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有种耍流氓的快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幻影猴?幻影猴是什么?”褚桓有点直不起腰来,他身上冷汗一层一层的,眨了一下眼睛,凝在睫毛上的汗滴就掉了下来,褚桓揉了揉眼睛,不过很快,他就连眼也不敢揉了,因为发现自己每揉一下,眼前的场景都会有细微的差别,好像一大堆“找不同”的图片,一帧一帧地罗在那,把他晃得头晕眼花,“操……都警醒点,别乱动。”

袁平听出他的弦外之音,简直想要哀嚎:“所以现在还是幻觉,那个花没被打服,只是战略性隐蔽了?”

褚桓没回答,用力偏了一下头,隐约间,他似乎听到哪里传来一阵心跳搏动声。

幻视之后又是幻听?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袁平觑了一眼褚桓的脸色,想伸手拍拍他:“哎,我说,你要是不行了趁早说一声啊。”

可他的手还没碰到褚桓,就被南山中途截住了,南山伸手揽过褚桓的肩,让袁平的手拍了个空,还貌似无意地说:“我来照顾他,多谢。”

袁平:“……”

“我只听长者提起过幻影猴,他说那不是活物,也不是死物。”南山一只手提着刀,一手虚虚地搭在褚桓身上,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休息一会,“但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怎么杀死。”

“不能看,不能听,不能闻,不能尝,不能触……”褚桓露出一个苦笑,呓语似的说,“下一个该不会是不能‘想’吧?”

小芳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袁平听了,却若有所思地看了褚桓一眼,然后微微皱起了眉,他正要开口问,突然,眼角扫见了一道灰影,闪电般地一闪而过。

袁平没来得及开口示警,褚桓已经一伸手抽出了南山腰间的箭矢,他搭弓上箭瞄准一气呵成,箭尖“叮”一声,明明是射中了什么,可是再一看,那里却又什么都没有了,落了地的箭矢孤零零地竖在那,大头朝下,箭尖诡异地插进了泥土里,尾羽还在微微颤动着。

小芳和袁平几乎异口同声。

“那是什么?”

“那有东西!”

褚桓慎重地抽出第二支箭,他背部有伤,拉伸起来手臂上的肌肉在隐隐地在打颤,一滴冷汗流到嘴里,他尝了尝,发现连汗水都不咸了,褚桓深吸了口气,声音几不可闻地从嗓子里冒出来:“你们也看见了。”

有人教过他一个简单的分辨幻觉和真实的方法,就是问问别人有没有看见相同的东西。

“没看清,好像……”袁平伸手比了一下,“有这么高。”

猴子的高度。

小芳:“身上有毛,尾巴又细又长。”

猴子的尾巴。

南山扶着褚桓,没出声,其实他也瞥见了,只是他习惯更谨慎一些。

什么叫做不算活物也不算死物?

什么东西能在长满枉死花的水域里生存?

如果真有一只灰毛猴子,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非得他一提到“幻影猴”三个字,它就出现了?

几个人几乎是背靠背,四下里都是鸦雀无声的寂静,好一会,褚桓缓缓地放下弓箭:“找不到了。”

袁平轻轻地问:“能不能把它引出来?”

小芳:“怎么引?”

“我们守门……”袁平的话音顿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说出“我们守门人”几个字是那么的顺口,几乎毫无违和,“我们……守门人认为骨头与血,都是带有力量的东西,是祭祀中常用的刀具,能沟通生的和死的,如果幻影猴真的像族长说的那样,是一种不生也不死的东西,那我想是不是也能通过这种东西把它引出来?”

这话听起来全无逻辑与道理,所幸此情此景本身就很没道理,而血和骨都是守山人常用的药材,南山会随身带着,现成有。

“族长,你会画‘出生祝福’吗?”袁平比比划划地问。

“出生祝福一般是族里长者画的,每次有新生儿出生,他都会在孩子的额头上画一个出生的祝福,意思是祝他们摆脱疾病和死亡的侵扰,是新生的符号。”南山没急着回答,先跟褚桓细细解释了一番,而后才冲袁平点点头,“我会,怎么?”

“我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你把血和骨灰粉和在一起,在我这里,”袁平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画一个颠倒过来的出生祝福,我去河边把那只灰毛猴子引出来,大家掩护,褚桓你负责远程。”

“滚蛋,”褚桓想也不想就一口否决了他,“轮得着你指挥?”

袁平戳了戳他的胸口,一脸刚愎自用:“伤残,做好你的事,其余别管了。”

几年以前,这王八羔子也是在黑灯瞎火、垃圾丛生的窄巷里,也是这样不由分说、自以为是,拽得二五八万一样地对他说“做好你自己的事,其余别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