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又跟我玩阴的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金声响起,撤退的命令传出。

铁面人面露惊色,显然是不甘就此撤退,然军令如山,他却不得不撤。

“项羽,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没完,下次交手,我必取你狗命!”铁面低吼一声,抢攻数招,拨马便退。

项羽击退了铁面人,也不追击,只横枪傲立,鹰目扫射敌军,一副神将凛凛之势。

那眼神,仿佛在向敌人耀武扬威,武道舍我其谁。

眼见铁面人退回,袁军士卒无不是唉声叹气,士气多多少少已受的击。

铁面人奔回阵中,向袁绍拱手道:“义父,我还没有杀了那厮,义父为何鸣金。”

袁绍无奈一叹,“你武道虽强,我观那项羽武道与你不相伯仲,再战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那这场斗将赌约怎么办,大公子就不救了吗?”铁面人急道。

“再想其他办法吧。”袁绍的语气中,尽是无奈。

铁面人虽有万般不甘,也只能强咽下这口恶气。

袁绍便打算撤兵回营,这时却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可记得自己的身份,记得你的使命吗?”

铁面人一怔,忙拱手道:“儿记忆尽失,只记得义父救了儿,儿要舍命报义父之恩,儿还记得,陶商是儿的大仇人,儿必须要杀了他。”

“嗯,那就好,先回大营,再从长计议吧。”袁绍的眼中,掠过一丝放心的神色,回头瞪了一眼那“陶”字大旗,方才不甘心的转身离去。

三千袁军士卒,皆灰头土脸,黯然的退兵归营而去。

袁军灰溜溜的退却,陶军阵中,却已欢声雷动,嘘声四起。

陶商望着退却的敌军,望着阵前傲立的笑容,暗中长松了一口气,年轻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终于斗羸了,项羽啊项羽,不愧为霸王,你还真是给我长面子,没白招你……”

脸上也掠起得意之色,陶商拂手笑道:“走吧,回营喝酒去,再把那位袁谭公子,放归给袁绍去吧。”

斗将失败,释放袁谭,那是没面子,是被迫的。

如今胜了释放袁谭,却是陶商的大气,放的也有面子。

况且,陶商还要利用袁谭这颗棋子,继续让袁家兄弟内斗,消耗袁氏的实力。

三千士卒,个个欢欣鼓舞,拥簇着他们的大司马,拥着神威无敌的项羽,欢欢喜喜的还往大营而去。

……

入夜,袁军大营。

大帐中的袁绍,正愁眉苦脸,品味着斗将失败的痛苦,琢磨着如何救自己的宝贝儿子。

正当焦虑苦恼时,帐外亲兵却来报,言是袁谭自己回来了。

袁绍大喜,万没有想到,自己斗将失败,陶商竟然还会放了自家儿子。

惊喜的袁绍,急令袁谭入帐。

片刻后,帐帘掀起,袁谭低垂着头,在士卒的搀扶起,摇摇晃晃的进入了大帐。

瞬间,袁绍那张惊喜的脸,凝固成了目瞪口呆的一瞬。

眼前的袁谭,原先英朗帅气的脸已荡然无存,竟已被割了耳朵和鼻子,丑陋不堪,形如怪物。

左右许攸田丰等文武,看着这等德性的袁谭,也无不愕然变色。

“谭儿,是谁把你伤成这样,是谁!”惊醒的袁绍,几步扑了上去,抱着儿子愤怒的大吼道。

“父帅,是陶商,都是那陶贼干的,父帅,你要为儿报仇啊……”袁谭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恨怒悲愤的颤声道。

“残暴的奸贼,你竟敢如此伤我谭儿!”袁绍恨得咬牙欲碎,愤怒的咆哮。

“父帅,你要为儿报仇,报仇啊——”袁谭精神受到重创,再难支撑下去,双眼一闭就昏了过去。

袁绍顾不得许多,急令将袁谭抬下去,命医者救治。

帐中,一众幕僚属下们,无不愤慨,大骂陶商残暴,就连颜良等河北一派,此刻也不得不表现出愤慨。

送走袁谭,袁绍悲恨难当,猛然拔剑而出,一剑将案几一角削落,咬牙切齿的愤然道:“我袁绍在此发誓,若不将陶贼五马分尸,为谭儿报仇雪恨,我誓不为人!”

袁绍愤怒之极的起誓声,回荡在大堂之中。

一众文武们也忙作悲愤万分之状,挥舞着拳头,呼喊着复仇,声讨着陶商,皆慷慨表明心迹,发誓要为袁绍诛杀陶贼。

“主公,为今之计,只有尽起我十万大军,不分昼夜狂攻敌营,方可击破陶贼,为大公子报仇雪恨。”许攸急是愤慨的向袁绍进言。

袁绍微微点头,当即就要答应。

这时,田丰却道:“主公,陶贼斗将新胜,士气正盛,且官渡敌营垒修得甚为坚固,丰以为我们若一味正面进攻,未必就能破得了敌营。”

“元皓有何高见?”袁绍也点点头。

前番陶商不在官渡时,他发十万大军强攻敌营,都没能攻破,如今陶商全师在此,若再正面强攻,他自己都没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