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无极甄家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不仅仅是曹操,就连郭嘉这等绝罢,陶商也不理会她愿不愿意,拨马向着无极方向而去。

甄宓花容却是一变,明眸中惧意顿生,只恐陶贼会对他甄家不利,实不愿带陶贼前去。

马车再次开动,甄宓虽有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跟着陶商一道前去。

黄昏之前,陶商在三千精锐亲卫的保护下,来到了位于无极西南的甄家庄外。

甄氏乃中山国大族,无极首姓,偌大一座甄家庄光壁墙就长达五十余步,堪比一座小型县城。

三千精兵止步于庄上,庄中家兵皆已吓慌了神,慌忙去报知家主甄尧。

“甄小姐,你的家到了,下车吧。”陶商拨马来到马车前,向她伸出了手。

甄宓以为陶商要扶她,脸畔不由微微一红,秀眉也是暗皱,显然不愿意跟陶商有肌肤相触。

只是,畏于陶商的威势,她心中不愿,却又不好拒绝,只得红着脸伸出了手。

当那柔弱无骨,酥滑似玉的纤纤小手,放在掌心之中时,搅得陶商手心一痒,心头不禁怦然一动。

兴之所起,他嘴角忽然扬起一抹邪笑,顺势将甄宓拉上马来,放在了自己身前。

甄宓回过神来时,自己的娇躯已靠在了陶商的怀中,不由惊羞万分,急是挣扎,口中嗔道:“你做什么,快放我下去。”

陶商却不理会她,只哈哈一笑,双手从她腋下伸过,握紧了马缰绳,轻轻一抖,便驱马望庄门而去。

“梁公在此,还不快叫你们家主出来迎接。”跟随在侧的荆轲,向着壁墙上的甄家家兵大喝一声。

一听梁公之名,墙上那些家兵,瞬间吓到肝胆俱裂,再看自家小姐竟然也在梁公怀中,更是惊到错愕惶恐,不知如何是好。

片刻后,庄门大开,一名华服公子,匆匆出庄,正是甄家家主,甄宓之兄甄尧。

“未知梁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梁公恕罪。”甄尧直抵陶商马上,深深一揖。

陶商一笑,拂手道:“甄公子免礼,本公只是送令妹回家探探亲,顺便前来讨口甄家的酒喝,不知甄公子欢不欢迎。

甄尧一愣,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妹妹竟然被陶商拥在怀中,顿时一脸尴尬。

甄宓被哥哥瞧见,自己跟陶商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男人,贴得如此之的,自然也是羞耻不已,不敢看哥哥的眼神。

“怎么,甄公子不欢迎吗?”陶商语气中透出几分不悦。

甄尧猛然省悟,顿时一脸受宠若惊之状,忙道:“梁公驾临,实乃我甄家的荣幸,小民岂敢不欢迎,梁公快里边请。”

“那就打扰贵庄了。”陶商便也不客气,怀拥着甄宓,在众目睽睽之上,策马昂首踏入庄中。

荆轲紧随其后,率数千亲卫护送入内,兵甲森森,杀气凛凛。

甄尧赶紧给手下使眼色,叫那些家兵们都退下去,免的引起陶商猜疑,徒自给他们甄家惹祸上身。

陶商策马直抵正堂,翻身下马,将甄宓抱了下来,昂乎入堂,径直坐在了上来。

甄宓不敢不从,只能红着脸,任由陶商当着自家人的面,把自己抱下马来,两兄妹对视一眼,双双跟进堂中,陪坐在了下首。

荆轲则扶剑立于陶商身后,时刻警惕,一百多甲兵则林列于大堂两翼,一个个虎视眈眈,仿佛只要陶商一声令下,即刻就把堂中所有甄府人都撕成粉碎。

甄尧心中慌张,额头都浸出了一层的冷汗,战战兢兢的暗自发抖。

陶商却显的平易近人,很随和的询问了一番甄家的情况,甄尧只能撑着胆子,不断的抹着额头的汗,故作镇定的一一应答。

一番客气话后,陶商便道:“本公也不跟你拐弯抹角,说实话,我很喜欢令妹,此番前来,也是想跟你这位长兄打个招呼,跟令妹定下个婚约,待择良辰吉日,本公便纳她为妾,不知甄公子意下如何?”

甄宓身上有“旺夫”天赋属性,陶商怎么可能错过,将来当然要纳她为妾。

今日不同往日,眼下他身为天下第一大诸侯,威势无双,想要一个女人直接开口便是,自然无需像以往弱小之时那样小心谨慎。

陶商的盘算是,先把这桩婚事给定下,然后再慢慢培养感情,最终让甄宓能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

历史上的甄宓,原本是袁熙的妻子,在被曹操所俘之后,就改嫁给了曹丕,也没见她寻死觅活,可见她也不是什么贞节烈女,陶商自有这个信心,令她身心臣服于自己。

这直白的话一开口,甄尧顿是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回应。

甄宓却是娇躯剧烈一颤,瞬间羞到满面通红,急道:“民女跟袁二公子有婚约在身,按理是二公子的未婚妻,我甄家乃是言而有信之家,还清梁公恕民女不能从命。”

事到临头,甄宓竟然敢有胆违逆陶商。

陶商冷笑一声,鹰目看着慌羞的甄宓,仿佛能看穿她的内心,自然能看出她在想什么。

在她眼里,到底还是对陶商的出身存有轻视。

陶商的便宜老爸陶谦,虽然也是一州之牧,却是从底层军人打拼起来,相对于袁家这种几代为官的家族来说,他陶家是毫无争议的寒门。

哪怕陶商今已坐拥两河,权势滔天,乃天下第一大诸侯,在她眼里,依旧不过是一寒门暴发户而已。

在这个门第观念深重的时代,甄宓这样的名门大小姐,恐怕宁可嫁一个没落的世族公子,也不情愿嫁他这么寒门大诸侯。

“不就是一纸婚约么,好说。”陶商冷冷一笑,拂手道:“来人啊,把袁熙给我押进来。”

前番袁绍从南皮北逃之时,逃的太过仓促,把袁熙给丢在了后面,正好被陶商所擒,他料到会有眼前这一幕,故此番甄家之行,也将这位袁二公子一并带上。

甄氏兄妹听得袁熙之名,二人神色皆是微微一变。

片刻后,灰头土脸的袁熙被拖了进来,如死狗一般,被扔在了大堂之中。

“袁熙,梁公在此,还不下拜见。”荆轲厉声喝道。

刚刚想爬起的袁熙,被喝的身形一震,赶忙又跪伏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跪在陶商面前,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有袁谭这个前车之鉴,袁熙岂敢自恃,自被俘以来,一直都老实的很,对陶商是万分畏惧恭敬。

“袁二公子,抬起头来,跟你两位故人打个招呼吧。”陶商拂手指了指甄家兄妹。

袁熙颤巍巍的抬起头,向着侧面的甄家兄妹看去,灰暗的脸上,顿时掠起深深的羞愧,匆忙又移开了头,似是没脸见自己的大舅哥,正没脸面对自己的未婚妻。

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这副畏陶商如虎的狗熊样,全然没有半点袁家公子的骨气,甄宓不由秀眉一凝,贝齿暗咬朱唇,明眸中闪过几分失望。

“袁熙,本公知道你曾与甄小姐有婚约在身,本公召你前来,就是让你写一道休书,毁了这桩婚约。”陶商的语气,不容置疑。

荆轲一使眼色,左右亲兵将笔墨拿来,摆在了袁熙跟前。

甄宓娇躯一震,吃惊的看向陶商,没想到这位年轻的梁公,竟然这般霸道,竟要逼着人家袁二公子毁婚。

甄宓却又无奈,谁叫袁氏一族不争气,落到了这般地步。

她便只能期望的看向袁熙,期盼着自己这未婚夫,能有那么几分骨气,千万莫将自己轻易的让给这个霸道残暴的寒门暴发户。

袁熙颤巍巍的拿起笔来,偷瞒了甄宓一眼,眼前这河北第一美人,原本该属于自己的美人,他是一百个不情愿拱手让给陶商啊。

他更恨自己,当初为何不早点跟甄宓完婚圆房,哪怕就算让给陶商了,自己也能先一享芳泽,又何至于将这么个绝世美人,原封不动的送于陶商享受。

心中纵有万般不甘心,袁熙却无可奈何,他根本没有那个拒绝的胆量,只能暗叹了一声,提笔默默的写下了休书。

休书写罢,陶商便令将之递于甄宓,冷冷道:“袁二公子的休书在此,甄小姐这回不用再担心你们甄家背上负约之名了吧。”

甄宓颤抖的捧着那张休书,朱唇都咬出了牙印,却始终不甘心就算屈服于陶商,犹豫许久,就是不吭一声。

陶商知道,这位甄家小姐还是太过自恃自己的身份,不给她展示点自己的手段,她是不会服软的。

鹰目中,一道杀机骤然闪过,陶商手一挥,厉声喝道:“来人啊,把袁熙拖出去,就地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