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他觉得有点心浮气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褚桓喉头微动,南山却在盯着他……或者说,是在逼视着他,像一条盯紧了猎物的猎豹,眼珠动也不动。

纵然他们语言交流起来总是有一些鸡同鸭讲的障碍,然而行为与表情却是普世通用的,南山的眼神让褚桓一阵心悸。

他胸口陡然一热,流经的血液全无幸免,无一例外地被加热到滚烫,他感觉自己那一身沉甸甸的骨头陡然轻了两斤,脚下无根,几乎快要飘到空中去了。

褚桓一个恍惚就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周遭忽而如沐春光,而他无法抑制地心驰荡漾。

他缓缓地伸出一只手,在空中停顿了片刻,仿佛是在等南山的许可。

南山不言不动,任他的手一寸一寸的抬上来,逡巡在自己的脸侧。

然而褚桓始终是没有孟浪,他那不合时宜的君子病忽然之间又发作了,他只是用手背极轻柔地在南山的脸上蹭了一下,仿佛拂过绝世珍宝上一点尘封的灰尘,而后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无声无息的,褪去了所有伪装、满不在乎与漫不经心的。

像薄薄的霜雪在晨光下悄然融化。

南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守山人年轻族长的强壮是不言而喻的,他的手掌像是箍紧烧红的烙铁,带着某种不顾一切的灼热。

南山将他的手握得越来越紧,想说些什么,可是没来得及说出口,他突然脸色一变,蓦地松开褚桓的手,一言不发地转身跳进了冰凉的山涧中。

雪白的雪花四溅,南山将自己整个人沉进了水里,水面几乎没过了他的下巴,他睁着一双仿佛跳跃着十万大山与其中所有走兽飞禽的眼睛,再不掩饰眼神中野心勃勃的渴望,南山盯着褚桓,黑亮如洗的眼珠随着他移动,显得有点眼巴巴的。

褚桓先是一愣,随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略微发热,他就想起方才那段动辄被“疯狗”穆塔伊的血糊一脸的水路。

头天褚桓还跟着笑话过在众人面前失态的二踢脚是毛头小子,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穆塔伊的血有一点发甜的腥,仿佛有点类似鹿鞭鹿血,比那些要再浓烈一点,但是也没有武侠小说里一媚三千里的“春药”那么神奇的立竿见影。

不过褚桓早就不是血气方刚的青少年了,在冷感谣言的风口浪尖上屹立多年不倒,又在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纵然不慎喝了几口血水,作用始终是有限的。

就是看着南山,他觉得有点心浮气躁。

褚桓就着冰冷的山涧洗了把脸,两人面面相觑,不免都有些窘迫。

褚桓没忍住笑出声来,与此同时,他一颗心几起几落,骤松骤紧,到最后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成年男人心智,沉沉地稳定下来。

他毕竟已经不是不顾一切,可以青春肆意的年纪了。

褚桓不打算、也没精力和什么人逢场作戏,更从未将南山视为什么的艳遇,他觉得自己大概从见南山第一眼就喜欢,喜欢得久了,不免就珍重起来。

褚桓觉得自己身无长物,所能给对方最大的不辜负,就是从一开始就审慎以对。

他利索地收拾了柴火,好在打火机的防水功能没有掉链子,不怎么费力就将火堆点了起来,褚桓把手虚虚地在火上搭了一下,感觉南山的目光追随了他全程。

褚桓的目光跳过火苗,对水里的南山说:“冷了就上来,都知道怎么回事,不用不好意思。”

南山在水里动了动,估计是还没冷下来,只好继续在水里泡着。

他们随身带的干粮都在大山那,两人眼看着也跑了一天,都饿了。

好在山上除了盛产野生怪物之外,还有不少正常的野生动物,褚桓侧耳听了一阵,敏锐地捕捉到山林中一阵扑簌簌的动静,他飞快地抄起弓箭,拉弓射箭一气呵成,只听“噗嗤”一声响,一只山鸡大的鸟被射穿了颈子,跌了下来。

褚桓抓起大鸟冲南山晃了晃:“这个没有毒吧?”

南山摇摇头。

褚桓:“好,你往上游去一点。”

然后他就着山涧中飞快地潺潺而过的活水,熟练地把大鸟开膛破肚,收拾干净,架在火上烤起来。

天光渐渐黯淡,水里泡了半天的南山忽然开口问:“今天那一箭,你为什么打偏了。”

褚桓手里的动作一顿,他本能不想回答,却也知道自己不能永远懦弱地逃避这些问题,好一会,他说:“慌了。”

南山目光一沉:“因为袁平?”

褚桓既然向他开了这个口,反而坦然下来,他点了个头,用刀在大鸟身上切了几刀,把它架在了火堆上慢慢地烤。

南三酸得不屑遮掩,一目了然:“为什么你一见他就慌?”

褚桓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南山一接触到他那耐人寻味的目光,一身的火烧顿时热到了脸上,立刻就想将自己往水里埋,埋到一半,他又十分莫名其妙,感觉自己好像被褚桓一个眼神调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