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植物大战僵尸版的赤壁之战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怕火么?能烧吗?”褚桓问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他下意识地这样做,仿佛是怕惊动什么。随着他介入渐深,不知不觉中,褚桓心里已经对这个世界生出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

袁平十分不确定:“这个……我只知道有这么个东西,还是第一次见……应该是怕火烧的吧?要么试试?”

众人集体忽略了他的意见,小芳请示南山:“族长,我听老人家说过,枉死花长得很快,一根藤蔓就能蔓延出一大片地方,如果我们不除掉它,说不定它越长越大,以后会把越来越多的野兽赶到上游,现在是穆塔伊围山,到时候会不会是食眼兽围山?”

他一开口,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南山。

南山迟疑了一下,山门倒转后,守山人首先要办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巡山,先对山域中种种情况摸个底,随后就要对山域进行整个“冬天”的清扫,来年临走时再巡山一次,这才将山门留给守门人。

巡山的范围一般是十天左右的脚程,到了地方有几块前人留下的大石碑,每次守山人抵达石碑,都会记下这一回抵达的日子,这是老例。

从距离上,这回他们巡山的路才走了一半,却已经遇见了从未遭遇过的大批扁片人、音兽、甚至食眼兽……

现在,则是连南山都只在传说中听过的枉死花。

枉死花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开在这?南山有种感觉——他们这一回,恐怕是走不到巡山边界的石碑处了。

他摇摇头:“不,别节外生枝,走。”

众人提议做什么,做决策的来决定不做什么,因此南山虽然没有阐述理由,众人一见他发话,也都咽下了异议。

褚桓下意识地让过其他人,走在断后的位置上,离开的时候,他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大片的小白花晃得他眼前一片模糊,褚桓感觉自己的眼睛一瞬间好像突然出现了散光的症状,视野之内所有景物都多了一圈虚影。

他脚步一顿,再揉揉眼睛,虚影就不见了。

走在前面的棒槌回过头来:“好贱人,你怎么了?”

袁平不耐烦地嚷嚷:“对啊,贱人,你干什么呢?”

褚桓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几步追了上去,随口说:“刚才有点眼花,没什么。”

“你干脆改名叫褚黛玉算了。”袁平说,“要不然给你来条士力架?”

褚桓面无表情地说:“滚。”

他曾经是差点自己跳崖摔死的人,有一段时间,褚桓自己待着的时候总是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幻听,他对这方面神经格外过敏。

褚桓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然而一时又说不出来。

众人压抑地飞快经过了枉死花所在的水域,一口气离开老远,直到回过头已经完全没有小白花的踪迹了,几个人才略微松了口气,停下来稍作休息。

棒槌本身脚上就崴了一下,又牵着大山跑了半天,此时已经接近筋疲力尽,他松开大山的拐杖,一屁股坐在地上:“每年巡山的时候也没有遇到过这些东西,这还是半路上,族长,你说前面不会接近陷落地了吧?”

小芳:“别放屁了,陷落地怎么可能会……”

陷落地怎么可能这么近,要真是那样,他们不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孤岛了么?

然而他瞥见南山的脸色,突然说不下去了。

南山没吭声,当他遇到不方便说或者不好回答的时候,他就会盯着一个地方沉默,以前是盯着口琴沉默,现在目光有了新的寄托——他开始盯着褚桓沉默。

棒槌察言观色,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插科打诨地问:“族长,有人去过陷落地吗?”

“有,”南山说,“我以前听长者提起过,还是几十年前的事,族里有个勇士独自离开山门,说是要去探一探死地。”

棒槌连忙追问:“后来呢?”

“不知道,没回来。”南山说着,望了一眼背后的远山,“不过这么多年了,大概是死了吧?我原本想,等将来有一天,我不当族长了,也要像他一样去边界探一探。你看,人,扁片人,食眼兽,音兽……我们一天到晚挤在那么几个山头上抢巴掌大的地盘生存,我总有种被关在山上的感觉。如果总有一天会老死,我想亲自看一眼外面到底有什么,才肯甘心闭眼吧。”

所有热烈的生命,必然包含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可惜他完全是对牛弹琴,棒槌作为一根合格的棒槌,完全无法领会他们的族长的情怀,还自作聪明地抓了个关键词:“干嘛原本想?现在不想了?”

南山:“……”

他无言以对,只好给了这条棒槌一脚,并又做贼似的偷瞥了褚桓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