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壮汉似铁塔,儿童赛野猪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天褚桓叼着一个野果,夹着一本书,来到了林子里躲清闲——南山跟他说过山林里有野兽,让他尽可能离远一点,不过褚桓没怎么在意,他反正觉得野生动物挺可爱的。

他找了一棵最高的大树,敏捷地爬了上去,途中遇到了一条盘踞在树杈上的毒蛇,毒蛇领地骤然被入侵,立刻做出了本能的攻击动作,褚桓伸手一捏,精确地卡住了蛇的七寸,轻轻一抛,就把人家扔到了对面的树枝上,执行了强制拆迁。

把愤怒的毒蛇气得直在树枝上转圈。

而后褚桓人占蛇巢,在密林掩映的高处找了个地方,背靠着大树干坐下来。

那些书还是在县城一家快关门的小书店里买的,说是“书店”,其实主营业务是凉拌米鱼和油炸土豆,兼职处理点旧书和杂志,当时走得很急,褚桓也没看内容,直接打包批发了一打。到了离衣族翻了翻,带画的过期杂志都被南山要走了,只给他剩下了一大堆严肃作品。

对于褚桓这种没有文艺细胞的人来说,基本就是催眠读物。

书的内容本身已经让人费解,偶尔还要对着上面耗子啃的窟窿冥思苦想半天连接上下文,褚桓纯打发时间,看得很慢,也不怎么走心,有时候能看进去只言片语,有时候干脆是对着歪斜的书页发呆。

这天他刚把野果啃完,果壳还没来的及扔,就听见树底下传来一阵动静。

褚桓听了两耳朵,觉得声音不大对,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一眼扫过去,他当时就吓了一跳,只见树林中不知从哪跑来了一头野猪。

褚桓倒不怕野猪,就算跑来的是头老虎,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关键是树底下还有俩孩子。

其中一个是小芳那十一二岁的小女儿花骨朵,她的发型实在是自成一家,别人梳辫子,都梳一条或者两条,她梳三条,左右两边,脑袋后面还有一个,乍一看,活像个黑漆漆的大象背着一张人脸,所以褚桓从高处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

还有一个小男孩,可能是花骨朵那个万年小跟班,褚桓记得他虎头虎脑的,年纪比花骨朵还小。

褚桓不敢迟疑,立刻把书扔在一边,悄无声息地顺着树干往下滑,他是个暗杀专家,经过的地方就好像微风吹过,片叶不惊。

他出来的时候没带枪,身上只有贴身的军刺和南山送他的短刀,都是冷兵器。而最多十几米以内,野猪就能闻见他的味道,他必须速度够快,必须一击毙命,绝对不能让野猪有挣扎或者逃窜的机会,否则那俩小崽子就危险了。

褚桓勾住三棱刺,转眼已经调整好了角度,谁知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花骨朵突然毫无预兆地朝野猪扑了过去,小女孩的身影不偏不倚地挡在了褚桓和野猪中间。

卧槽,这作死的熊孩子!

褚桓当场出了一身冷汗。

这只野猪个头不算很大,目测百十来斤,不知怎么的落了单,但哪怕不是野猪中的巨猪,它也依然有着凶残的物种优势,显然没把人类的小丫头放在眼里。野猪冲着小女孩露出了尖锐的獠牙,而褚桓一击的路径也已经被她破坏殆尽,他只好顺势落地,迅速变化位置。

就在这时,褚桓瞥见花骨朵的小跟班拿出了一把弩。

他眼角一抽,立刻明白了,闹了半天这俩小崽子根本不是偶遇,是蓄谋已久地准备在这里抓野猪。

野猪皮糙肉厚跑得快,没受过训练的人带着步枪恐怕都打不下来,小芳这闺女不愧是胆敢当着族长的面咬她爹的女中豪杰,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到了一定的境界。

可是小伙伴被野猪追逐,那平时受气包一样的跟班男孩脸色居然丝毫不变,他的脚仿佛牢牢地长在了地上,电光石火间,女孩一步蹿上了树,野猪险些撞到树根,只好大幅度刹车,它的动作刚一缓,男孩已经精准地抓住了这个一纵即逝的机会,弩箭准确无误地打中了野猪的头。

藏在树丛中的褚桓几乎忍不住想替他叫声好。

此时,褚桓已经绕到了野猪背后,从这个角度,他探手就能把那畜生穿成烤乳猪,因为有把握,所以一时没动,他打算看看这俩崽子到底想干什么。

那小男孩手里的弩做工粗糙,力度和精度都很有限,能用这种工具狠狠地打中野猪的头,必须得有娴熟的技术和十分稳定的心理素质,从这方面看,这男孩比大部分的成年人都强得多。

褚桓有种感觉,这俩孩子可能并不是单纯的不知天高地厚。

与此同时,树上的女孩猛地翻了个跟头,从树后拽出了一根藏在那里的长矛,她居高临下地跳了下来,借助自己的重量,直直地把长矛捅进了野猪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