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长发如黑幡,随风微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行驶中的大巴车沿途经过了几个县城与小镇,鸡飞狗跳的旅客们逐渐下光了。

等到经过最后一个小镇的时候,车里的乘客就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戴眼镜、学生气有些重的青年,还有一个上了车就一动不动地在最后一排睡觉的男人。

司机下车方便了一次,回来扯开嗓门,操着一口口音浓重的普通话对车里的两个人说:“哎,要下车的可以在这下了,前头要进山了,再到站要开七个多小时咧,坐过了站你没地方下车喽。”

青年坐在门口,双手抓着一个风尘仆仆的大行李箱,看起来有点局促不安,仿佛是想下车,又有点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样子,活像他站在自己人生的十字路口上。

过了一会,他细声细气地司机:“师傅,那住在山里的人出来一趟不是很不方便?”

司机大喇喇地说:“我们不去乡下,就到县城,县城嘛当然还好喽,那边有一个山,你听说过吗,有溶洞的……”

青年心不在焉地摇摇头。

司机抓了抓鸟窝头:“唉,我也记不得叫什么了,反正是个旅游景点,有好多城里人一车一车地去玩,人还挺多的。”

青年哆哆嗦嗦地问:“那、那村里呢?”

司机:“哎哟,一个县城下头不知道有多少个乡,一个乡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个村,跟那个羊粪蛋蛋一样的嘛,到处都是,从村子去县城一般没的车坐,自己赶驴车,要么爬山,爬不好那个脚一滑,嘎嘣,就摔死了嘛!”

男青年听了“嘎嘣”这个凶残的拟声词,顿时面无人色。

司机不愧是盘山路上跑的,一张嘴百无禁忌:“还不要说走路,就说从我们这里去那边的县城,下一点雨哪个敢走哟,山上掉下来石头一砸,嘎嘣,咱们就一起死掉了嘛。要么哪个地方存下点泥巴,路滑也没个人扫,一不小心车头冲出山崖,嘎嘣,咱们又一起死掉了嘛……”

司机可谓是口齿伶俐,短短三言两语,已经死去活来了三回,男青年终于被这一番话说得崩溃,拎起他的大行李箱,屁滚尿流地下车跑了。

司机自己直乐:“这个城里来的小白脸,比兔崽子跑得还快——哎,我说后面那个小伙子,你肯定是要坐到那个沟沟里的县城对吧?不下车我们可就走了!”

最后一排的男人一声不吭,好像已经睡死了。

他穿着一件深色的风衣,领子竖得很高,几乎挡住了整张脸,看不大清长什么样子,身量颀长,一只手露在外面,中指上带着一枚铂金戒指,他的手指修长,但苍白得很,无论是形容相貌,还是这身衣着打扮,他都不像山里人。

别看老司机是个常年跑长途的油滑汉子,其实遇到单独的一个或一伙年轻男人搭车,而车程又长,又没有其他的乘客,他心里也总免不了毛毛的。

司机万分迟疑地发动了车子,依然试图和后座的人搭话:“小伙子是探亲吗?”

没有回答。

司机讪讪地转过头,不敢再开口问了,他默默地按着既定路线,把车开了出去。

长达数个小时的盘山道车程,从天亮开到了天黑,最后一排的乘客既没有起来过,也没有要求下车上厕所。

中间有几段路况不佳,极其颠簸,那位乘客整个人被弹起来,一头撞在车窗上,发出“咚”的一声,继而又被安全带绑回椅子上。他低吟一声,可是行车过程中噪音太大,司机没听见。

直到暮色深沉,长途大巴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老司机和旧大巴一样疲惫不堪,他把车开进停车场停稳,这才壮着胆子,走到最后一排,去叫那位一动不动的古怪乘客。

司机试探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小伙子到站了……这睡得也太死了。”

男人先是毫无反应,被推搡了好几下,垂在一侧的手才抽搐似的挣动了一下。

“醒神了,到站啦。”老司机在他耳边大叫,“快下车吧,都要饿死个人了。”

最后一排的乘客挣扎着坐正,吃力地解开安全带,微微活动了一下,他四下一望,眼神顿时有些迷茫,一脸不知今夕何夕的模样,仿佛是睡懵了。

片刻,乘客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低头用衣角擦了擦,眼神也终于清明了过来,他撑住前排车座靠背的手上露出了嶙峋的筋骨,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站了起来,同时尽可能地压抑着自己的呼吸,不让气息显得太粗重。

“睡得手脚都麻了吧,”老司机看清了他的长相,觉得这人模样不错,还怪斯文的,不像什么坏人,于是放下心来,一边嚷嚷一边查看行李架,“哎,你的行李呢?在下面吗?还是放在这被谁不小心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