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我会好好照顾她们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不想这项羽武道如此了得,若再战下去,我岂非真要败于他之手,我西凉锦马超,岂能败给一个冒牌货……”

马超已中已萌生退意,只是素来自傲然的他,自尊心太过强烈,却又甘心就此落败,损了自己一世威名。

项羽已瞅出马超想要开溜,便狂笑道:“马超,你不是很狂么,有胆就休要逃跑,咱们就分出个生死来。”

马超本已想退,却被项羽这讽刺之言一激怒,心中陡然狂怒,便不惜力气的狂攻,竟似玩了命也要跟项羽拼到最后。

秦军阵中,曹操已是脸色阴沉,显然已看出,马超非是项羽的对手,再战下去,非败不可。

“看来,我们对陶贼了解的还是不够多啊,这项羽武道,堪比吕布,此等奇人异士,竟然甘心情愿做了陶贼这么多年的门客,真是不可思议……”就连郭嘉,也连连摇头叹惜道。

曹操眉头凝的更深,郭嘉所说,也一直是他这么多年来,都无法想通之事。

他想不通,陶贼到底有什么不同超乎寻常的魅力,能够让项羽、张良、霍去病这等一个个武力超绝,智谋不凡的能人异士,甘心情愿的充当他的门客,甘心沉寂无名,直到陶商需要的时候,才让他们亮相登场。

要知道,以这些人的能力,哪怕他们是出身寒微,但在这个乱世,以他们的本事,也足以扬名于天下。

“为什么?陶贼的身上,到底有何魔力?”曹操眉头越凝越深,想破了头皮却依旧无法想通。

这时,郭嘉却提醒道:“马孟起性格太过刚烈自负,照这情形,只怕他宁肯被项羽所杀,也绝不会主动败逃,大王,孟起这员大将,可不能让他就这么白白战死在这里呀。”

郭嘉的提醒,陡然间将曹操从困惑中叫醒,他只迟疑了一瞬,便喝道:“速速鸣金,把马孟起给本王叫回来。”

鸣金败归,只不过是损些士气颜面,马超在曹操心中的重要性,远胜于士气颜面,他岂会忍心就此折了。

铛铛铛——

秦军阵中,金声大作,遍响于旷野。

马超暗松了口气,嘴上却喝道:“姓项的冒牌货,若非军令如山,我马超今天非取你人头不可,他日我再取你狗头。”

马超叫的虽凶,底气却已经虚了,强攻几招,瞅得一丝空隙,拨马便逃。

这若是两军混战中,项羽自不会容马超就这么走了,但现在这场交手是斗将,马超退走就意味着他承认了战败,项羽既胜,自也不屑于追击。

“马超,且让你再多喘几天气,回去好好把武艺练练,再来跟本将叫板吧。”项羽横枪傲立,冷笑着嘲讽道。

马超心头是恼羞成万分,真恨不得回头跟项羽拼个死活,但他却知曹操军令如山,金声一响,岂敢不听令。

再者,马超内心也明白自己武道不及项羽,此时因怒一战,只能是自寻死路,实不明智,倒不如顺梯子下台阶。

权衡之下,马超只得强咽下这口恶气,硬着头皮往本阵败归。

魏军军阵这边,将士们已是吹呼喝彩,激动兴奋,欢呼着项羽斗将得胜归来。

项羽拨马而归,笑着向陶商一拱手:“大王,羽幸不辱命,只可惜马超那厮逃了,羽没能取他性命。”

“不愧是我大魏武道第一将啊。”陶商拍着项羽的肩膀,欣慰的赞道:“斗将羸了就足够了,下次再杀那马超不迟。”

陶商欣慰,三军将士更是欢欣鼓舞,冲着对面的秦军耀武扬威。

对面处,万余号秦军士卒,则个个是默然不语,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垂头丧气。

马超可是他们关陇第一武者,在他们心中俨然如战神般的存在,堪称他们的精神偶像。

可如今,他们眼中的战神却被一个“冒牌货”击败,他们的精神士气,岂能不受沉重打击。

“超有负大王所望,请大王治罪。”败归的马超,红着脸,惭愧的跪伏于曹操马前。

“胜负乃兵家常事,何足为怪,孟起你已尽力,本王岂会怪你,快快起来吧。”曹操却极是大度,也不治马超的罪,反而是温言安慰。

马超惭愧的心情,这才稍稍缓解,谢恩起身,翻身上马退在一边,不敢再吱声,只以恨恨的目光,盯着对面那“魏”字王帐。

曹操目光凝视对面,沉吟许久,嘴角忽然扬起一抹冷笑,拨马作势出阵。

“大王,危险!”

大秦国文武们吃了一惊,典韦和许褚等武将,作势就要跟上去。

曹操却一摆手,淡淡道:“尔等都先等着,本王要跟那陶贼阵前一会。”

曹操有令,众人不敢不从,只能各按住兵器,随时戒备。

众目睽睽之下,曹操策马徐徐而出,来到两军阵前,扬鞭大叫道:“陶贼,可敢出来阵前一会。”

此时,魏军将士皆已安静下来,惊讶的看着曹操单骑上前,神色间皆流露出佩服其胆色的表情。

陶商毫无所惧,冷笑一声,也拨马而出。

“大王,只怕那曹操有诈,还是不要出去的好。”荆轲急是提醒道。

陶商却马鞭一抬,示意他们不要阻止,自信道:“曹操虽然狡诈,却非大耳贼那种伪君子,本王相信他不会有诈,他也耍不出什么诈。”

说罢,陶商在众将担心的注视下,从容的策马而出。

两骑相距七步,陶商勒住了战马。

天下两大枭雄,两个宿命中的对手,再一次面对面的站在了对方眼前。

“陶商,许久不见,你还是那副初生牛犊的样子啊。”曹操马鞭微微一扬,率先冷笑道。

陶商也是一笑,却道:“曹操,几年未见,你却更老了。”

“老当益壮,照样风采不减当年。”曹操立刻自傲道。

“再老当益壮,终究还是老了,正所谓长江后浪拍前浪,前浪最后还是要被拍死在沙滩上的。”陶商咄咄逼人的讽刺道。

曹操眉头一凝,一上来的这场唇枪舌战,他便落了下风。

脸阴沉须臾,曹操嘴角忽然挤出一丝冷笑:“陶贼,你还是那么伶牙利齿,比谁的嘴毒,我确实比不过你,不过你应该知道,这场战争光靠嘴皮子是不够的。”

“我当然知道。”陶商一脸不以为然,“所以,我才斗阵两胜刘备,今天斗将又羸了你曹操。”

“哈哈——”

曹操忽然狂笑起来,笑的不屑,笑声中毫不掩饰讽刺之意。

“风这么大,笑这么欢,就不怕噎着么。”陶商已猜到他笑什么,故意假装不知,反讽道。

反复被陶商讽刺,曹操被惹火了,笑声嘎然一止,阴沉的目光射向陶商,冷冷道:“陶商,你真以为胜区区一场无关紧张的斗将,就能羸了这场战争吗?我三国之兵齐聚于此,你以为,你真能凭你一己之力,独挑我们三国吗?”

这会轮到陶商笑了,笑的比曹操更讽刺,更加的不屑。

曹操眉头越凝越深,脸色也越来越黑。

“你们三家看起来是声势浩大,可你以为本王看不出来么,你们三人各自心怀鬼胎,虽名为联盟,却容合神离,皆指望着另外两家跟本王血拼,自己好坐收渔利,就你们这样的联盟,纵使百万兵马,我陶商又岂会皱一下眉头。”

陶商字字如刀,挟着冷冷的讽刺,道出了事实。

曹操身形微微一震,眼中掠过一丝异色,显然是惊讶于陶商窥破了他们心中的秘密。

尴尬了一瞬,曹操却又冷哼道:“就算如此又怎样,我三军兵精粮足,就算不跟你开战,也能跟你无限期的耗下去,你别忘了,除了我三国之外,南面还有两国,等着瓜分你的魏国,你真觉的,以你一国之力,能群挑我们五国之兵吗。”

“无限期的耗下去么。”陶商年轻的脸上,扬起几分诡笑,“那可未必啊,曹操,如果我说你不出半个月,必会灰溜溜的撤兵,你信不信。”

半个月撤兵?

曹操一愣,却不想陶商竟然这般狂妄,便不屑道:“陶商,你真以为你是神吗,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半个月就想逼退我,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太狂,狂过头了,是会付出惨痛代价的。”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走着瞧吧,看看我是真狂还是假狂。”说罢,陶商也不屑再废唇舌,拨马回身而去。

眼见陶商扬长而去,曹操心里憋火,本想借着会面之际,在气势上挽回些许颜面,谁料又被陶商占了上风。

越想越火,曹操眼珠子一转,焦黄的脸上便浮现邪笑,“陶商,听闻你素来好色,金屋中搜集了不少美人姬妾,你放心吧,就算将来你覆灭,我曹操也会代你好好照顾她们,绝不会让她们寂寞委屈。”

本已转身的陶商,剑眉蓦的一凝,眼中怒火骤生,一双手本能的就按住了剑柄。

不过,只怒一瞬,陶商便平静下来,回过头来,同样邪笑着道:“将来的事还远,我那几位夫人就不劳你操心了,不过眼下你的正妻卞氏,还有你的女儿曹婴却在我手里,你刚才一番话倒是提醒了我,看来我是太狠心了,竟让她们寂寞了那么久,也该是好好照顾照顾她们的时候了。”

曹操勃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