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无路可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就在城头上,袁绍尚在愤恨时,一员梁军骑兵,却单骑向着城头奔来。

袁军上下,立刻沉寂下来,好奇的目光看着那奔来之人。

“是张合,是张合那个叛贼!”文丑第一个认出了来者。

袁绍身形一震,眼中立刻迸出如火的愤怒。

张合却已提着那血淋淋的人头,一路狂奔而至,在离邺城南门三十余步的距离,借着冲马的冲势,张合怒啸一声,奋力的将手中的人头掷了出去。

陶商就是要用这颗血淋淋的人头,来震慑袁绍,告诉城中的袁军,谁敢再助袁绍顽抗,这就是他的下场。

这是他血的警告。

血淋淋的人头划过曼妙的弧线,嗖的飞落入邺城城头,落地之时,周围的袁军士卒吓了一跳,本能的散开一边。

人头滚了数步,最后停在了袁绍跟前。

那头颅披头散发,又为血迹所污,一时辨不出是谁的人头,一名亲军便将那人头颤巍巍的捡起,将那散乱的头发拨开。

当袁绍和他的部下们,看清是牵招的首级之时,所有人都为之一震,皆是变色。

袁绍霎时间已明白,这是陶商在公然羞辱他,在警告他,在吓唬他的部下。

“陶贼,你竟敢……”袁绍心更如刀绞一眼,两眼中喷射着悲愤的火焰,几乎要夺眶而出。

城外处,张合却已勒马横枪,向着城头大喝道:“袁绍,你这个庸主,你父子听信谗言,杀我全家,此仇不共戴天,终有一天,我要亲手斩下你的狗头。”

说罢,张合冷哼一声,拨马扬长而去。

被叛贼如此公然羞辱,袁绍是气的面红耳赤,胸中气血翻滚,胸都要气炸掉一般。

文丑更是恼羞成怒,怒叫道:“主公,这叛贼竟如此猖狂,请主公让我率兵杀出去,斩了那叛贼。”

文丑这般一愤然叫战,其余韩猛等大将,皆慷慨叫战。

沮授却眉头暗皱,一脸的担心,只陶袁绍气昏了头,禁不住文丑等将的叫战,真的派兵出战。

他袁军现在的实力,再派兵强行出战,无疑于去送死,到时战死的怕就不是牵招一将。

袁绍早就恨到气血激荡,咬牙切齿,有那么一瞬,眼看就要忍不住出战,洗雪耻辱。

最后,他却强忍了下来,最后丁点理智,让他知道出战只能是中了陶商的激将法,自送将士性命。

可眼张合这叛贼,当着全军将士的面,如此羞辱自己,若不出战的话,自己的颜面往哪里搁。

进退两难,内心倍受煎熬之下,袁绍突然两眼一闭,仰天大叫一声,狂喷两口鲜血,晕倒了过去。

“主公!”

文丑等将大吃一惊,怒气瞬间瓦解,吓的一拥而上,将气急攻心的袁绍扶住。

沮授却暗松了口气,忙是喝斥众将,把袁绍扶回府中,请医者治疗。

众将的愤慨,只能强咽下去,眼睁睁的看着张合耀武扬威之后,又扬长而去。

……

袁绍噩梦才刚刚开始。

攻陷敌犄角之营第二天,陶商便下令,对邺城主城展开日夜的狂轰。

近七百余门天雷炮,被架设于邺城四门,不分昼夜,无休无止的向敌城展开了猛轰。

这七百天雷炮,乃是经过鲁班再次改将,所投石弹重量虽然没有增加,射程却得到了相当大的提高。

几天的轰击之后,邺城大部分的房舍皆已被轰为粉碎,只余下大将军府四周,狭窄的一圈没有被石弹波及。

数天的轰击之下,邺城军民死伤达数千之众,所有人都只以缩在临时所挖的地道中,战战兢兢的度日。

这等恐怖的轰击,严重的摧残着袁军本就不高涨的士气,将他们的斗志打入了谷底。

除了石弹轰击,陶商还采取了强大的心理战术,通过各种方式向城中散布消息,说是并州袁尚,幽州的高干和南皮的袁熙,已经放弃了救援邺城,各自宣布为袁绍的正统继承人,开始自相残杀起来。

精神与肉体双重的压迫之下,邺城军民是人心惶惶,虽然粮食还没吃完,精神却已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当日吐血的袁绍,则躺在大将军府中养病,将城防之事,都交给了文丑沮授和韩猛几员文武。

他三人皆也意识到了大势已去,越发的力不从心,彼此一合计,达成了让城别走的共同看法。

于是,当天三人便一起前来大将军府,前来面见袁绍。

当他三人进入内室之时,袁绍正半倚在榻上,脸色苍白,神色虚弱无力。

“尔等不好好守城,为何同时前来见我,若是陶贼在这个时候趁机进攻,谁来主持大局。”袁绍干咳着,不悦的埋怨道。

三人对视一个,文丑和韩猛二人,皆眉头暗皱,一脸的犹豫,谁也不敢先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