵的残骸冲到了瞭望塔边缘,高塔一声巨响后自高处崩塌,碎石滚了一地,地上从官兵到百姓无不奔逃。

与此同时,塔尖那燃烧的金匣子终于尖鸣着冲上了天空,不祥的紫光一闪而过,在半空中炸成了一朵巨大的烟花,点亮了半个雁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