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互扣屎盆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袁绍遇刺?

袁谭大吃一惊,一跃而起,满脸的惊愕。

他原指望着依靠王越,刺杀了陶商,立下此等奇功,好等着向袁绍邀功,风头盖过自己那三弟。

谁料到,他自己的图谋没有得逞,正还惊讶时,却传来了自己的父亲被刺的消息。

震惊的袁谭,此刻也顾不得再多问,急急忙忙的离开东院,赶着去正院。

当袁谭赶到正院之时,袁府上下已经忙成了一团,一众文武们都守在外堂里,个个慌张不安,医者们则一个接一个的被传入内堂,为袁绍救治。

“三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父帅为何会遇刺?”袁谭一赶到,便向袁尚喝问道。

袁尚看了袁谭一眼,皱着眉头道:“我等陪父帅于西郊游猎,父亲一时兴起,甩脱了众兵去追一只獐子,谁料却正遇上了刺客刺杀,幸亏文丑将军及时赶到,父帅才只伤及了肩膀,没有伤到性命。”

听得袁绍没有性命之忧,袁谭才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个刺客呢,可有抓住?”

袁尚摇了摇头,“那刺客武艺极高,反应也极快,一见形势不妙,立刻就逃入了密林之中,我已派兵马入林中搜捕,可最后还是没有捉到。”

袁谭听着心中愈发觉着蹊跷,要知他一月之前,才派王越刺杀陶商不成,如今王越刚回邺城,袁绍也被人行刺,他越想越觉得,这桩刺杀案,很可能是陶商报复所为。

正疑惑时,医者们相继出来,宣称袁绍受伤不得,没有性命之忧,但也得静养个三五月,方才能痊愈。

袁谭二子,以及众文武部下们,这才皆松了口气,纷纷入内堂去看望袁绍。

为了抢先看到父亲,以表自己的孝心,袁谭抢先一步走在袁尚前头,先入了内室。

袁尚眉头暗皱,正要跟着进去,谋士逢纪却凑上近前,向着袁尚附耳低语了几句。

“竟有此事?”袁尚眼神一动。

“纪已打探清楚,此事千真万确。”逢纪点点头,嘴角掠过一丝诡笑,“呆会进去看主公时,三公子一定要利用好这件事,见机行事才是。”

“我自有分寸。”袁尚会心一笑,这才步入了内堂。

内堂中,负伤的袁绍,脸色很是难看,倒不是因伤痛作怪,而是恼火于他被刺这件事本身。

提前入内的袁谭,跪伏在袁绍的榻前,看起来已大表过孝心。

袁尚一入内,袁绍便沉着脸问道:“尚儿,那刺客可曾有抓住?”

“禀父帅,那刺客武艺极高,他又逃入密林之中,最终还是给他逃脱。”袁尚的回答,跟方才回答袁谭时一样。

话音方落,袁谭便责备道:“不是为兄说你啊三弟,你做事怎么能这般不周全,竟然能让刺客那么轻易的接近父帅,事发之后,你带了那么多兵马,却连一名小小的刺客都抓不住,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好的机会,袁谭当然不会放过,自然要借题发挥,好好的斥责一番自己这个弟弟。

袁绍本来还没想怪谁,被他这么一煽动,心中恼火,不由也瞪了袁尚一眼。

袁尚忙是一拱手,愧然道:“儿疏于防范,使父遇此险情,儿确认有失责之罪,不过儿虽然没能抓到那个刺客,但那刺客却在交手之时,自报了家门,声称他叫荆轲,乃是奉了陶商之命,前来刺杀父帅,以作报复。”

荆轲!

陶商?

袁绍脸色一变,目光中顿露惊异,丝丝怒焰迅速的在脸上燃起。

袁谭却一怔,不由看了袁尚一眼,埋怨袁尚对他有所隐瞒,这后面的话,方才竟没跟自己说。

袁谭眼珠子一转,立刻愤怒骂道:“这个荆轲,必定又是那陶贼从他那个讲武堂中弄出来的门客,想要冒充荆轲之名,前来刺杀父帅。没想到啊,这个陶贼竟如此卑鄙,竟用这等卑劣的手段来谋害父帅,实在是无耻之极。”

“陶谦的这个小崽子,不敢跟我正面对抗,竟然想用刺杀这种卑鄙的手段谋害,实为可恨!”袁绍拳头一击床榻,脸上怒火燃烧起来。

左右等文武,也纷附合,纷纷的骂陶商卑鄙。

袁尚也跟着骂了几句,话锋一转,却道:“陶商此举固然是卑鄙,不过儿却听说,一月之前,大哥派了一员叫王越的游侠,前往许都刺杀陶商未遂,今日陶商派刺客反刺父帅,想必是为了报复大哥所为。”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变色,一双双惊讶的目光,纷纷的转向了袁谭。

袁绍也是脸色一沉,惊异的瞪向了袁谭,喝问道:“谭儿,可有此事?”

袁谭此时已是一脸尴尬,恼火惊异的瞟了自家弟弟一眼,显然没有料到,自己这桩秘密行动,竟然会被袁尚察知,还在这个关键时刻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