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我真的是个直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石头上突如其来的刻字如闹鬼,成功地把方才还在大杀四方的汉子们全体镇住了。

那人写得一笔一划,力透石背,艰涩处摩擦出让人牙齿发酸的“吱吱”声,将“小心”这个词一连写了三回,字迹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越来越潦草,最后几笔几乎连跑再颠起来。

有点凄厉。

南山悄无声息地摆摆手,走到石头下面,缓缓地伸出手,胆大包天地在最后一笔处当空摸了一把,不知他摸到了什么,那字迹戛然而止,只有巨石上的刻痕中,还有一些碎在里面的石头屑。

南山:“谁?”

没有回答,四下空茫寂静一片。

再不怕灵异事件的人,在闹鬼的铁证面前,也禁不住脊背发凉起来,褚桓只觉得黑暗深处有一双不知是敌是友的目光,仿佛是一直注视着他们。

电光石火间,褚桓脑子里闪过两个一直以来都在他脑子里萦绕不去的问题:

当年……是谁把陷落地的消息传出去的?

“它”真的是一个整体吗?

褚桓轻声问:“小心什么?你是谁?”

这一次再也没人应答了,对方仿佛打定了主意不再诈尸。

石面上的文字是正宗的离衣族文字,写得很标准,至少比褚桓这个后天成才的标准多了。

那么这是写给谁看的不言而喻,而一连三个“小心”的警告,但凡眼睛没问题的都能看出其中的焦躁和惶恐,肯定不是敌人的挑衅和恐吓。

这个潜藏在暗处的……不管是人还是什么别的东西吧——似乎是想帮他们的。

褚桓弯曲食指,在巨石上轻轻地叩了叩,坚硬冰冷并非作伪。

“山谷中的村民们让我们窒息,巫师能爆发出不烫人的火……我们还被那些牛鬼蛇神追杀了一路,”褚桓缓缓地蹲在巨石面前,百无禁忌地往那“闹鬼”的巨石上一靠,喃喃地说,“这说明什么?”

问完,他并没有等别人的回答,自问自答起来:“这说明在陷落地,有一种规则——他们的意识能实体化。”

南山皱皱眉:“你是说心想事成?那我们为什么不行?”

“宝贝,那是因为我们在规则之外。”褚桓低声说,“我们没有被吞噬,所以意识是被隔离在‘它’之外的,但……”

但无论是无意识地参与围殴他们的傀儡们,还是有意识和他们沟通的巫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身体在附近。

褚桓此刻四下张望,甚至爬上了大石头,将权杖上的火举得更高些,依然没有发现附近有人——类人的都没有。

“我说一种可能性,不见得是对的,”良久,褚桓开口说,“我在想,被‘它’吞噬的这些人,是不是也分为不同的等级?”

刚开始他们见到的人懵懵懂懂,基本上只会尖叫。

后来遇见的则一个比一个厉害,从让他们窒息的,到追着他们打的……

如果鲁格带路带得没错,那么呈现出来的规律就是,越靠近沉星岛,被吞噬的人的等级就越高。

“如果真有那么一种等级,我觉得这个在石头上刻字的人等级一定很高,至于高到什么程度……”褚桓顿了一下。

一直让他唱独角戏的袁平这时才好像稍微回过神来。

袁平凉凉地接话说:“越接近沉星岛,意味着被吞噬的时间就越长,假设这个在石头上刻字的人是跟我们一伙的,那他是怎么在不死的情况下,保持了这么长时间的意识的?”

袁平大概心里烦乱,说着说着,语气也跟着冷淡了下来:“说不通,你快别扯了。”

褚桓:“那倒也不一定……”

他话音没落,就被袁平不耐烦地哼了一声,打断了。

褚桓白了他一眼:“你丫吃枪药了?如果这个刻字的人没有被吞噬呢?如果这个刻字的人根本就是属于‘它’的一部分呢?”

袁平愣了愣。

他们之前还在讨论,这个“它”是一个整体,还是由几部分组成,要是“它”真的不是一个单一的意识,也不是没有互相内斗、左右互搏的可能性。

鲁格静立一边,好似完全没有跟上他们俩这狂奔的思路,思绪还停留在上一个问题上,直到南山招呼他走,鲁格才好像反应迟钝一样,抬头问:“也就是说,只有被吞噬的人,才能利用这里的规则?”

袁平不怎么自在地避开他的视线,语气平板地给了解答:“对,不过那首先要保证自己的意识还是自己的,而不是变成‘它’的傀儡。”

鲁格听了,没什么表情地点点头,一脸“朕知道了”的淡定,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弓箭,若无其事地抬腿往前走去。

袁平却终于忍不住了,接连偷看了他们族长好几眼之后,紧走几步,跟在鲁格身边,低声下气地干咳了一声:“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