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给我抽!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王帐中,陶商肃然高坐,英武的脸上,流转着凛烈寒意。

片刻后,帐帘掀起,一名身着华服,却灰头土脸的贵公子,被军士拖了进来。

眼前这贵公子,正是司马朗了。

司马朗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昂起头来瞟了陶商一眼,正撞上陶商如刃的目光。

那目光,只看一眼,便令司马朗本能的浑身一颤,一丝彻骨的寒意由脚底升起,转眼袭遍全身。

司马朗暗抽一口气,强压下畏惧之心,鼻中一哼,将头扭向一边,也不正视陶商,一副昂然无畏的气势。

“手下败将,我大魏之王在此,还不下跪求绕。”荆轲虎目一瞪,厉喝道。

司马朗身形微微一震,却只冷哼一声,依然昂然不动。

这位世家贵公子,显然不屑于屈下高贵的膝盖,向陶商跪拜。

陶商鹰目一凝,向着荆轲示意一眼。

荆轲会意,上前一步,一脚朝着司马朗的后膝就是一脚。

司马朗双腿一软,闷哼一声就跪倒在地。

堂堂司马氏一族的长子,竟然跪在了陶商这个出身卑微的暴发户脚下,一股屈辱感瞬间涌上心头,司马朗愤慨到咬牙,立刻又忍痛强行站了起来。

他刚站起来,后面荆轲又是一脚将他踹倒,如此几次三番下来,司马朗便痛到没了力气,再也挣扎不起来。

羞怒之下,司马朗只能饱含屈辱的跪在地上,愤怒的朝着陶商叫道:“陶商,听闻你也是礼贤下士之主,司马八达名动天下,我司马朗亦为当世名士,你就是这样礼贤下士的吗?”

陶商笑了,笑声之中,尽是讽刺,就像是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本王征辟你们司马家出仕,你们却不惜举族逃离家乡,前去投奔袁尚,你兄弟一个为袁尚勾结匈奴人,一个为他勾结黑山贼,不择手段的跟本王作对,现在还有脸让本王对你礼贤下士,这可真是本王听到最不要脸,最可笑的笑话了。”

陶商一番话,揭穿了他司马兄弟的嘴脸,直把司马朗羞的是脸一阵红一阵白,一时哑口无言。

只是,司马朗只羞愧了片刻,很快就强压下去,抬起头来,又表现出无惧无畏的样子,一派根本不知错的样子。

“荆轲,给本王狠狠的扇他。”陶商手一摆,喝道。

司马朗再次一惊,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眼前这个卑微的暴发户,逼自己下跪也就罢了,竟还敢不顾体统,用这等粗鲁的方式来惩罚自己。

“陶商,你好歹也是读书人,你岂能……”

司马朗话还没有出口,荆轲挽起袖子,虎臂那么一抡,一巴掌狠狠的就扇了上去。

啪!

一声清脆的重响,那贵公子漂亮的脸蛋便被抽出了一个手印,连嘴角都抽出了一丝血迹。

堂堂司马家大公子,名门世族,风雅名士,竟然被一介武夫当众扇了耳光,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羞辱的。

“陶贼,你——”

司马朗心中怒焰狂生,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疼,猛的扭回头来,以一种控诉般的眼神,恨恨的瞪向陶商,张口就要怒斥。

荆轲却不给他回嘴的机会,反手又是一巴掌甩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中,司马朗的脸再次被抽歪,另一边脸上也添了个血印。

接着,荆轲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大胳膊抡起来,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狠狠甩向司马朗。

开头十几巴掌下去,司马朗还勉强能支撑,二十巴掌下去,司马朗痛到再也支撑不住,痛苦的就嚎叫起来。

转眼间,司马朗便被抽到满脸是血,不成人形。

啪!啪!啪!

荆轲却毫不留情,大巴掌没完没了,每一巴掌下去,司马朗都是惨叫一声,血淋淋的脸上,一丝丝的鲜血飞溅出去。

荆轲可是有90的武力值,就司马朗这细皮嫩肉的世家公子,如何能逞受得了,片刻间便是扇到他几欲昏死过去。

王帐中,左右诸将士们,看着司马朗被狂抽的惨状,却无不拍手叫好。

王座上的陶商,则冷笑着,欣赏着司马朗的惨样。

司马懿相助袁尚便罢,还献计勾结匈奴胡虏,陶商对司马氏一族是深深恨之,早已下定决心将司马氏灭族,眼下抽司马朗只是开始而已。

眼看着扇到差不多了,陶商才一挥手,制止了荆轲。

耳光一停,司马朗如虚脱一般,鲜血淋淋的身躯,立时软瘫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再仔细看他,一张英俊的贵公子面孔,已被抽到血肉模糊,已看不出他是在愤怒,还是在恐惧。

这一顿打下去,司马朗的自恃已彻底被抽光,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再也不敢抬头正视一眼陶商。

他终于怕了,不敢再对陶商有半分自傲,只恐陶商用更残暴的手段来收拾他。

陶商这才稍稍收敛杀机,鹰目俯视着他,冷冷道:“司马朗,你现在还敢跟本王要礼贤下士吗?”

“朗不敢,朗对魏王已心服口服,还请魏王恕罪。”司马朗颤栗着答道,一副卑微求饶的样子。

看着畏惧恭敬的司马朗,陶商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暗想这司马朗所谓大族名士,高风亮节,也跟袁氏父子之流差不多,都是一路货色。

乱世之中,多少豪门大族,都难逃族灭的命运。

司马氏却是个例外。

这一族人,最擅长的就是审时度势,明哲保身,今司马朗吃了陶商教训,知道了陶商的手段,自然是果断的选择低头保命。

哪怕不惜颜面,向陶商这个他看不起的寒门暴发户低头。

“看来这一顿耳光子,确实是把你给打痛了。”陶商冷冷一笑,“本王说过,要把你们司马氏一族灭门,不过看你这么识相,本王就给你们最后一个活命的机会。”

司马朗顿时惊喜万分,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道:“多谢大王,朗愿为大王鞠躬尽瘁,赴汤蹈火。”

陶商却不屑一笑,“本王麾下有的是豪杰之士,赴汤蹈火还轮不到你,本王只要你去做一件小事,做成了,就饶你一死,做不成,人头落地。”

原本暗喜的司马朗,背上顿时一寒,不安的小声问道:“不知魏王打算让朗做什么事?”

“很简单。”陶商抬手向着晋阳城方向一城,“本王要你去晋阳城前,劝袁尚和司马懿放弃抵抗,开城投降。”

司马朗立时傻了眼。

袁氏父子落到陶商手中,如何残暴被杀,世人皆知。

有父兄的前车之鉴,袁尚不到万不得已的一步,又岂会冒险投降陶商。

还有他那个弟弟司马懿,司马朗这个做哥哥的,再了解他的性格不过,那是一个极其冷静,理智到了极点之人。

司马朗更清楚,他这个弟弟,只要认定一个目标,哪怕是天塌下来,都无法扭转他的想法,更别说是牺牲他这个兄长。

陶商让他去劝这两人投降,实在是机会渺茫,根本就是在要他的命。

“大王,这件事实是在有点……能不能……”司马朗一时吞吞吐吐,尽是为难之色。

陶商见他犹豫,脸色立时一沉,冷冷道:“本王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本王了,来人啊,把这厮给本王拖出去,五马分尸!”

“诺!”左右军士,应声汹汹而上。

司马朗瞬间吓到肝胆几欲,再也不敢多想,急是叫道:“大王开恩,朗愿意,朗愿意去说降袁尚和我二弟,请大王饶命。”

“就知道你是个软蛋。”陶商不屑冷笑,挥手止住左右军士,喝令道:“荆轲,带一队兵马押着这厮,随本王前往晋阳城前走一趟去。”

荆轲拱手得令,如拎小鸡似的,将惊魂落魄的司马朗,大步拎了出去。

陶商也亲自起身,带着数千亲卫军团,耀武扬威的前往晋阳东门。

晋阳城。

城头上,数千晋军早就严阵以待,随时防备魏军的攻城。

当城上晋军,瞧见千余魏军逼城前来时,见晋军人少,且高悬着免战旗,便没有放箭,容他们进入一箭之地。

“去吧,看你的表现了。”陶商拍了拍司马朗。

司马朗唯唯诺诺,连连哼应。

陶商以轻一拂手,荆轲便押解着司马朗,带着十铁骑,直抵晋阳城护城壕边。

“做你该做的事吧。”荆轲手扶着长剑,喝令道。

司马朗抬头看了一眼城头,看着大晋的旗帜,看着那一双双注视着自己的惊奇目光,脸上不禁浮现几分愧色。

司马氏一族乃是晋公的红人,不少人都识得司马朗之面,城头的晋军士卒自然很快认出了司马朗。

自己的弟弟,乃是晋国重臣,晋公倚重的谋士,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却前来劝降晋公和弟弟,司马朗几乎已能想象得到,自己这劝降之言说出来时,城头晋军士卒,会是何等震惊鄙视的表情。

“再拖延,别怪我剑不长眼。”荆轲按住剑柄,厉声喝斥道。

司马朗心中一寒,他知道已没有选择,为了活命,这张脸只能不要了。

他便深吸一口气,佯作镇定,高声道:“司马朗在此,快请晋公和我弟司马懿前来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