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谁也救不了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夜凉如水。

陶商看了一眼蜷缩在身边,一衣不遮,正自熟睡中的吕灵姬,却也不扰她清梦,起身披上衣衫,步入了偏堂。

他立于大门口,仰望着夜空,眼眸之中闪烁着思绪之色。

夜色下的宛城,就像是一面光滑的镜子,倒映着满天的星光,而那点点的星光,就是家家户户的灯火。

晚风扑面而来,陶商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他转身回到了堂中。

大堂内,早已撑起了六支巨大的火炬,映的堂中明亮如白昼。

那座原本属于刘协的龙案上,两边各支着一根粗如儿臂的烛火,闪动的红光映照着旁边所悬的巨幅地图。

陶商来到地图前,鹰一般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地图上那一个个城市上。

曹操正在百里之外的武关,虎视耽耽的盯着宛城,准备着渔翁得利。

易京方向,公孙瓒想必只差最后一根稻草,就要被压垮。

江东,孙策已经镇服了反对者,正磨霍霍,琢磨着再夺淮南,还是西进攻打荆州……

天下大势,正在环环相扣,在他的脑中推演。

直觉和理智都告诉他,虽然顺利抢到了天子,却有可能陷入一场上刘表旷日持久的战争中。

他拖不起,必须速战速决。

而东南方向,细作已传回情报,荆州军已经开始动作,相信最迟两日后,就会对宛城发起进攻。

这是他今晚睡不着的原因。

房门再次被推开,一股夜风入堂,搅得火把闪烁舞动。

还未转身,便闻到了鼻子的酒气。

“酒鬼,这么晚了还来找我讨酒喝吗?”陶商也不回头,光凭脚步声就听得出来者是谁。

“酒鬼我也想睡啊,可突然间想到一件极重要的事,一下就睡不着了,等不到明天,这不就巴巴赶来想跟主公唠叨一下。”果然是陈平的声音。

陶商的眼眸微微一动,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他便转过身来,邀陈平陪坐,亲自给了倒了一杯甘家好酒,“坐下,咱们慢慢说。”

“好酒啊,果然还是二夫人家的酒最爽口了,多谢主公。”一见好酒,陈平就两眼放光,不客气的就仰头灌尽。

趁着他喝酒之际,陶商笑道:“酒鬼,莫非你也觉着不能跟刘表耗下去,想到了什么速战速决之策吗?”

陈平的酒方入喉,张口便给陶商呛得喷出来了。

酒放下,陈平抹了抹嘴巴,苦笑着叹道:“主公啊,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酒鬼我看得这么透,很没有成就感的。”

陶商哈哈大笑起来。

陈平不过是说笑而已,再灌下一杯,神情却变的凝重起来,“天下形势变化,已不容许我们把南阳之战拖下去,且以刘表的雄厚实力,这场仗若拖下去,胜负尚未可知。”

如今之势,陶商可用之兵不过两万。

而刘表却折了数千兵马,却仍有三万七千之兵,且其号称带甲十万,若直打起持久战来,刘表至少还可以从后方抽调来三四万的兵力。

兵力上面,陶商并不占有优势。

况且,就算最后能击退刘表,他自己也会损失不少兵马,陶商还要留着兵马,跟袁绍这样最强大的敌人决战,自不愿把过多的精锐士兵,损失在与刘表的交锋之上。

这一战,不仅在于如何速破刘表,还在于如何能最少的兵马损失,实现战略目的。

陈平乃绝顶智谋之士,陶商所顾忌之事,陈平岂能没有想到。

“既然酒鬼你已猜出我的顾忌,必然已经想到了破解之策,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陶商催促道。

陈平再饮一杯酒,眼眸中掠起一丝诡诈,“平这里已想到两步计策,速退刘表,不过,却要先以退为进。”

“怎么个以退为进?”

“弃宛城。”

……

陶商撤兵了。

次日,他便挟裹着天子皇后,还有在乱军在幸存的文武百官,弃却了宛城,一路向北撤去,摆出一副将弃南阳,撤还许都之势。

刘表兵不血刃就夺下了宛城,终于实现了他此前的战略目标。

然此一时彼一时,中原形势剧变,已容不得刘表满足于夺回宛城,据有南阳据保荆襄一隅。

为了夺回天子,进据中原,刘表当然不会坐看陶商挟着天子安然退回许都。

攻取宛城的当天,刘表便马不停蹄,以蔡瑁开路,率领三万七千之众,一路穷追陶商。

五日后,淯水南岸。

黄昏时分,斜风袭卷,天地一片苍凉。

陶商驻马横刀,鹰一般的眼睛,冷冷的射向南面大道方向。

“陶”字大旗猎猎飞舞,大旗之下,却只不过万余兵马。

陶商已分出一万兵马,保护天子一行渡过淯水,先行退往叶县,他自己则率一万兵马,摆出一副殿后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