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南山……亲了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片黑灯瞎火,褚桓将一根箭搭在了弓弦上,在一边警戒,南山则开始在原地搜索各种细微的痕迹。

南山扒开一丛树叶,一条已经死成了干的蛇突然从中落了下来,他在动作略一停顿,眯起眼睛盯着脚下的死蛇,身上那一点被误食的血翻腾起来的热度早就荡然无存。

“南山,”站在一边的褚桓忽然开口问,“为什么这片林子这么安静,连虫鸣都没有?”

由于周围太安静了,褚桓开口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这种时候就应该庆幸此时跟他在一起的人是南山,换一个腿软肝胆稀的,估计已经让他这么一句话给吓跪了。

南山拎起地上的死蛇,它身上没有伤口,还保持着张嘴欲咬的动作,成了一条张着嘴的蛇僵尸,长着眼睛的地方已经溃烂了。

四下里忽然掀起一阵小夜风,吹得树枝乱颤,饶是褚桓,也忍不住做了一个下意识的瞄准动作,他不知为什么想起南山趴在他耳边说的那句“每次遇见,必有人死,绝无例外”。

忽然,南山在树干底部看见了一个记号:“这是什么?”

褚桓借着打火机的光走进一看,发现那是一个记号——危险。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袁平留下的,问题是这里有其他智慧生物能看懂他的警告记号吗?

为什么袁平要把记号画得这这么低?

他是曾经潜伏在这里吗?

袁平的笔画时轻时重,极其仓促,旁边有好几道利器划痕,到了最后一笔戛然而止。

潮湿的草地上有被压过的痕迹,扒开茂密的灌木丛,褚桓看见里面有一天深深的印记,是人被拖着走的时候,勾起脚尖卡出来的痕迹。

褚桓后退一步,顺着插在树上的箭矢来路方向往树上望去,根据蛛丝马迹还原出当时的情况——如果小芳、棒槌、大山和袁平他们四个人当时是在一起的,那么走到这里,一定是发生了某种意想不到的危险,迫使他们分开隐蔽。

其中袁平趴在大树下,一个拿弓箭的人在树上,刚好成一条对角线。小芳的发带落下的位置与这两个位置互成犄角,那么这四个人应该站成了一个四边形,能互相掩护。

他们遇到了什么?

还活着吗?

是什么让袁平连留个简单的记号都这么仓促?

褚桓相信守山人和守门人都是善于隐蔽的,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发现?

如果……如果是方才那个大家伙,为什么会没有发现树上的他们俩?

褚桓的目光缓缓地落在大树根部被利爪抓出来的痕迹,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不,它不是没有发现,恐怕只是暂时离开,做个记号而已。

所以说这片鸦雀无声的林子里,究竟有多少方才的大家伙?

南山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一把拽住褚桓的胳膊:“走!”

两个人的脚步都极轻,然而在鸦雀无声的密林里依然重得让人难以忍受。

褚桓:“所以这是群居动物?”

南山:“不是,以前一般都是单独一只,而且一年前我带人下山巡视的时候,这片山里还没有出现过这种东西。”

一个世界充满危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危险的世界的地图居然比地铁橱窗里的广告还日新月异。

守门人平时不下山门,是死宅,守山人一年有一多半的时间不在,等于说他们现在连个靠谱的向导都找不着。

褚桓只好硬着头皮问:“那它们弱点在哪?怎么打?眼睛扎瞎几只行吗?速度呢?”

“它的‘眼睛’比石头还硬,速度比不上音兽,但是跑起来也不慢,弱点在小腹上……”南山停顿了一下,“唔,就是那。”

“哪?”褚桓顺口问完,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整个人不知道往哪边凌乱了。

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继承广大街头流氓分子们“撩阴脚十八式”的衣钵,真是功夫用时方恨少。

远处突然传来脚步声,依然是沉重的,却远比方才急促,来者众多,几乎是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躲恐怕是没有意义了,这些东西的嗅觉远比他们想象得厉害。

南山停下来,用小芳那一截长长的辫绳将两个人的手腕绑在了一起:“闭眼。”

褚桓把弓箭背起来收好,摸出短刀和尖刺,闭上眼睛,一时间震动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彷徨逡巡的低吼声、乃至于他自己的心跳声,全都越发地清晰起来。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睁眼。”南山对他说。

褚桓的喉咙微微动了一下:“这里没有血,没有过多挣扎的痕迹,他们有没有可能还活着……唔。”

他话说了一半,骤然被某种温软的东西堵住了嘴,褚桓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