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傀儡要挣扎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曹操想不通,夏侯惇也想不通,曹昂为什么会败给陶商。

论诡诈,论智谋,曹昂绝非陶商的对手,这一点他们也都承认。

可现在不是统兵打仗,用计用谋,而是斗将单挑,纯比武艺,没有任何的诡诈可用。

为什么曹昂会输呢?

难道说,短短不到一月的时间,那个小贼武艺突飞猛进,竟然已远远的超越了曹昂,精进到可以重创他的地步了吗?

夏侯惇脸形扭曲抽动,震骇的眼神,迸射出几分尴尬。

显然,曹昂的负伤而归,等狠狠的打了他的脸,羞辱了他方才那番自信的判断。

曹操则暗暗握拳,脸色阴沉变色,既是愤怒,又是失望。

“父亲,儿无能,败给了那小贼,请父亲治罪。”曹昂也是惭愧之极,翻身下马,伤躯跪倒在了曹操的跟前,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

曹操一声长叹,叹息声中,充满了无奈,充满了失望。

他也无力训斥曹昂,只摆了摆手,“罢了,赶紧回城,先去治伤去吧。”

左右亲兵忙一拥上前,把负伤的曹昂,扶入城中。

曹操回望众部下一眼,目光中尽是阴怒之色,似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

众文武们忙是纷纷低头,生恐撞在曹操的枪口上,上了曹操的出气筒。

“贾文和,孤记得你已归顺孤许久,却从未曾主动给孤献上过一条计策,孤真的有点怀疑,你是否是真心归顺于孤。”

曹操把目光定格在了藏在人群的那个白发文士,显然,这位毒士很不幸运,将要成为曹操出气筒。

贾诩却半点不慌,拱手淡淡道:“诩对司空的忠心,日月可鉴,其实诩近来苦思冥想,已经为司空思得一计,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来。”

曹操听他有计,瞬间脸色由阴转晴,目光中甚至还瞬间掠起了一丝兴奋。

要知贾诩号为毒士,平素不开口便罢,一旦开口献计,必然是血流成河的毒计不可。

“文和有何妙计,还不快速速道来。”曹操迫不及待的催问道。

贾诩却先反问道:“诩要先问司空一句,以司空现在的兵力,能打得过陶商和刘表其中一方,顺利保得天子离开宛城,迁往长安吗?”

曹操沉默,半晌后,回了一句“不能”。

“既然不能,那天子在司空手中,岂非成了烫手的山芋,反成了累赘。”贾诩显然话中有话。

曹操眉头一凝,“听你的意思,竟然是想让孤放弃天子了不成?”

“当然不是,天子乃大义所在,诩怎么可能劝司空放弃。”贾诩一笑,深陷的眼眶中,迸射出一丝诡绝的精光,“诩的意思是,司空何不将这烫手的山芋,主动扔给陶刘二人,叫他们为争天子,杀个你死我活,头破血流,待到他们两败俱伤之时,司空再出来收拾残局,那个时候……”

贾诩手捋白须,笑而不语,言下之意已是再明了不过。

曹操身形剧烈一震,眼眸中也骤然闪过一丝精光,仿佛于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沉吟许久,权衡许久,曹操笑了。

……

三天后。

宛城,行宫。

略显昏暗的大殿中,年轻的天子刘协,终于可以挺直腰板,拿出天子的威仪,端坐在他的龙座上,长长的吐一口气。

再看一眼手中那一纸言辞恳切的书信,刘协的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将那书信狠狠的扔在了龙案上。

曹操终于走了。

就在入夜时分,曹操率领着不到一万的曹家军,还有忠于他的文臣武将,悄悄的离开宛城,向着武关方向退去。

临行之前,曹操献给刘协一道亲笔所书的上表,声称陶刘两个逆贼,实力太过强大,他曹操不得已之下,将亲自前往关中,搬取西凉诸军援兵,请他这个天子务必坚守宛城,一定要坚持到他搬来救兵那一刻。

刘协当然知道,曹操这是穷途末路,自知无法与陶商刘表两路诸侯抗衡,为了保住自己残存的实力,被迫把他这个天子放弃。

“曹阿瞒,朕当初为你的假忠心蒙骗,被你骗到许都,做了你多年的傀儡,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朕终于可以不用再看你的脸色了,真是我刘家列祖列祖显灵啊,哈哈——”

刘协越想越轻松,越想越痛快,多年的压抑,终于得以宣泄,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陛下,曹操虽逃,却有刘表和陶商两路诸侯就在宛城之外,他二人皆兵强马壮,而陛下只有一千御林军,根本挡不住他们任何一人的进攻,现在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啊。”

御阶之下,尚保持着冷静的董承,眼见年轻的皇帝太过得意,忙是站出来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