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众叛亲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两天后,入夜。

乌云密布,星月无光,天地间游走着诡谲的阵阵阴风。

易京北门外,一队队的兵马正徐徐出城,借着夜色的掩护,默默的向着北面而去。

一身金甲的袁绍,昂首扶剑,缓缓的向着城外走去。

城门旁,沮授和文丑已等候多时,见袁绍到来,沮授拱手道:“主公真的决定亲自率军前去劫营吗?”

“玄德说了,那些幽州将士半数是被高干胁迫,未必是真心想要反我,只有我亲自出现,才能扰乱高干军心,确保此翻劫营能够万无一失。”袁绍一脸的毅然。

沮授沉默片刻,几番欲言又止,却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倘若主公生擒了高公子,打算如何处置?”

“这畜牲忘恩负义,意图谋反,唯有杀之,才能泄我心头之恨!”袁绍握紧了拳头,深陷的眼眶中,喷射着切齿的恨意。

沮授身形一震,却又叹道:“高公子虽然有错,但他毕竟还没有做出真正危及主公性命之事,主公就这么杀了他,是不是有些……”

“杀他一万次都不为过!”袁绍厉声打断了沮授委婉的开解,咬牙恨恨道:“我先前就是对这些小畜牲们太过纵容,他们才会被私心蒙蔽了良知,胆敢置我于身死于不顾,我若不用些铁血手段,拿什么来震慑那些心怀鬼胎之徒!”

“可是……”

沮授还待再说些什么,袁绍已决然道:“我意已决,你不必再多说,只管与子勤守好易京便是。”

再无多言,袁绍策马而出,身后吕布也紧紧跟随在后。

近七千余袁军士卒,徐徐出城北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沮授和文丑登上城楼,目送着那后一面“袁”字大旗,消失在黑暗之中,沮授是连连摇头,叹息不已。

“真是个绝情之主啊……”一直沉默的文丑,突然间迸出了这么一句感慨。

沮授脸色一变,急瞪向文丑,那目光仿佛在惊异于文丑,竟然敢说出这等“犯上”之言。

“难道不是吗?”文丑却冷哼一声,“张合被三公子的猜忌给逼反,他非但没有反思,反而纵容三公子杀了张合全家。韩猛跟随他的时间,比我文丑还早,就因为他实力不济,可利用的价值不大,就被他毫不犹豫的牺牲,以换取自己的顺利出逃。还有他的妻子,危机时刻,不也是被他抛弃的么。”

耳听着文丑历数着袁绍的铁血无情,沮授却并没有劝阻,嘴角不停的抽动,脸上涌动着复杂的神色。

“也难怪他的几个子甥,先后的都背弃了他,这可正应了那句话,有其父必有其子啊……”文丑最后一声叹息中,已掩饰不住讽刺的意味。

“不要再说了!”沮授忍无可忍,突然一声沉喝。

文丑看了他一眼,苦笑着笑了摇头,便再无多言。

城头上,死一般的沉寂,沮授和文丑就那么沉默着,各怀着心思,注视着夜的那一头,等着袁绍的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觉已是过了一个时辰。

突然间,夜色的那头,传来滚滚铁蹄之声,似有千军万马,正向着易京北门方向狂奔而来。

“难道主公这么快就回来了?”沮授神色一动,眼中疑色顿生。

文丑等守城的几千士卒,个个都瞪大眼睛,向着夜色望去。

声响越来越近,城墙都在颤抖,片刻之后,无数的兵马杀出了黑夜,从如地府杀出的修罗鬼兵,向着易京狂杀而来。

这哪里是袁绍之兵,分明是一支攻城之军。

“难道主公败了,是高干反杀了过来?”文丑和沮授的脑海中,同时闪现出这个惊人的念头。

紧接着,他们却惊奇的发现,这支杀来的兵马,打着的不是“袁”字旗号,也不是“高”字旗号,而是“刘”字的战旗。

是刘备杀到!

就在他二人惊疑不解之时,那一队大军已杀至城前。

当先一将勒马城前,手中双股剑向着城头一指,厉声道:“城上守军听着,刘备在此,开城投降,愿归顺我刘备者,一概重用,敢有顽抗者,城破之时,绝不轻饶。”

城上守军无不大惊失色,一双双眼睛齐齐扫去,果然见是传说是的刘皇叔杀到。

“怎么回事,刘玄德不是和主公说好,要里应外合来击灭高干么,怎么会反杀到易京?”文丑当场就懵了。

沮授也惊怔了片刻,蓦然的恍然省悟,沉声道:“糟了,我们中了刘备的诡计,他是假意跟我们联手,实则却想让我们和高干自相残杀,他好坐收渔人之利!”

沮授到底是沮授,一语道破了玄机,文丑等将士,无不恍然惊悟。

“文将军,速速令将士们整军备战,准备迎敌。”惊醒的沮授,向着文丑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