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大爷,你准备非礼我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就像是一次水与火的交锋,整个世界藏的污与纳的垢,都仿佛被彻彻底底地涤荡了一回。

这一片黑暗了不知多少年的大陆上,亮起的光点越来越多,到最后,大地都仿佛陷入了一片悄无声息的火海里。

那火在没有旁观者的情况下,足足烧了三天两夜。

第三天傍晚,大海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叹息,那圣洁如玉的白色种子终于在火焰中落成了一团灰烬,而随着它尘埃落定,“沉星岛”上参天的巨大植物在海水之巅痛苦地颤动片刻,随即轰然倒塌。

盘踞在这个世界的阴影根源,在烈火中分崩离析。

当圣火燃起的时候,一切失去,都将重获新生。

刺眼的夕阳降临在遥远的海平面上。

映得万里河山一片血色。

又过了三天,海岛附近开始有海鸟鸣叫的声音,浅海处间或一个小小的水花,有鱼群从下面逡巡而过。

这时,一条只有拇指粗的小青蛇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自不量力地摆动着面条似的身体,企图在海水中招摇而过。

不过大海从来都是表面平静,谁游谁知道。

这条还没有海带粗的小蛇很快遭到了大海风浪无情的嘲讽,它的航线完全是布朗运动,时而被冲向那边,时而又被冲向那边,冲得它晕头转向,最后干脆气呼呼地把自己盘成了一个首尾相连的圆环,破罐子破摔地索性随水流浪去了。

它就这么随波逐流地飘了不知多久,忽然被什么东西拦腰截住了。

小青蛇撞在了一根碧绿的藤蔓上,它吃了一惊,七荤八素地仰起头,伸出蛇信左右探了探,估量了一番这青藤的高度和宽度,感觉自己整个盘上去,恐怕也围不过一圈,于是果断抛弃了作为毒蛇的尊严,彻底化身成一条菜青虫,扭着虫子步往上爬去。

青藤仿佛无根,静静地盘踞在海水山附近,在风浪中独树一帜地岿然不动,顶端开着一朵殷红的花。

每一片花瓣都有近两米来长,时而被海水溅几颗水珠,乍一看仿佛被撒了一圈碎钻。

小青蛇吃力地顺着花瓣边缘,一瓣一瓣地爬了上去,在花心处看见了一个将自己蜷缩起来的男人,那人脖子上还带着一颗平平无奇的小核桃。

它就仿佛找到了终点,心安理得地爬过去,窝在了那人身边,在海风中借着人体的温度取起暖来。

至于褚桓,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每个人,大概都会在某一时、某一刻、某一种情况下,生出一个如同普世疑问的迷惑: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成功的是我?为什么失败的是我?我什么走运的是我?为什么倒霉的是我?

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人,为什么有些事偏偏落在我头上?

可能恰恰是因为有这个疑问,求神拜佛的香火行才能那么经久不衰。

一直以来,褚桓都相信老山羊的话,觉得自己的出身与神秘的离衣族有某种联系。

闲来无事的时候,他脑洞一开,还考虑过很多十分猎奇的剧情,比如南山的人渣老爸在边境弄来一堆被拐卖儿童,搞人体实验,后来他东窗事发,被老婆干掉,解救出来的儿童让当年恰好在附近工作的褚爱国领养什么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可是原来他跟守山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个被美色所误的路人甲。

那么第一代守门人严正的警告,又是怎么被扭曲成“涉水而来的救世主”的呢?

褚桓思考了一会,想通了,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里,人们是需要这样一个救世主的,这样,即便是在最绝望的境地里,在闭眼前的一瞬间,他们也能心怀某种被拯救的希望,因此能生死无畏,也无牵挂。

那些舍他而去的王八蛋们恐怕潜意识里都是这么相信吧?

褚桓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他动不了,感觉不到外界的阴晴冷暖,但是意识一直在活动,有很长的时间来思考一些问题。

他觉得很累,也很倦怠,更要命的是孤独。

说到底,只有他年不少,人轻狂,从头到尾不肯相信有什么救世主,所以只好被人赶鸭子上架,亲自当一回救世主。

褚桓也不大关心自己是死是活,但是很想像那个第一代守门人一样,拉风地把意识撒得到处都是。

他猥琐的内心都打好了算盘——褚桓准备中午出去溜一圈,挨家挨户看看大家都吃什么,傍晚出去溜一圈,偷看漂亮小姑娘或者小伙子洗澡,晚上再出去溜一圈,到别人屋里参观高清□□的夜生活。

不过他的愿望实在有点难登大雅之堂,因此没能实现。

褚桓的身体一动不能动,意识也一动不能动,仿佛被烧成了一截枯槁的黑炭,有生之年再也没力气赶惊蛰嫩芽生的时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