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其实‘帅哥’就够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黑灯瞎火的发现在自己家门口蹲着一条三角脑袋的毒蛇,褚桓的心情有点难以言喻。他一直没有什么小动物缘,但凡有一丝别的活路的动物,基本都会自发地躲着他,好不容易有个追着他跑的,还是条冷冰冰的毒蛇。

也不求别的,只是好歹也来一只恒温动物好不好?

他的话音和脚步同时一顿,南山马上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当时不知道是不是褚桓的错觉,那蛇在对上南山目光的一瞬间,好像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

遭到了意外惊吓的小毒蛇尾巴尖一抖,仿佛是想夹着尾巴逃走,又发现自己先天不足,没地方夹。它只好把自己盘得更紧了些,一下一下吐着信子,脑袋上上下下的动,颇有些点头哈腰的意思。

褚桓木然地托了一下眼镜,心想:“蛇成精了。”

下一刻,他强大的理智又跳出来反驳:“不,是我更神经了。”

尽管这个认知让他有一点难以接受,但褚桓的理智依然在试图说服自己。

“首先,蛇是近视眼,不可能认得出人。”他有理有据地想,“其次,它那么秀气的一颗小脑袋,还要余出好大一块装它的毒腺,剩下的地方放得下智商么?”

这时,南山却一抬手把褚桓拦在身后,然后他俯身,徒手把这条天赋异禀的毒蛇给揪了起来。只见英俊的族长脸色微沉,就像拎着一条麻绳,还毫不留情地甩了甩,一点也不顾念那东西作为一条见血封喉的毒蛇的尊严。

青色的小蛇企图逃窜未果,蔫耷耷地被他抓在手里,居然也没什么攻击的意图。

南山轻声警告说:“再让我看到你打扰他,我就把你砍成三段。”

他说的是离衣族话,声音虽然轻,语气却极其严厉。毒蛇听了,连忙把自己的身体绷成了一根笔直的长棍,装死装得十分敬业,连尸僵程度都考虑得这么周到。

褚桓终于忍不住脱口问:“你是在跟它说话?”

南山随手把毒蛇往旁边的草丛里一扔,小毒蛇如蒙大赦,立刻以闪电的速度钻进了草丛里,好一会,又从草丛中冒出了一个头,见南山没打算追上来,这才战战兢兢地游走了。

南山:“它听得懂,不咬人。”

也就是说,那是族里某个人养的宠物蛇吗?那么方才它种种作为,都是训练出来的吗?

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必经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褚桓惊诧之余,又有些欣慰,因为南山的话从侧面证明了,他只是有点没见识,并不是出现了幻觉。

褚桓给南山修好了族长权杖,就把人送走了——平时,南山如果有机会,一定会跟他多待一会,他对河那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连“地铁还是汽车跑得快”这种鬼问题都能兴致勃勃地研究一下午,是一本活的的“十万个为什么”。

但是这天,南山却近乎是来去匆匆的,褚桓送他到门口,远远地看见了许多离衣族的青壮年男子,密集地在族里巡视,还有几个健硕的女人,正猫着腰在房顶上摆弄什么东西,借着亮得不正常的月光,褚桓看见她们在房顶上安着大大小小的弓弩。

褚桓的想象力贫瘠,对于离衣族人这种暗潮汹涌的戒备森严,他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有猛兽灾害。

不过随即,褚桓想起了花骨朵和小跟班宰野猪的那一幕,又把这个看法否决了。

那是和别的族有领土争端吗?

按理说似乎也不会,至少褚桓这些日子登高远望,没有发现附近有别族聚居的痕迹。

总不能是外国人通过这里非法入境吧?

真是那样,也不是一个族落的老百姓们需要操心的事了。

褚桓带着各种不靠谱的猜测躺在了床上,从床头一个小盒里摸出了他的枪放在枕边——倒也不是防什么,只是褚桓有点神经衰弱,枪对于他来说能催眠安神,就像小孩的泰迪熊抱枕。

这天半夜,离衣族聚居地万籁俱寂,只有不远处的山林中间或传来一两声夜枭啼叫,忽然,“吱”一声,褚桓小院的木柴门被轻轻地推开了,这动静立刻惊醒了浅眠的屋主人。

谁?

离衣族不兴偷鸡摸狗,族人都是一起劳动一起分享劳动成果,此地先天条件优良,资源丰富,人们好歹干点什么就饿不着,族长的个人威信又足以服众,俨然是按需分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提前实现了。

谁会半夜三更闯进别人家里?

褚桓悄无声息地翻了个身,面向门,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气息却依然压得平缓绵长,听起来好像他还没醒,搭在身侧的手指捏住了手枪。

借着亮得不寻常的月光,褚桓看见自己的门闩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