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番外一 大团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今天谢重星没那么忙,所以拉着秦钟越做了两次。

完事后,秦钟越忽然说:“对了,我妈回国了,你要不要去见见啊?”

谢重星:“???”

谢重星说:“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

秦钟越说:“就今天晚上啊。你说,咱俩结婚的时候她不来,这时候回来做啥?”

他这么说,眼神里还有些疑惑

谢重星:“……”

谢重星坐不住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现在才跟我说。”

秦钟越看他起来穿衣服,拉住他的手,“你干嘛?”

谢重星说:“我去见你妈啊,你也给我起来,一起去!”

秦钟越:“……好吧。”

谢重星还记得秦钟越亲妈洁癖的事情,所以尽量穿的无比整齐干净,连脖颈上的吻痕都用粉底液给敷没了。

大晚上的,街上都没什么人了,谢重星还是一路开着车带秦钟越回到了秦家。

待进门前,谢重星拉住秦钟越,用锐利的眼神打量他身体每一处,最后发现他的纽扣有一颗没系上,便伸手将那枚纽扣给系上了。

秦钟越有些不自在地说:“哎,也不知道这么久她这个毛病好点没有。”

谢重星盯他,“不准抱怨,做到干净整洁又不难。”

秦钟越乖乖地“哦”了一声,然后怪笑着低下头飞快地啄了一口谢重星的嘴唇,“好的,星星妈妈。”

谢重星:“?”

谢重星说:“你再叫一声试试。”

因为是冬天,秦钟越穿得很厚实,不怕他揪乃子,因此无所畏惧地喊:“星星妈妈!”

谢重星伸手揪住他耳朵,“你还真敢喊啊?”

秦钟越“嗷嗷”地叫起来,“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要掉了!”

谢重星松开手,有点无语:“……我都还没用力,你就叫得跟杀猪一样。”

秦钟越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谢重星看他傻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咳嗽了一声,说:“走吧,进去。”

他一推开门,就嗅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秦钟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妈所到之处,那必然都是消毒水。”

谢重星关上门,提起一百倍的小心,他换了鞋,仔细地检查了自己没有地方有问题,才敢拉着秦钟越进了客厅,喊秦向前:“爸!”

一个女佣穿着鞋套走过来,对谢重星说:“秦先生和秦太太现在在楼上呢。”

她说完这句话,谢重星就感觉到秦钟越的表情变得十分耐人寻味,他让女佣下去,说:“你干嘛这个表情?”

秦钟越压低声音,贼头贼脑地附在谢重星耳边说:“我爸不会要和我妈要复合了吧?”

谢重星正想说什么,秦钟越继续道:“我们去偷听吧!”

谢重星:“???”

秦钟越怪笑起来,“老秦同志铁树开花啊。”

谢重星不赞同地说:“这样不太好吧。”

秦钟越理直气壮地说:“怎么不好了?我这是关心咱爸,走走走。”

他拉着谢重星就往秦向前卧室过去。

秦家的隔音效果是很好的,但耐不住人贴着门板偷听。

秦钟越跪在地上,整个人贴在门板上,企图听到些什么。

谢重星有点尴尬,在他耳边说:“算了,好奇心别那么重。”

秦钟越睁大了眼睛,“草”了一声。

谢重星:“?怎么了?”

秦钟越站起来,拉着谢重星去电梯,到了电梯里,才一脸深沉地跟谢重星说:“我爸居然还能硬。”

谢重星:“……”

秦钟越说:“那完了,复合不了了,他怎么就不能控制一下呢?”

谢重星耐不住好奇心,假装镇静地问:“他们在那个?”

秦钟越“嗯”了一声,摇摇头,很为秦向前惋惜,“这下好了,复合不了了,这次后我妈知道他还能硬,肯定继续跑。”

谢重星:“……这不是好事吗?说明你妈对你爸还有感情。”

秦钟越说:“有感情我是信的,不然我妈也不可能能忍受我爸七八年吧,还跟我爸生了我。”

谢重星看了看他,认真地问:“那你是希望你爸妈复合吗?”

秦钟越说:“当然希望啊,我爸很喜欢我妈的,前辈子是我拖住了他的脚步,直到娶了你之后,他手把手教你怎么管理公司,又这样过了几年,他才去国外追我妈的。”

顿了一顿,又道:“你让他不喜欢,那不可能,但又想他幸福,所以还是希望他们俩复合的。”

谢重星说:“但是你妈不是还有个德国男朋友吗?”

秦钟越想了想,说:“我妈骗人的吧,她到我那个年纪,也一直没有再婚,而且她那么忙,哪儿有时间交男朋友。”

谢重星想了想,觉得秦向前也是怪惨的,当然钟凝也惨。

明明是互相喜欢的,最后居然因为性生活导致的分居离婚了。

秦钟越和谢重星坐在沙发上有一阵没一阵地聊天,过了许久,秦向前才出来。

他看见秦钟越和谢重星有些惊讶,“你们怎么来了?”

秦钟越说:“我来看我妈啊,我妈呢?”

秦向前:“……在楼上,等会儿和你们说。”

秦钟越看他走到茶几旁边,拿起茶几上的一瓶消毒水就离开了,忍不住对谢重星说:“你看,我妈离不开消毒水。”

谢重星:“……那的确很折磨了。”

没过多久,钟凝也下楼了。

谢重星听她的音色,就觉得是一个高挑大美人,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的,她个子大概有一米七几,皮肤很白,是和秦钟越一样的冷白皮,五官很立体,眼睛是冷淡的狭长单眼皮,扑面而来的强势感。

她看见谢重星,嘴角抽搐了几下,看起来是想笑的,但实在笑不出来,便冷冷地说:“晚上好。”

谢重星:“……晚上好,妈。”

钟凝递过来一张金卡,说:“见面礼。”

谢重星还没反应,秦钟越第一时间伸出手,“多少限额啊?”

钟凝说:“一个月八百万限额,和你一样。”

秦钟越笑了起来,说:“谢谢妈!”

他将卡递给谢重星,谢重星也跟着对钟凝说:“谢谢妈。”

秦向前说:“好了,都这么晚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秦钟越看他的眼神简直恨铁不成钢,“爸,我们刚来,你就要赶我们走啊?”

秦向前有点尴尬,看向谢重星,说:“都这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你妈这个年在国内过,想跟你妈磕叨有的是时间。”

秦钟越一听,很惊讶了,整个人都恍惚了,大概还是高兴的,导致他唇角都翘了起来,表情掩藏不了的欢喜,“真的啊?这可是活见久啊,妈怎么啦,实验室那边不要你了啊?”

谢重星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走吧,赶紧跟我回去睡觉。”

秦钟越被捂着嘴,也就挥手跟他们道了别,跟谢重星一起出了门。

谢重星松了手,听秦钟越哈哈地笑起来,说:“这可是头一次见,我妈怎么会想在国内过年了啊?哈哈哈。”

谢重星看他表情,“你高兴啊?”

秦钟越想了想,笑着说:“高兴啊,我妈时隔十几年又跟我们一起过年了,没准她和老秦复合还真的有些希望,你说,这是不是就是蝴蝶效应,怪神奇的。”

谢重星微微笑起来,“是挺神奇的。”

秦钟越看着谢重星,语气甜蜜地说:“星星老婆,我特别爱你。”

谢重星愣了一下,“我也爱你。”

秦钟越说:“你说,怎么重新来一次我感觉反而更喜欢你了呢?这也是蝴蝶效应吧?”

谢重星严肃地说:“那是因为你现在比前辈子聪明一点,毕竟是清华鸭,对吧?”

秦钟越:“……”

很快就到了新年,宋茴带了大包小包地赶到秦家,要一起过年。

秦钟越看见宋茴,就亲亲热热地喊宋茴:“妈!”

宋茴笑着应了,又看见钟凝,因为被谢重星提醒过,搞得她也有些局促,也不敢伸手跟她握个手,忐忑地喊了一声:“亲家母。”

钟凝对她点了点头,就当打过招呼了。

秦钟越已经打开了宋茴送的东西,是一个按摩仪,他现场用上,感觉了一下。

宋茴问他:“怎么样?舒服吗?”

秦钟越一脸深沉地说:“妈送的,有妈的母爱在里头,我全身骨头都软了,真舒服。”

宋茴被他逗笑了,“你这孩子,嘴真甜。”

谢重星每次看到这一幕,都觉得很新鲜,说秦钟越傻,不会说话吧,但这么久以来,他就没嘴过宋茴。

这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某种直觉作祟,让他频频错开错误答案。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宋茴面前依然保持着非常完美的模样。

宋茴都没有真正领教过秦钟越那张嘴的威力,对待秦钟越的喜爱越发纯粹,觉得他十分可爱,也更加不能理解他和秦向前的心累,还让他多一些宽容之心,多包容秦钟越。

当然,谢重星自然也是觉得这样的秦钟越也很可爱。

虽然钟凝不苟言笑,气场冰冷,但有秦钟越在,整个空间都好像澎湃的活力填满,所有人都觉得发自内心的快乐。

今年又过了一个好年,或许以后的日子他都只需要担心,会不会被秦钟越嘴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