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让你们干耗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速传一员集贤馆文士前来。”陶商拂手喝道。

众文武们神色一动,看陶商这架势,皆知道他们的魏王,这是又要从集贤馆的文士当中提拔人才,去替他完成说服刘璋出兵汉中的重任。

大家伙顿时都起了兴趣,想要看看,陶商想为这员深藏不露的集贤文士,赐以哪位古人的大名。

“系统精灵,给我调出苏秦的数据来。”陶商闭上眼睛,用意念下令道。

“嘀……数据已调出,苏秦,战国著名纵横家,统帅77,武力54,智谋91,政治86,天赋属性,说客。”

果然有说客天赋啊……

脑海里看着这样华丽的数据,陶商不由笑了。

大名鼎鼎的苏秦啊,可与张仪媲美的神级说客,古往今来,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苏秦跟张仪一样,皆师出于鬼谷子,得燕王赏识,提出合纵六国以抗秦的战略。

后苏秦游说列国,说服六国达成合纵联盟,兼佩六国相印,任从约长,以六国之师大败秦国,使强秦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

可以说,苏秦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就能让秦国胆战心惊。

眼下五国联盟所实施的合纵之计,其实正是苏秦所原创。

历史上,张仪向秦王献连横之计,而今又向陶商献上同样的计谋,连横之策,正是合纵之策的克星。

不过,无论是苏秦的合纵,还是张仪的连横,都需要绝世的辩才去实施,这正是苏秦和张仪的共同点,相信反过来让苏秦去实施连横,张仪去实施合纵,以他二人的辩才,照样能够做到。

那么眼下形势,以张仪的辨才,出使辽东,若能够说服公孙度在不是最佳的时机下出兵幽州,苏秦出使益州,就一定也能忽悠了勾践,同样在非最佳时机出兵汉中。

就在陶商回想着苏秦的传奇时,一员与张仪年纪相仿的文士,已经步入帐中,拜伏在了陶商跟前。

陶商便将手按在了他的头也得个把月,再等到公孙度和刘璋做出出兵反应,差不多就要近两个月。

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秦燕两路兵马会直奔晋阳,冲着他而来,他必须要做好应对准备。

三国之兵合起来,快要赶上陶商之兵的数量,分兵御守显然非是明智,必要集中兵马。

陶商遂是下令收缩战线,放弃已经攻陷的晋阳周围诸城,彭越等诸路兵马,纷纷退回晋阳以东的大营。

至于南面英布一路,考虑到曹操四万大军由关中杀入河东,以英布的实力和兵力,绝难抵挡,陶商便命他放弃对界休关的进攻,率兵马放弃河东,退守箕关,防止曹操趁机进军河内,抄他的后路。

晋阳一线,陶商也下令鲁班停止在晋阳四周修筑围城工事,改为于大营北面和南面,修筑新的营盘,以准备应对从北南两面赶来的燕秦两路大军。

陶商的战略很明确,据守晋阳城东大营,与晋秦燕三军对峙,尽可能拖而不战,待公孙度和勾践出兵,逼迫刘备曹操退兵之后,再重围晋阳,击灭袁尚。

诸将各依计行事,同时陶商又派出大批斥侯和细作,严密侦察监视南北两路之敌的进兵情况。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道道的情报如雪片般飞往大营,秦燕两路敌军的情况,果然与陶商设想的一致。

北面刘备三万燕军,由代郡南下,直奔晋国所属雁门郡,袁尚的雁门太守郭淮在袁尚的授权下,不但放刘备大军过境,还主动为其提供粮草物资,并发动雁门百姓,为刘备从幽州转运粮草。

刘备大军遂是畅通无阻的进入并州,经阴馆、广武诸城南下,顺利进入太原郡,接连攻破已经是空城的盂、狼孟诸城,不日进抵晋阳以北。

南面曹操所率的四万秦军,回师关中之后,迅速由蒲坂津渡河,夺取了已空无一兵的蒲坂城,几乎兵不血刃的杀入河东郡。

因英布的南路兵马皆已撤入箕关,河东郡其实已是一不设防之郡,曹操一路连克安邑诸城,数日间便进抵界休关南。

驻守于界休关的颜良和逢纪,也在袁尚的授权下,打开关门,曹操进入太原郡。

曹操遂率四万步骑,星夜兼程北上,晚刘备两天赶到了晋阳城以南。

南面的秦军和北面的燕军,进抵晋阳城,分别于南北下寨,再加上晋阳城中的袁尚所部,遂对晋阳城东的八万魏军,开成了三面夹击之势。

“刘备,曹操,两大枭雄联手对付我,这可真是难得啊……”

陶商站在营中所筑高台之上,远远遥望着秦营和燕营,不由冷笑着感慨道。

“夫君,咱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即刻出兵出灭刘备,再灭曹操,一口气把此二贼聚歼于晋阳城外。”侧妃吕灵姬杀气凛凛的请战道。

“灵姬,冷静点,现在可不是冲动的时候。”陶商摸了摸她的脸蛋,淡淡笑道:“眼下无论我们对谁先动手,另外两路敌人必会趁机在背后捅我们刀子,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

“什么也不做?”吕灵姬秀眉一凝,担忧道:“那若是曹操和刘备主动来攻我们呢?”

“你把他们之间的联盟想的也太美好了。”陶商不屑的冷笑道:“眼下我大魏是他们的共同敌人,一旦我大魏被灭,他们转眼就会拼个你死我活,所谓的三国合纵联军,不过是貌合神离,各怀鬼胎罢了。”

“夫君的意思是……”吕灵姬一时还懵懂不解其意。

张良便笑着替陶商解释道:“大王的意思是,无论曹操刘备还是袁尚,都指望着对方先出兵跟我们开打,以借我们之手,来削弱对方的实力,等到两败俱伤之时,自己再动手坐收渔利,到时不但能收拾了我们,还能顺道连其他两方也一并收拾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吕灵姬明眸一亮,“也就是说,刘备和曹操看似来势汹汹,叫嚷着要灭了我们,其实都在指望着对方也动手,到头来其实谁都不会动手,只有这么虚张声势,跟我们干耗下去。”

“不愧是我陶商的女人啊,聪明。”陶商赞许的一笑,顺势伸出手来,习惯性的在吕灵姬肥大的屁屁上狠狠捏了一把。

虽然早就习惯了陶商这样的肆无忌惮,但在旁人面前,被陶商这样放肆,吕灵姬还是脸蛋一红,面生娇羞,没好气的白了陶商一眼。

看着吕灵姬娇羞的样子,陶商不由邪火悄然,兴致大作,便将她蛮腰一搂,哈哈笑道:“就让刘备和曹操这么干耗着,最后被迫退兵吧,走,灵姬,咱们回帐中喝酒去,今晚咱们可得好好痛快痛快。”

“痛快”二字,陶商故意加重语气,别有意味,听的吕灵姬脸畔晕色更浓,却只得羞笑着依从。

就在陶商搂着吕灵姬,刚刚走到王帐前时,荆轲匆匆赶了过来,拱手道:“禀大王,半年以前大王让末将去寻找的那位妲己姑娘,末将终于给大王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