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黑 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轰!

一声巨响轰鸣于耳边,惊天的狂力,疯狂的轰击在鞠义的战刀上。

交手瞬间,鞠义身形剧烈一震,嘴角渗出一股血丝,握刀的双手上,虎口已是震裂,鲜血染满了刀柄,胸中更是气血翻滚,剧烈难当。

只一招,武力值有八十多点的鞠义,竟被项羽震到内外皆伤。

剧烈瞬间,项羽第二记重枪已电射而至。

性命忧关之际,鞠义情急之中,只能强忍着痛楚,拼命的举刀相挡。

项羽这一枪却快如疾风,鞠义手中战刀尚未荡出时,那金色一枪已破风而至,正中他左肩。

咔!

鲜血飞溅,金枪深深的刺入了鞠义的肩中,一枪洞穿,斗大的血窟窿往外狂翻鲜血。

就在鞠义吃痛嚎叫声时,项羽一声天神般的狂啸,猿臂青筋突涌,手中霸王枪向天空挑起,被洞穿的鞠义,硕大的身躯竟如小鸡仔一般,被项羽挑上了半空。

“啊——”

嘶心裂肺的惨叫声中,鞠义那条手臂,已被枪锋撕落,断臂的残躯飞出十步之远,重重的跌落入兵流之中。

只两招,河北大将鞠义,便被项羽斩断一臂,掀落马下。

摔落于地的鞠义,痛不欲生,惨叫何等凄厉,肝胆在瞬间已崩裂,只剩下对项羽无尽的畏惧。

项羽却视他如蝼蚁一般,纵马舞枪,再度杀向了他。

“给我拦住他,拦住他——”屁股着地的鞠义,连滚带爬的疯狂往后退,口中惊恐的大吼。

鞠义在军中极有威望,身边这些败卒,皆乃他最忠心的亲兵,虽然畏于项羽威势,但为了保护自家主将,还是奋不顾身的扑向了项羽。

“蝼蚁,自寻死路!”

项羽不屑的一哼,一路纵马狂冲,手起枪落,如死神般疯狂收割着人头,转眼便将数十名敌卒撕碎。

不过,项羽追击的速度终于稍稍被阻,趁着这空隙,断臂的鞠义被亲兵扶上马,一路向着北面黎阳城狂逃而去。

杀戮,却仍在继续。

日近正午时分,战斗结束,河滩一线重归平静。

沿岸的里许之地,躺满了袁军的尸体,沿河一线都变成了一片赤红,袁军的旗帜被梁军铁蹄无情的践踏在脚下。

“嘀……宿主获得抢滩登陆战胜利,获得1点魅力值,宿主现有76点魅力值。”

“好歹还有1点魅力值啊,我还以为这场战斗胜的太轻松,连魅力值都没有呢……”

南岸的陶商,笑的畅快,遂是下令其余数千兵马,悉数过河,并命其余六万兵马,加速向黎阳一线集结。

未多久,近万名梁军将士已尽数过河,于北岸下寨,轻松的立稳脚根,只等着后续后马前来会合。

袁谭和鞠义二人,则率领着不到五千的败兵,仓皇的向着黎阳城逃去。

……

黎阳城。

南门城头上,此时的许攸正驻立于城头,目光不安的远望着南面河岸方向。

种种不堪的往事,不时的浮现于脑海。

回想起那一次次的精妙计策,一次次的被陶商识破,他智者的声名,一次次被陶商无情的打落在地,许攸心中就有气。

除了愤恨,更多的还有忌惮。

毕竟,他败给了陶商太多次,心中着实担心,这一次依旧会出现意外。

“陶贼渡河之军只有五千,他不可能再玩出什么花招了吧……”许攸心里边这样安慰着自己。

神思间,南面河岸方向,已隐隐响起了杀声。

显然,河岸一线,两军已交战。

许攸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举目远望,只见岸边一线旗帜飞舞,箭雨穿梭,流光四射,战事看起来颇为激烈。

“报——”一骑伺候飞马而来,大叫道:“敌军已中我军埋伏,鞠将军和大公子正两面夹攻敌军,我方占有全面优势。”

这消息传来,城头的袁军士卒们倍受鼓舞,顿时一片沸腾兴奋。

许攸也暗松了一口气,嘴角终于露出些笑意,微微点头道:“看来这一次是给鞠义说对了,大公子总算能小胜一场,重树些许威名了。”

“再探再报。”许攸拂手一喝,目光再次望向南面。

这一次,他的目光中已少了几分不安,添了几分自信。

随着战事的继续,许攸已彻底的放宽了心,笑道:“来人啊,拿笔墨来,我要提前写好一封捷报,现在就送去给主公。”

许攸料定此战已无悬念,迫不及待的想要为袁谭请战,为他的汝颍一派扬威。

“仗还没有打完,现在就写捷报,会不会早了点?”旁边的亲兵提醒道。

许攸却傲然一笑:“陶贼狂妄,已中了我们的计策,大公子取胜已成定局,有什么早不早的。”

左右士卒,遂急将笔墨拿来,许攸提起笔来,便打算书写捷报。

“有兵马向黎阳城来。”哨兵却在许攸提笔前一刻,高声大叫。

许攸一怔,笔悬在半空,抬头向着南面方向望去,果然是尘雾滚滚,果然有一支兵马,正向黎阳南门奔来。

许攸眼神一动,心中蓦的闪过一丝不安。

片刻后,那兵马驰近,看清旗号时,许攸心中大震。

那是袁谭的旗号。

旗帜残破,士卒皆狼狈慌张,俨然已是兵败逃归的样子。

“难道说,大公子败了?”

许攸的神色立变,急是下令打开城门,自己也急急忙忙的下城,迎了出去。

城门打开,吊桥放下,一支灰头土脸惊魂未定的军队,慌慌张张的逃入城中。

许攸举目一扫,只见袁谭也一脸黯然失落,默默的夹在败军的队伍中,许攸脸色又是一变,急是迎上前去,问道:“大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袁谭一见许攸,脸色顿时一红,流露出惭愧之色,也不好意思回答,只是摇头暗叹。

不久之前,他还否定了许攸的劝说,非要跟鞠义出战,自信可以大败梁军,取得一场难得的胜利。

而今,遭受一场大败,狼狈不堪的逃回,他自然羞于面对许攸。

许攸已看明白了七八分,遂是抓住一员小校,喝问战事经过。

小校遂将他们如何设计伏击登岸梁军,又如何反中梁军突袭,整个战败的过程,道了出来。

许攸恍然明悟,看向袁谭的眼神中,尽是恨其不争的神色,叹道:“攸早说过,那陶贼奸诈,我们只可坚守黎阳,不可出战,可大公子怎么就是不听呢。”

袁谭愈加惭愧,一脸的尴尬。

许攸还嫌不够,又埋怨道:“大公子就算出战,只以强弓硬弩,阻击敌船登岸便是,为何还要自作聪明,摆什么伏兵之计,主动退后撤放敌军上岸,不然敌军单凭一路偷偷渡河的骑兵,又怎能击败大公子一万多的精兵。”

袁谭心中有愧,颜面无光,耳听着许攸的教育,心中是羞愤难当,却又不好发作。

正当尴尬时,城门又开,却是鞠义率其余的败兵逃回了城头。

败兵中,断臂的鞠义,更是惨烈不已,在败兵的搀扶之下,才摇摇晃晃的下了马。

此时的袁谭,正被许攸教训到颜面无光,心中憋着一口气,一瞧见鞠义,也不关心其伤势如何,便怒斥道:“鞠义,都是因为你不遵父帅号令,执意要率军出战,才遭至今日大败,折损数千士卒,挫动我军士气,本公子岂能容你,来人啊,把他拖下去,给我斩首示众,以惩其罪!”

此令一下,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就连许攸也大吃一惊。

他万没想到,袁谭被自己说教了几句,竟是恼羞成怒,把失败的责任尽数推在了鞠义身上,竟还要斩杀鞠义替他背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