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山门……山门要关上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时最可怕的是混乱,但最有利的也是混乱。

山门下满是捂着眼睛在地上打滚的穆塔伊,扁片人光是被自己养的怪兽压死就损伤了无数,他们赖以生存的指挥号角在职业噪音师音兽的搅合下早已经失灵,黑乎乎的穆塔伊完全失控,像一堆没头没脑的蟑螂一样漫山遍野地乱窜。

音兽和食眼兽则开始互相挠,音兽被食眼兽晃瞎了眼,疼得嗷嗷乱叫,因为是真疼,所以哀嚎也十分真挚,食眼兽虽说皮厚,耳膜上却没镶铠甲,被一波一波的声波死命的扫,本来就泥水咣当的脑子更加晕晕乎乎,开始在原地不停地打转。

更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在山门下乱滚,仿佛集体感染了狂犬病,不管遇到什么障碍物,全都爪牙齐上。

这样一来,相比那次扁片人率领大批穆塔伊围山,这一批敌人虽然单兵作战能力逆天,但显得颇为无组织无纪律。

没到山门下,它们已经自己和自己掐了起来。

但是此地毕竟环境险恶,形势复杂,怪物们虽然内耗严重,但它们共享着同一个诡异的目标——死也要冲上山。

它们千军万马过独木般地撞向山门。

任何生物的本能一旦大爆发起来,那战斗力都是无与伦比的。

守门人族长鲁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都在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加上守山人助拳声势浩大,他们很快准备好了巨石数批,在插满了荧光骨头的山门下一波一波的往下砸。

一时间尘嚣四起,浓重的血腥味呛得人几乎喘不上气来,尽管这样,那些怪物与野兽依然前仆后继,悍不畏死。

一波一波的怪物爬到山门,被人们徒手砍杀出去,可是这怎么杀得干净呢?

当下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人力有尽,连续几个小时,就算挥的是空刀,手也快要累断了。

当天日落时分,规模最大的一波音兽赶到了山门口。

食眼兽在速度上略逊一筹,两种怪物在互掐中渐渐分出了层次,音兽很快将食眼兽远远地甩下,开始冲击山门。

那蛇不蛇,蜥蜴不蜥蜴的大爬虫一声吼能动地惊天,远距离耳塞尚且有些作用,面对面的情况下音波的攻击无法抵挡,顷刻间就横扫了周遭一片。

一个扁片人被自己发了疯的穆塔伊坐骑撞死在了墙上,褚桓蒙着眼睛的时候,手掌无意中从山岩上摸索而过,当即蹭到了一手脑浆。

但他已经顾不上洁癖了。

多只音兽近距离环绕立体声的滋味,不是他一只脆皮狗担得住的,撑了没多久,褚桓就有种刚刚遭遇了车祸的错觉,他的头剧痛,平衡感也遭到了同样的破坏,听力严重下降,整个人无论是直觉还是反应速度,都已经明显跟不上节奏了。

褚桓怀疑照这样下去,自己会在各种极端环境的磨砺下,最终从凡胎进化成一个摔不死打不烂的超人小强。

上一次他们几个人从怪物的包围圈里逃出来,就近乎是九死一生,这一次的任务目标却更加苛刻,整个山中,山门是唯一一道关卡,所以他们绝对不能后退,退后一步就再也没法收复,到时候他们面对的将是不可想象的绝境。

褚桓意识到这个问题后,突然破釜沉舟地一把拉下自己的眼罩——既然是绝地,那就只有孤注一掷了。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地带好什么防护工具,熬时间是没用的,他们没有后援,眼下只有跟敌人你死我活一条路——而再强壮的人,又怎么能熬过这些皮糙肉厚的怪物呢?

一只领头的音兽巨硕得惊人,简直是一头霸王龙的体格,就在褚桓摘下眼罩的一瞬间,它已经在距离褚桓不到十步远的地方,拦腰将一个守门人咬住,高高举起。

褚桓一只耳朵里的塞的布耳塞已经被他自己的血浸湿,黏在了里面,对周遭声音近乎失聪,可他却依然感觉自己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是利齿嚼碎了骨头。

那守门人想必是死透了,满面烟尘血污,早已经看不出是什么模样,他手里的长刀落地,砸起一片浮土,几乎糊住了褚桓的眼睛。

除了袁平,褚桓与守门人一族来往并不密切,他本身就不喜欢往人堆里凑,又总是觉得这些圣泉里爬出来的“山精们”都同他们首领一样,待人冷冷的。

他能认得出的守门人不多,然而此时,他认出了那把掉在地上的刀。

刀柄上有一个记号似的小弧,他见过——就是南山受伤那天,帮他引路打水的小伙子手里拿的。

褚桓还没来得及打听人家叫什么。

褚桓俯身捡起了那把长刀,刀身重得不太趁手,得双手才能拎起,一只被音兽的咆哮声吼得发疯的穆塔伊正好蹿到他身后,褚桓猛地一侧身,刀柄在旋转中重重地一别,将那“疯狗”横削了出去,而后他一脚踏上面前一块巨大的山岩,三步起跳,落地点无不精准,最后他的脚尖踏在一棵根部虬结的大树枝干上,一跃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