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褚桓变成了一个基佬?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太阳刚一沉,鲁格就站了起来,他似乎习惯性地抬手一招,然而身侧却没有大蛇回应他,鲁格愣了一下,有点落寞地蜷缩起手指,而后他俯身拿起自己的武器,走上了山门的关卡。

他一动,当值的守门人不需要叫,三三两两地全跟了上去。

其他没有任务的人基本已经醉成了一团,有还个别清醒的,摇摇晃晃地原地生起火,又把窝成一团的小崽子们挨个拎起来,扔到山洞里避风。大人们想必是茹毛饮血惯了,并不畏惧风餐露宿,一个个醉得四仰八叉,就地一滚,也就抱着酒坛子睡了,叫褚桓看了十分羡慕。

他仰面躺在草地上,嘴里叼一根草茎。

这里的夜空找不到北斗,找不到北极,也找不到南天猎户座的“金腰带”,只有一大堆无序的、无法识别的星星。

褚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眼镜上接收不到任何信号,连指南针也失去了作用。

可是星河依然很灿烂。

褚桓觉得自己可能是心胸太窄,心里揣一根鸡毛都能让他辗转反侧,因而他不得不承认,无论年少时候再怎么胸怀大志,他的本性也不是什么能做大事的人。

旁边有人坐了过来,褚桓先开始还以为是南山,期待地一扭头,却看见了长者那张老山羊脸,顿觉从美梦跌落到了噩梦。

长者耷拉着眼角和嘴角,一脸讨债相地往他旁边一坐,好像下一刻就要让他签字画押卖身抵债。

褚桓心惊胆战地一手撑地,半坐起来,压低声音问:“您老有什么指教?”

长者盯了他一眼,从怀里取出一个东西,抬手丢到他身上。

那是一条细线编织成一股的绳子,手法精细,但年代久远,褚桓只能依稀从它如今那深浅不一的黑,来依稀判断它也曾有五颜六色的青春年华。

绳结下面挂着一颗……

核桃?

褚桓捏在手里,犹疑不定的打量片刻,感觉自己才疏学浅,实在看不出这稀罕物件姓甚名谁,只是作为核桃来讲,似乎有点小。

它直径目测不超过两厘米,浑圆,表面沟壑丛生,已经起了一层包浆,红得晶莹剔透,要不是入手分量极轻,几乎像是玛瑙做的。

褚桓问:“这是……”

长者:“这是我族传世的圣物。”

传家宝都能这么寒酸。

长者又补充说:“守山人一族有两件圣物,一个是族长权杖,还有一个就是它。它就是圣书上记载的我族圣火,据说圣火燃烧的时候,一切灭失者都能重获新生。”

褚桓没听懂,他将手里的“核桃”颠来倒去翻看了良久,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皱了皱眉说:“那也应该叫燃烧物啊,怎么能叫‘火’呢?你们圣书靠谱吗?”

长者吹胡子瞪眼地抢过核桃,冲褚桓一摊手:“火!”

褚桓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咔哒”一声按着递给他:“圣物怎么能随便点……”

“点”字话音没落,褚桓就愣住了。

长者将“核桃”凑在火上烧,很快被打火机的火苗包裹住了,随后火焰竟然被“核桃”一点一点地吸了进去,那浑圆的小东西越发艳红。

褚桓难以置信地移开打火机,伸手去摸,触手处冰凉如水,凝着遗失在时光中的古朴与妖异。

长者怪笑一声,像斗狗似的将“核桃”在褚桓面前晃了晃,阴阳怪气地说:“你能耐啊,你有本事啊,你什么都知道嘛。”

褚桓无言以对,连忙收敛起自己不小心泄露的一身傲慢:“那您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让你拿着。”长者重新将核桃丢进他怀里,“既然你就是圣书上的人,就由你拿着,说不定能找到圣火烧起来的契机。”

褚桓捏着小小的核桃呆愣了片刻,忽然叹了口气:“长者,你不怕你们那圣书是老糊涂了么?你不怕把这么重要的圣物交给我,我会像上一个人一样吗?我连一个字的承诺都没给过你们。”

长者吧嗒吧嗒嘴,用拐杖轻轻地敲着自己的腿,漫不经心地说:“如果圣书上说的是命,那么我们无力反抗,如果圣书只是胡说八道的,那我们就算供奉起它来也没什么用。谁见过圣书?这么多年,石头早就平了,都是口口相传,真的假的没人知道?你们……你们那管这种叫什么?什么虚什么缥?”

褚桓:“虚无缥缈。”

“唉,就是虚无缥缈的事啊。”长者瞥了褚桓一眼,“怪不得族长跟我保证说你跟上一个不一样,我看他说得对,你比上一个蠢多了。”

褚桓恍然大悟,原来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顺其自然,一条是自寻烦恼。

而他始终无法像发须花白的长者一样顺其自然,只好殚精竭虑地自寻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