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死地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褚桓将铁架和盘子收拾干净,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把手洗了洗,就轻描淡写地对南山点了个头:“行,你休息吧,我走了。”

他的态度太平静了,仿佛只是闲来无事随便来串个门,串完门拍拍屁股扭头就走了。

南山顿时无从招架,直到褚桓影子都看不见了,他还呆呆的没反应过来。

褚桓以前懒洋洋的,成天吃饱混天黑,但那并不代表他不会琢磨人,只是一直以来没什么人好让他琢磨的,眼下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南山,总算让他一颗生锈的揣摩之心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他先前担心南山发烧,一天一宿没敢没合,这期间,褚桓除了洗洗涮涮之外也没什么事干,只好一边鸡啄米似的打瞌睡,一边在半睡半醒间处心积虑,算计着他坎坷的情路。

褚桓的思路比较清晰,像南山这种意志格外坚定的人,但凡他决定的事,都很有些“磐石无转移”的决断,别人反对一次,南山大概就会重新坚固一次决心,时间长了,他那想法恐怕就真的坚不可摧了。

还不如先晒着他,用忽冷忽热搭配欲擒故纵,给那固执的族长留出充足的空间,供他胡思乱想。

当然,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尽可能地收集陷落地的信息,万一他真的一个没玩好,不小心死在了陷落地,那再多的策略都是白扯。

褚桓拎起烧烤架子,打算上山找长者,却在半路上碰到了袁平。

“哎,那谁,跟我走,我们族长让我来找……”袁平的话音忽然戛然而止,他的目光碰到了褚桓手里的烧烤架,当即眼都直了,顿时把正事忘了个干干净净,“我操,这是什么?”

褚桓眼皮都不眨地扯谎说:“自己做的杂物台。”

袁平愤怒极了:“放屁!油还没刷干净呢!”

褚桓假装没听见,老神在在地问:“你们族长找我?他在哪?”

袁平幽幽地看着他:“吃独食者死。”

褚桓:“在圣泉那边还是在山门上?”

袁平:“吃独食者孤独终老。”

褚桓停下脚步,岿然不动地沐浴在袁平怨恨的目光下,终于,袁平那硕果仅存的理智艰难地冒出一个头来,他不情不愿地给褚桓指了路:“山门第一关卡。”

褚桓掉头就走,健步如飞,那袁平不依不饶地追在身后,嘴里嘤嘤嗡嗡如念紧箍咒:“吃独食者会有报应的。”

褚桓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袁平灵机一动,脱口说:“吃独食的当心一辈子被人干!”

褚桓:“……”

他就这样领着一只乌云罩顶的袁平,来到了山门最前锋的第一关卡处,鲁格已经等在那里了,守山人那山羊脸的长者也在。

褚桓正要上前,突然听见头顶传来一阵“嘶嘶”声,他一抬头,险些和一只拳头大的蛇头来个贴面。

饶是褚桓不怕蛇,脚下也情不自禁地退了半个台阶——那蛇有人手臂那么粗,软绵绵地攀爬在山岩上,像条绳子一样垂下来,三角的脑袋一下一下吐着蛇信。

这么大的毒蛇可不多见,下一刻,大毒蛇摇头晃脑地凑过来,毫无廉耻地将它的三角脑袋搭在了褚桓的肩膀上,还亲昵地蹭了蹭。

……这么贱的毒蛇似乎也不多见。

褚桓这才觉出一些眼熟来,他伸手将那条蛇拎在手里仔细打量片刻,从头到尾将它一身的花纹全部阅览完比,才敢下结论,认出这就是那条被他称赞过清秀的小毒蛇。

这成长速度实在让人叹为观止,褚桓忍不住问:“你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吃化肥了吧?”

他离开的时候,小毒蛇还只有指头粗,能不动声色地钻进他的袖子里,盘起来也只有小小的一团,可以当个手链用,谁知这么一转眼的工夫,它居然已经奔着庞然大物的方向一发不可收拾了!

小毒蛇没意识到自己如今吨位已经不同了,依然试图缠在褚桓的手腕上,结果悲剧地发现那已经没地方安放它伟岸的身躯了,只好退而求其次,慢吞吞地缠住了褚桓的腰,委屈地将脑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小毒蛇“嘶嘶”地表达着不满,尾巴尖灵活地在他腰侧甩来甩去。

复读机似的袁平一见那蛇,立刻闭了嘴,小心翼翼地拉开了自己和褚桓的距离。

山门第一关卡高而险峻,猎猎的山风将人的头发吹得上下翻飞,褚桓走上去,只见此处竟能将整个的一片山域尽收眼底,是个天然绝佳的岗哨。

鲁格摸了摸蛇头,递给它一只手,让蛇游到自己身上,也没有和褚桓客套,开门见山地说:“我听袁平说,你打算去陷落地。”

褚桓痛快地一点头:“嗯。”

山羊脸的长者在旁边冷哼一声:“我看你是打算去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