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我要亲手收拾了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鞠义当先杀至,独臂运起生平之力,手中一柄战刀卷起漫漫飞雪,向着彭越狂斩而至。

彭越却巍如铁塔,纹丝不动,面对狂冲而来的鞠义,眼神不起一丝波澜,仿佛视他为土鸡瓦狗一般。

眼看刀锋将至,彭越猿臂一抖,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斩出一戟。

那一戟,快如疾风,势如雷电,戟锋过去,卷起无尽飞雪,竟如一面雪墙般,轰然撞出。

砰!

沉闷的撞击声中,刀戟相撞,雪花四面震散,飞溅出的火星,竟将雪都烧融。

巨力狂击之下,鞠义张口便喷出一口鲜血,一张脸瞬间惊骇到扭曲愕变,惊恐的发现,眼前这个彭越,武艺竟然还在樊哙之上。

未及他舔干净嘴角的鲜血,彭越怒发神威,第二戟已狂斩而至。

五步之外,袁谭已骇然变色,惊恐的看着鞠义被震到吐血。

他这才惊恐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彭越,跟英布项羽一样,皆非是冒充古人的无名之徒,而是一员实力超越樊哙,几乎可与英布相提并论的强者。

他二人联手,连樊哙都只能勉强一战,如今换上更强的彭越,还如何一战。

刹那间,袁谭的脑海中,本能的迸射出一个念头:

弃了鞠义,独自先逃。

可是,或自己独自逃走,留下鞠义必不是彭越对手,等于是把鞠义推入了火坑。

可若不如此,他和鞠义就要都死在这里。

思绪飞转,形势已到了不容他思索的地步,袁谭猛一咬牙,拨马改变了方向,从他二人战团的侧向抹了过去。

此间道路不及方才狭窄,道路没有被封绝,袁谭从旁边倒也勉强可以冲过去。

“大公子——”苦战中的鞠义,惊见袁谭弃他而走,不由惊怒大叫。

“鞠义,你先拖住他,我们在北面会合。”袁谭不敢看鞠义一眼,口中颤声大叫,只管埋头前冲。

鞠义绝望了,瞬间悲怒到吐血的地步。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誓死为之效忠,不惜折损一臂,都要为之血战的大公子,竟然会在这生死之刻,无情的抛下自己。

就在他失神的一瞬,身后破绽顿出,彭越战戟狂击而起,向他猛扫而至。

鲜血飞溅中,战刀飞出,鲜血飞溅,鞠义的半边肩膀便被砍破,嚎叫声中,残躯重重的栽落于地。

半边肩膀被砍断,鲜血狂喷而出,鞠义重伤至此,已再无活下去的机会。

俯视着地步痛苦的鞠义,彭越冷冷叹道:“你也算是一世豪杰,可惜啊,有眼无珠,错跟了无情无义之主,落到今日下场,也是你活该了。”

“袁谭,你这无耻无义的狗贼……我鞠义真是瞎了眼,才会……才会为你卖命啊……”望着远去的袁谭,鞠义咬牙切齿,悲愤的大叫,嘴里狂溢着鲜血。

然后,他身形剧烈一抽,口中狂喷数股鲜血,便即不再动弹。

一双充满怨恨,密布血丝的眼睛,到死的最一刻,都死盯着袁谭的身影。

彭越对这愚忠之徒,没有一丝的同情,挥刀斩下了他的尸头,挂在马上,纵马挺戟,继续追击袁谭而去。

……

已然逃远的袁谭,拼了命的抽打着战马,一刻不停的狂奔,满脑子回响的都是鞠义的悲愤吼声。

“他是我袁家之臣,就该为我袁家牺牲,他可以死,我却不可以,我这么做是对的……”奔行中,袁谭不断的安慰着自己。

身后的火光越来越远,喊声是渐渐隐去,更不见有追兵的踪影。

袁谭回头看了几眼,方自长长的吐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渐渐得以松缓,暗自庆幸着逃出了升天。

连着闯过陶贼的两道阻拦,就算那陶贼再神机妙算,也绝不可能有第三路伏兵了吧……

袁谭暗自庆幸,长吐一口气,却又心中黯然,如刀绞一般。

五个月前,他还率领着两万大军,雄纠纠气昂昂的进入黎阳,宣称城人在人在,必叫陶商折戟城下。

谁想,到最后,黎阳城还是失了,两万大军丧尽,许攸叛逃,鞠义战死,只余下了他这孤家寡人一个逃出来。

他袁家大公的颜面,这一次是彻底的扫尽。

重此往后,他就算活着逃回邺城,也将是烂命一条,彻底失去了夺储的机会。

一切,皆是拜陶商所赐。

那个可怕的卑微小贱,两次俘虏了他,阉割他,割掉他的耳鼻,一步步将他推入羞辱的深渊。

“陶贼,就算我失去了夺储的机会,我也不会忘记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非杀你不可……”袁谭咬牙切齿,暗暗的发着誓愿。

天色渐明。

前方道路渐渐清晰,穿过前方狭道口,就将进入平原地带,谁也别想再追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