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是一条乡镇常见的土路,路边有树,还有排列得十分艺术的羊屎蛋,并无特异之处,除了格外的颠簸。褚桓踩下刹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车速原本并不快,他技术过硬,停得也很平稳,但即使这样,还是带起了扬尘三丈。

褚桓坐姿略有僵硬,他按下雨刷,刷了刷玻璃上的浮尘,扭过头问南山:“在这附近吗?”

车是老王留给褚桓开的,一部半旧的中档家用小型SUV。南山这辈子乘坐过的最先进的交通工具,就是那辆行走山间四处漏风的大巴,这还是他第一次坐私家车——特别他坐在副驾驶,第一次能近距离地观察这种四个轮子的车是怎么开走的。按理说,南山这个见了立拍得都会大惊小怪一番的人本应好好新鲜一下,但他此时也不知中了哪门子的邪,注意力半点都没有放在车上,一直在看着褚桓发呆。

褚桓只好重重地干咳了一声。

“嗯……”南山一激灵,黑亮的眼珠这才如梦方醒地转了个万变不离其宗的圈——从褚桓身上移开,上下左右移动一番,最后依然落回到褚桓身上,并且不肯再错开了,南山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连忙清了清嗓子,“咳,你说什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褚桓终于忍无可忍地叹了口气,捏住南山的下巴掰到一边:“你能别这么饥渴地盯着我看吗?”

南山立刻从善如流地收回视线,这一回他的目光无处安放,只好游移不定地四处飘忽,飘着飘着,他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控制不住地微微提起,又似乎是怕被人发现,一察觉到,立刻又勉强压下,以示自己并没有忘形。南山的头发扎在身后,露出了鲜红似血的耳廓。他生动地给褚桓表演了一回什么叫做“面红耳赤”。

褚桓本以为自己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的一张脸皮,没想到此时在小小的密闭空间里,却不可避免地被南山传染了一身不自在,一时间竟有些尴尬起来,特别是他因为肌肉酸痛,一条大腿根部仿佛还在隐隐抽筋的情况下。

年轻人……某些方面实在不大好应付。

南山原本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的外面的世界,但是此时靠近边境,他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兴趣没有那么大了,比起外面,他反而是恋恋不舍地想在车里多坐一会。尽管他被迫把目光转向了其他地方,但心里知道褚桓就在身旁,他能听见褚桓的呼吸声,甚至仿佛能敏锐地感觉到那人身上的温度。南山简直像中了什么毒似的,双脚从头天晚上开始,就没能落到地面上,始终是飘在棉花里,深一脚浅一脚的,他正处于某种没有道理的亢奋中,褚桓无论做什么——哪怕只是稍微抬抬手,都好像能最大限度地搅动他的心绪。

而随着他心情躁动,反光镜上挂着的串珠和平安无事牌也跟着无风自动地晃荡了起来,车内仿佛有一股四处游走不肯停歇的气流,时而从褚桓的脸上与颈上蹭过。褚桓被他无端蹭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怀疑长此以往下去,自己会再也无法面对各种风扇和鼓风机。

褚桓一把抓住南山的手腕,车里的小风倏地散了:“行了,不准骚扰司机。”南山不言语,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褚桓被他看得没脾气,解下自己的安全带,倾身在南山额头上亲了一下,伸长手臂越过他,顺手打开了那一侧的车门:“你不是一直想试试自己能不能过边界……”

南山仿佛被按下了某个不能碰的开关,一把将褚桓拉了下来,方才已经散开的小风重新聚拢,形成了一大圈看不见的绳索,不知是有意是无意,把褚桓从头到尾绑了个结实。守山人的确是个热情奔放的民族,哪怕他们的美人族长看起来很矜持。

褚桓:“……车门还开着呢,族长。”

南山硕果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把手往褚桓衣服里伸,他只是仿佛食髓知味似的抱着褚桓腻歪了好一阵子,像个急着确认自己领地的动物,在褚桓身上闻来闻去,低声说:“你是我的了。”褚桓第一次知道自己能这么招人喜欢,心里一片温软,没有人不愿意被别人重视——何况是被南山这样的人视若珍宝。

当然,这个喜欢的方式和他预计的很有些差别……一想起这个,褚桓的心情又有些微妙。

褚桓好不容易从南山怀里挣脱了出来,整了整衣服,尽量想把话题拉回到正经的方向:“你真的不下车看看吗?”南山:“嗯,不用。”

褚桓有点诧异:“为什么?”南山:“……因为已经过了。”

片刻后,他又仿佛有些赧然地低下头:“我……我刚才净顾着……唔,没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