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单骑震敌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一人一骑,挡在大门口。

这是什么情况?

张绣蓦的猜到七八分,急是勒住了战马,大喝全军止步。

五千余曹军急是收止马蹄,止步于敌营数十步外,一双双迷惑惊异的眼光,齐齐的望向营门下孤傲驻立的那员敌将。

“不好,敌军可能早有准备,速速撤回陈留城。”张绣猛的省悟,惊叫一声

于禁却眉头一皱,喝道:“计策已经发动,箭在弦上,岂能不发,只一敌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于禁狂烈不屑,扬枪召唤士卒,要继续杀上去。

目光中,那营门下所立之将,却将手中的战刀,向天空微微一指。

瞬间,眼前现出一片的白光,刺眼的光亮在无尽的夜色中爆开,随之化做冲天的火光。

突如其来的强光,将几千曹军刺得睁不开眼睛,惊臆之声响成一片,所有人都不得不抬起手臂来遮挡。

片刻后,敌卒的眼睛才勉强的适应下来,当他们再次看向敌营时,所有人都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原本空荡荡的敌营中,沟壕边,营栅内,转眼间现出密密麻麻数不清的敌人,无数的火把举起,耀如白昼,直将这黑夜填平。

耀眼的光芒下,张绣终于看清楚营门下那一员敌将,当他看清那敌将的面庞时,原本就惊异的脸上,更是涌现了无限的惊怖。

陶商!

张绣骇然变色,于禁骇然变色。

五千曹军,无不神色再变,如同见到了鬼一般。

“那陶贼,不是应该已中了司空的妙计,被诱往东面吗,怎么会站在这里?”于禁脱口惊道。

他和他的五千士卒,满满的期望,出逃的希望,瞬间被陶商的出现,瓦解为粉碎。

“司空的计策,岂能被这陶贼识破?”惊醒的于禁,歇厮底里的一声咆哮。

“这个陶商……”省悟过来的张绣心情激荡如潮,心中不禁是震怖,更是深深的惊叹。

惊叹于陶商的洞察力,再一次识破了他们精妙的布局。

事到如今,陶军既有防备,他们哪里还突围得了,只有先撤回郦城再说。

便在此时,营门下傲立的陶商,策马缓缓的上前了几步。

他战刀一指张绣,厉喝道:“张绣,你不是说要斩了于禁狗头,率军归降于我吗,为何还不动手。”

此言一出,张绣顿时一脸茫然,脑子还转不弯来,琢磨着陶商怎么突然间胡说八道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说要归降他了。

于禁却已身形剧烈一震,目光急瞪向张绣,眼神中燃起质疑和警惕。

陶商暗自一笑,昂首高声道:“张绣,当日你不是派使者暗自来见我,告发了曹操的诡计,还说你是被贾诩所蒙骗,才误降了曹操,如今已经后悔,要杀了于禁,率五千兵马和陈留城献降于我,为什么于禁还活着,莫非你想出尔反而不成?”

这番话,可算是毒到了极点。

于禁此前本就在怀疑,曹操的计谋如此精妙,岂能被陶商识破,多半是军中有人泄露了机密。

听了陶商这番话,于禁方才意识到,那个叛徒就在自己的身边,竟然就是张绣。

“张绣,我早该猜到是你,当初你三番五次的跟司空作对,不得已才归降了司空,实则仍心存不臣,果然又背叛了司空,我看上回韦乡一败,说不定你就早已暗通了陶贼,反复无常之徒,我要你的命——”

于禁彻底的被陶商的离间计骗过,暴怒之下,纵马舞枪,便向张绣杀来。

张绣骇然大变,万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于禁竟会对自己动手,急是举枪相当,惊叫道:“于禁,你蠢吗,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是他的离间计吗?”

“如果不是你暗中通敌,陶贼岂能识破司空的妙计,西凉狗贼们素来无信,你也不例例外!”于禁已完全被狂怒冲昏了理智,手中长枪尽施杀招,疯狂的向着张绣攻杀而来。

他二人的身后处,几千号曹军士卒,一个个也茫然无措,惊到目瞪口呆,完全被眼前这戏剧性的一幕,彻底的给震懵了。

陶商却立马横刀,一脸诡笑,饶有兴致的瞧着他二人自相残杀。

他刚才所说那番话,倒也不是早就预备了好的,而是看到张绣和于禁同时在场,灵机一动才想出来的。

张绣新降未久,而且是被贾诩“忽悠”才降曹,陶商料定张绣对曹操的忠诚,还未曾真正建立。

前番韦乡一战,曹洪死战,曹操的骑兵全军覆没,唯独张绣却活了下来,陶商就猜想,以曹操的疑心病,对张绣恐怕已心存猜测。

至于张绣,自己嫡系的西凉骑兵,一战损失殆尽,恐怕对曹操也心存不满。

眼下曹操计谋被识破,于禁定会心存怀疑,陶商便灵机一动,趁机施展出离间计。