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从来不哭的男人的眼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褚桓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边掠过,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来不及了!”

可是乌鸦嘴话不出口也功效卓着——下一刻,耳畔哭泣声仿佛装上了扩音器,而身在其中,褚桓发现自己无法呼吸了。

刚开始,他的胸口里好像被堵上了一层未知的膜,呼入的空气塞在气管里死活不肯再往下走。

再后来,空气好像成了一团泥,仅凭鼻息的微末力量是无论如何也吸不上来了。

并不止他一个人这样,褚桓看见不远处的袁平双手紧紧地扒住自己的胸口,像一条脱离了水的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而这人在这节骨眼上,竟然还颇为心大地停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心存侥幸:“如……如果这个世界是……是唯心的,是不是……”

褚桓一看他那德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袁平异想天开,打算通过“想象自己不需要呼吸”,进而达到真的不必呼吸的龟息状态。

不过看来恐怕他龟息不成,归西倒是不远了。

褚桓心想:“是个屁啊,傻逼!”

他和鲁格心有灵犀似的一人揪住袁平一边的肩膀,强行把他拽起来拖着走了。

随着呼吸越来越艰难,褚桓眼前已经开始发花,他知道,脑缺氧不用多长时间,大脑就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就算不当场吹灯拔蜡,也得在这鬼地方变成个植物人。

可他们应该往什么地方跑?

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褚桓手上的绳子突然被人猛烈地拉了一下,他一回头,只见南山冲他打了个手势,顺着南山的视线望去,褚桓看见那长满了死人栽的果树的山林中竟然仿佛有风,成片的树梢在那里齐刷刷地摇动。

但是这里怎么会有风?

事出反常必有妖,褚桓第一感觉就是不对劲,但他已经没空沿着第一感觉细想了,再迟疑不决下去恐怕就得憋死在这了。

一行人别无他选,只好奋力向那片果林冲了过去。

此情此景要是说得邪乎一点,就是这果林里好像有一层诡异的结界,人在踏入其中的一瞬间,就感觉微风拂面而来。

褚桓只觉得自己的肺好像一只被抽成了真空的塑料袋,剪开一条缝隙以后迅速鼓胀起来,几乎是把他从死亡的临界线上生硬地反弹了回来。

褚桓眼前一黑,直接跪在了地上,耳畔嗡嗡作响,心跳如雷,此时,别说让他仔细思量这风的由来,他整个人都是没有意识的,全屏一股精神撑着没趴下。

果林中的风不是普通的风,极凉,极凛冽,乍一吸入,像一口刀子一样长驱直入到他的肺里,褚桓剧烈的喘息后又是剧烈的咳嗽,咳得他嗓子眼里满是血腥味,捂都捂不住。

南山踉踉跄跄地过来,没轻没重地端起褚桓的脸,那手掌因为薄茧横生而显得有些粗粝,他仿佛寻找什么心理安慰一样抱住褚桓的脑袋乱摸一通。褚桓的胸口不受控制地起伏,捉住南山的手腕,只是说不出话来,他的手好像再也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软绵绵地靠在了南山身上,狠狠地汲取他身上那一点人体的温暖。

鲁格忽然在他身后开了口,此时,连守门人族长都在狂喘,声音显得断断续续的:“怎……怎么会有风?这不是陷落地吗?”

“不知道。”南山恢复得比较快,伸手把褚桓揽在怀里,拍着他的后背,“我怕这里的风没有好风——你好点没有?”

褚桓摇摇头,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扶着南山的胳膊站起来,感觉腿还是软的:“你……你们……守山人的身体素质简直逆、逆天……”

这句无意的话也不知投了什么缘,反正轻而易举地就讨好了南山,在这么险恶的地方,南山那怀着隐忧的心情奇迹般地变得舒爽了一些,微笑着摸了摸褚桓的头发。

袁平死狗似的双手撑着膝盖,把自己弯成一只大虾米,虚弱地问:“咱们绕路吗?”

“绕。”南山正色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无声自摇的果林,“不过就算绕了路,也难说前面会遇到什……”

他话音没落,一阵狂风骤然席卷而来,这风来得毫无缘由,直奔主题——守门人族长权杖上的火苗。

南山当时的反应不能说不快,他猛地背过身去,用后背挡住了那阵狂风,权杖上的火苗剧烈得颤动着挣扎起来,却还是越来越弱——风仿佛有意识,无来无由,无孔不入,在南山面前嚣张地卷了个圈,依然不肯放过权杖上摇摇欲坠的火苗。

褚桓几乎怀疑这是陷落地给他们下的套:先让他们窒息,再逼着他们心无旁骛地向着有风的地方跑,最终目标是趁他们劫后余生心情放松的时候,一举消灭他们的保护伞——熄灭权杖上的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