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肯定是酒喝多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他们花了半个多小时,经过了无数轮“你来比划我来猜”,始终处于鸡同鸭讲的状态。

说得口干舌燥了,就暂且休息,俩人无计可施地相对而坐,大眼瞪小眼,南山就会给他倒一杯酒——这已经成了沟通感情的唯一方法。

这样润润喉咙,喝完再来比划。

褚桓渐渐习惯了酒里的腥味,从中品出了些许野性的醇香来,最后他自己也不记得这样一碗一碗的喝了多少,反正是开始上头了,他在微醺的状态里往床头上一靠,观赏小芳如何领衔表演一番上蹿下跳的哑剧。

只见这汉子气沉丹田,横跨马步,大叫一声,双手展开,做出一个拦路的样子。

褚桓困惑地想了想:“站住?不许动?此路不通?”

南山大笑,小芳泄气地摇摇头,接着,他双手并拢,垂手腕,十分有节奏地晃了晃。

褚桓还以为这个自己看懂了,恍然大悟:“骑马!”

南山把他的话转述给小芳听,把那位仁兄气得亮出嗓子哇哇大叫了几声,忽闪着铁锤大的拳头,看样子很想把褚桓的脑浆砸出来好好洗一洗。

褚桓苦笑着摸摸鼻子:“……总不能是江南style吧?”

南山出声制止了小芳,以防他自己把自己气死,褚桓发现这帅哥说话十分管用,只一开口,不忿的小芳立刻就令行禁止地闭了嘴。

小芳困兽一样怒气冲冲地在原地转了几圈,依然不肯放弃,过了一会,他站定,伸出一只大熊掌,立在自己面前,然后挥起蒲扇一般的巴掌,来回扇动。

褚桓:“呃……”

其他两个人期盼地看着他。

褚桓略微有些牙疼:“那个……大耳光子扇一打?”

这位长着美丽大眼与长辫子的兄弟看来是没有一个表演细胞,不过上天给他开了另外一扇窗——就他的表演来看,褚桓感觉他应该是打家劫舍的一把好手。

褚桓讪笑一下:“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小芳不懂,南山代他回答了一个名字,在褚桓听来,那就是一串漫长而动听的乱码。

他这才明白,“南山”很可能是某个会说汉语的人替他起的,人家本族的名字听起来还要更曲折离奇一些。

见褚桓神色游移,南山就热情地讲解了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他笑容灿烂地翻开字典,指了指一边的长辫汉子,竖了竖拇指表达赞赏,而后赞赏地把“凶猛的毛猴”这五个血淋淋的大字摊在褚桓面前。

褚桓:“……”

那个啥, “凶猛的毛猴”是他们那边奇特的审美文化,还是帅哥又查错字了?

直到褚桓三口一干杯地喝空了南山的第一坛酒,他才摸到一点与对方沟通的门道。

“你是说,你昨天在车站接的人,是要到你们族里教课的支教老师吗?”褚桓问。

“老师”两个字一出口,南山的眼睛顿时就亮了,里面好像落了两颗小金乌,褚桓觉得自己被少数民族兄弟的自酿酒灌醉了,他让那双眼睛晃得直晕。

南山麻利地在字典里找到了“老”“帅”两个字,他甚至没有从部首查起,一翻就到,对这两个字比对自己的名字还要熟悉。

……当然,熟悉不代表就是对的。

“是老师,不是老帅。”褚桓纠正,他伸出手,本想把那本字典拿过来指给对方看,忽而想起了人家对待字典那郑重其事的态度。

褚桓心里嘀咕:“别是有什么神附在这玩意上了吧?”

他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于是动作一顿,把伸出了几厘米的手又给缩了回来。

他伸手又缩手的动作不过尺寸之间,南山却看懂了,他立刻双手捧起那把鸡零狗碎的字典,进贡似地捧到褚桓面前,热情洋溢地险些戳了褚桓鼻子,整套动作如同献上了一条圣洁的哈达。

褚桓只好接过,翻到“师”字,指给他看:“这个,老师的师。”

南山:“老……师。”

“别,”褚桓干咳一声,“不敢当。”

南山不明白什么叫“不敢当”,他虔诚地抓住了褚桓的手,动作飞快,褚桓整个人一僵,愣是没躲开。

南山握着他的拳头,先是在自己的胸口上轻轻捶打了几下,而后闭上眼睛,低下头,轻轻地用额头碰着褚桓的手指。

褚桓又嗅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桂花香,当即觉得自己是醉得有点糊涂了。

褚桓:“哎——等等等,不不不不,你……你先别激动。”

也不知道是谁比较激动。

褚桓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心跳不由自主地快了几分,用了个巧劲,不着痕迹地挣脱南山。

“我,”他指了指自己,配合上简单的手势,尽可能地把话说的清晰明了,“不是你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