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天子和儿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没想到,父亲竟会被那姓陶的小子逼迫成这般地步,若让我在战场上撞见那小子,必取了他人头,替父亲雪恨……”

那年轻的小将,嘴里念叨着,暗暗发誓,却不敢停留,催动着车马快行。

近三百兵马,护送着两辆马车,本来是可以走的很快,但左右皆是逃奔的溃卒和百姓,,拥挤不堪,迟疑了他们前进的速度。

终于,身后许都越来越远,大道上的人流也越来越少,他们可以加快速度。

年轻小将暗松了口气,紧皱的眉头微微放松,便想叫车马暂停,休息片刻,喝几口水再继续南逃。

便在此时,异变突生。

耳边,蓦然间响起了空洞绵长的号角声,空洞到仿佛来自于遥远的地狱。

年轻小将神经顿时再度紧绷,蓦的回首,寻着声音来向望去。

极目远望去,只见北面大道的尽头,一条黑色的粗线,正在急速的涌入他的视野。

脚下的大地也随之震动起来。

那隆隆的震动声,仿佛地底的巨兽,将要破土而出,摧毁地面上的一切。

三百号原本沉稳的曹军士卒,不禁齐齐回望,当他们看到那支巨大的黑色利箭之时,所有人都为之悚然变色。

陶军铁骑杀到!

两百多铁骑之兵,狂奔而至,指向苍穹的枪戟之锋,森森如林,几将天空都映寒。

那漫卷如浪的“陶”字大旗,飞舞昂扬,杀机猎猎。

黑压压一片的铁骑,如一支贴着地面而来,巨大的黑色铁矛,挟着漫天的狂尘飞撞而至。

铁骑之前,那年轻的诸侯,坐胯流火,斜拖战刀,一身玄甲反射着幽暗的寒光。

陶商杀到!

一众曹军,无不骇我变色。

“马车先行,其余人随我列阵殿后,阻挡敌贼,掩护两位母亲南撤。”

年轻的小将,很快就从震惊中清醒,喝斥着三百曹军,向北结阵。

其余十几名曹卒,则赶着两辆马车,飞快前进,逃离远去。

铁骑滚滚,杀奔而至,那汹汹的冲势,直令天地变色。

陶商手纵长刀,呼啸如风,年轻的脸上,燃烧着狰狞的冷笑。

他已经看出,那两辆马上所坐的,必然是对曹操极重要的人物。

纵然不是天子和皇后,只要能将之俘获,对曹操来说,必然也是沉重的打击。

他和曹操已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任何打击曹操的机会,他当然都不会放过。

鹰目中,百余步外,两百曹军已匆匆结阵,挡住了他的去路,试图掩护那两辆马车出逃。

陶商冷笑一声,长刀一指,大喝道:“给我辗碎顽抗的敌卒,活捉那马车之人,必有重赏!”

两百铁骑之士,放声怒吼,随着陶商发力狂冲。

漫天飞舞的尘埃中,那一面“陶”字大旗,傲然飞舞,引领在前。

两百铁骑,仿佛一柄巨大的黑色利矛,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力量,狂冲而至。

曹军结阵仓促,弓弩手尚不及放箭时,铁骑狂流,就已轰然撞了上来。

陶商一马当先,长啸声中,手中战刀如大磨盘一扫,凌空扫荡而出。

狂击之下,阻挡于前的曹军刀盾手,连人带盾被戳飞上了半空,散落的肉块和鲜血,漫空的溅下,直令左右曹军无不悚然变色。

就在他们的心底,刚刚涌起深深的恐惧,陶商已威如杀神,破阵而入。

战马落地,“咴律律”的一声狂嘶,人立而起,陶商手中战刀借着居高临下之势,四扫荡出,层层叠叠的刀影,飞斩开来,刀锋过处,曹军士卒的血肉之躯,如纸扎的一般,被陶商狂震得四分五裂。

两百铁骑如虎狼一般,从那缺口处蜂拥而入,顷刻间,就将曹军军阵从中撕为两截。

阵形一破,曹军大乱。

这三百曹军,纵然是再精锐,这时也得土崩瓦解。

“母亲还未走远,谁敢退,本公子杀无赦!”

那年轻的小将咆哮怒喝,挥枪连将数名败逃的士卒刺倒于地,铁血杀戮手段,却无法阻挡士卒的溃败。

步兵对骑兵,本来就是弱势。

何况区区三百步兵,军心已然动摇,仓促之间,如何能挡得住陶商两百铁骑一冲。

震动中,那年轻小将蓦觉一股杀气逼近,猛抬头,却见陶商一人一骑,如入无人之境,冲破乱军,径直向他杀来。

那年轻的小将,瞬间怒火焚身,一张脸怒烧到面红耳赤,眼珠之中迸射着无尽的恨意,几乎就要炸烈出来。

“陶贼,我曹昂今天就用你的人头,为我曹氏一族洗刷耻辱,看枪——”那年轻小将大喝一声,拍马舞枪,向着陶商狂杀而来。

那年轻小将,正是曹操的长子曹昂。

为了稳定人心,长为曹操长子的曹昂,也和丁氏卞氏一样,都留在了许都,以象征着曹操坚守许都的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