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怎么又是你拉仇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个疑问在褚桓的大脑里像一道霹雳似的滑过,饶是他再镇定,那一刻也不寒而栗了起来。

是啊……那是为什么呢?

要是换成个心大的主,估计这么一想能想出好多种理由——例如这个世界人口出于某些自然或者行政原因不能随意流动,例如这边的人对神山充斥着某种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甚至干脆是陷落来得太快,大家来不及跑而已。

然而不幸的是,褚桓本身就属于那种想得很多的人——无论是在大事还是在琐事上。后来因为工作需要,他把自己锤炼成了一个假外向,但伪装的假象非但没能改善他的多虑病,还给他添了“阴谋论”与“被迫害妄想症”的彩。

他蹲在那少女旁边,能看清她每一根睫毛,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其实他们很早以前就已经在陷落地里了,他所有的经历、种种的抗争,其实全都是幻觉呢?

这念头一冒出,褚桓“腾”一下站了起来,不知是他站得太猛了还是怎么的,他眼前突然一黑,有那么一瞬间,南山、鲁格、袁平……他们全都不见了!

褚桓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恐慌过,好像被人扒开胸口,直挺挺地塞了一捧干冰。

他自以为稳定的心理状态如一串掐头去尾的多米诺骨牌,一有风吹草动,即可崩塌得势不可挡。

同时,褚桓心里有一个可怕的声音在对他提出种种质疑,到最后几乎魔怔了起来:

当着他面咽气的人怎么会重新活过来?

水里为什么会生出三年前的故人来?

还有……一直以来他仿佛都注定了孤家寡人一辈子,怎么可能会有南山这样一个人不计后果地来爱他呢?

就在这时,一道强光忽然在他眼前晃过,褚桓猛地被人提起来往旁边拉了一步,他下意识地伸手遮了一下眼睛,就方才那么一呼一吸间,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褚桓如梦方醒,心悸如雷。

在其他人看来,褚桓好像只是弯腰打量了一下不小心被袁平踩了的人,也不知他看出了什么玄机,眼神忽然就放空了,随后他诈尸一样地站了起来,还没等别人问他怎么了,就只见那包围着他们的阴翳突然强行突破了权杖光圈的保护,奔着褚桓伸了进来。

南山一把拽过了他,火光横扫,短暂地逼退了那道阴翳。

“褚桓!”

褚桓狠狠地一激灵,散乱的眼神这才重新聚焦,南山手上还带着褚爱国给的那枚戒指,他手劲太大,隔着薄薄的衬衫,戒指卡在褚桓身上,褚桓觉得有点硌得慌,但那么真实。

褚桓狠狠地一捏自己的眉心,回过神来。

别的不说,但南山怎么可能是幻觉?

自从他们走进了陷落地,数月以来,在他们周围笼罩的阴翳一直沉寂,于火光之外和他们相安无事,却在这时忽然之间发起疯来。

南山的手稳当得很,当然不会平白无故地颤动,但那光影的分界线无风自摇,好像一层又一层古怪的水波,等待着他们稍有松懈,立刻就要席卷上来。

一时间,少女大妈全都顾不上了,四个人只顾看着脚底下,南山还是保护欲过度,纵然有绳子绑着,手却怎么也不肯松开褚桓,只是沉声问:“你怎么了?”

褚桓:“没什么,这几天太紧张,刚才又被那姑娘吓了一跳,出现了幻觉。”

南山的手一紧,明显不接受这个说法——褚桓又不是没见过那几个老兵,怎么会被一个小姑娘吓着?

袁平一脸严肃地观察了片刻,忍不住有些奇怪地说:“等等,你们看,这个蠢蠢欲动的影子边,好像主要针对的是褚桓。”

果然,那不自然的晃动的光影边界线时而拗出一个突,虽然很快就会在权杖火光下消失,但几次三番反复这样,就有一定的指向性了。

袁平:“什么情况?”

刚才那个“所有人都是不存在的,所有人都是他自己脑补出来”的幻觉实在是一口大锤,砸得褚桓到现在没缓过劲来,用老话说,他此时是三魂飞了七魄,还没有来得及挨个拽回来归位。

因此褚桓苦笑了一下,干巴巴地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难道是因为我太帅了?”

他一句话出口,南山只听了个音就已经察觉到了异状,一摸褚桓的手,果不其然摸到了一把冰冷的冷汗,他甚至觉得褚桓的手在微微颤抖。

南山一皱眉,把族长权杖往褚桓手里一塞:“你来拿。”

一时间火光大炽,立刻将褚桓身边一片地方照得如同白昼,围在他身边蠢蠢欲动的影子无可奈何地退开了些。

南山:“这地方不对劲,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